七十年內十二次滿月變紅像血,末期迫近了

  天文學家預測2014至2015年即將間隔半年發生「四次血月」(Four Blood Moons)現象,此事引起許多敬畏神的人們高度關注。相信聖經的人們從神的話中看見,神造太陽和月亮是用來「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透過觀測月相盈虧的變化,以色列人藉以決定新的月份的起始日,使眾人可以在耶和華神所定下的節期一同過節。不僅如此,讀聖經的人發現,月亮除了可用以決定每年的節期之外,也被先知用來當作「審判之日」即將降臨的顯著記號。如在約珥書2章31節:「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啟示錄6章12至17節:「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天上的星辰墜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裡,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吧!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為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以賽亞書13章9至10節:「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從其中除滅罪人。天上的眾星群宿都不發光;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以西結書32章7節:「我將你撲滅的時候,要把天遮蔽,使眾星昏暗,以密雲遮掩太陽,月亮也不放光。」馬太福音24章29至31節:「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他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

  歸納來看,眾先知預言使用月相作為末期事件的記號,可區分岀兩種現象(請留意二者的差異!):一種是「月亮變紅像血」,另一種是「月亮不放光」。從字面的意義上理解,「月亮變紅像血」是指月亮放出紅光,天文學家稱之為「血月」,而且可能在兩年內連續發生四次血月,近七十年內曾發生於1949~1950年,1967~1968年,預測將來一回會發生於2014~2015年,總計這十二次血月都發生在以色列人的重大節期:逾越節和住棚節(間隔半年),據稱之後五百年內不會再出現這種現象。至於預言中另一種「月亮不放光」的現象,字面的意義是連血紅色的月光都無法看見,有可能是密雲遮蔽的結果,或是日光達到月球和地球前受到某種障礙物的遮蔽所導致。值得注意的是,上列五處預言,有兩處提到「月亮變紅像血」,並沒有伴隨立即降臨的災難,比較像是宣告審判迫近的記號;而另外三處預言提到「月亮不放光」,則伴隨著立即降臨世界的審判,連同彌賽亞駕雲顯現於天空。

  七十年內發生十二次血月,且都發生在以色列人的兩個滿月節期(70、12、2這些數字在聖經中都具有特別意義),而且以後五百年內不會再有,這說出耶和華的日子已經非常迫近,就在眼前了。我們不能確定2014至2015年間究竟會發生什麼重大事件,然而,預言的方向引導我們持續關注特定幾件時事:第一,注意錫安主義領袖與巴勒斯坦領袖之間的和約,這關係到末後七年的時間起算;第二,注意第三聖殿重建的議題,聖殿必須在末後三年半前重建完成;第三,注意啟示錄11章提到那兩個見證人是否出現:「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叫天閉塞不下雨,又有權柄叫水變為血,並且能隨時隨意用各樣的災殃攻擊世界。」那兩個見證人如果出現,我們都必須留意他們口中發出的預言,大批基督徒必須脫離本教派對於末期預言的偏差解釋,預備迎接「被招聚」和「被提」的重大時刻。

  「月亮變紅像血」的完全應驗(「12」這個數字在聖經中代表完全),宣告末期已經迫近。緊接著發生的就是國際盟約、聖殿重建,而那兩個見證人可能也會在末後七年的「前三年半」對世人作見證;然而,到了末七的後期,審判大日真正降臨的時候,「…月亮不放光…」等預言就會應驗,在密雲遮蔽之際,耶穌的發光身影即將出現在地球上方的雲層中,被地上的每一隻眼睛看見。彌賽亞顯現在天空中,要將散居在全世界的「選民」招聚到他們自己的地方,在那裡免受即將降臨世界的一連串重大災難。等到末七起算之後,我們最多可以預期彌賽亞即將顯現於哪一年、哪一月,但至於「那日子、那時辰」則沒有人知道(它也可能發生在七月初一的新月之日,因為該日是唯一無法前一天預測的希伯來聖曆節日)。無論如何,無論我們知道的有多少,最重要的是要儆醒預備!主即將透過最後四次的血月預告末期的迫近,難道我們還無動於衷,不曉得領受他的信息嗎?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32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