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希伯來聖曆與猶太曆(俗曆)的不同,兼探希伯來聖曆中神聖的時間觀

  古代以色列人要確定每個月的初一日,都是透過觀測月亮的盈虧。明確地說,月亮自從滿月之日後,光照的面積愈來愈小,當月光完全黑暗、無法看見之時,那就是一個月的結束。通常這個「黑月」的狀態會持續2.53.5天,以色列人每天晚上會持續觀測月相,直到「新弦月」再度被「兩個見證人」看見的那個晚上,就會被官長們宣佈為新月份的開始,日出之後就是新月份的初一日,祭司們必須獻上每月初一神所要求的祭物,就是「公牛犢兩隻,公綿羊一隻,沒有殘疾、一歲的公羊羔七隻,獻給耶和華為燔祭。為每隻公牛,要獻調油的細麵一伊法的十分之三為素祭;為那隻公羊,也要獻調油的細麵一伊法的十分之二為素祭;為每隻羊羔,要獻調油的細麵一伊法的十分之一為素祭;這些都是燔祭,是獻給耶和華為怡爽香氣的火祭。與這同獻的奠祭,為一隻公牛要奠酒半欣,為一隻公羊要奠酒一欣的三分之一,為一隻羊羔也要奠酒一欣的四分之一。這是每月的燔祭,一年之中要月月如此。又要將一隻公山羊獻給耶和華為贖罪祭。」(民數記28:11~15

  因此,希伯來聖曆中的每月初一日,都是無法事先確定的,「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必須透過即時的地面觀測,看見了新弦月才知道,這一點和猶太教拉比所發明、沿用至今的猶太曆並不相同。假設一個月結束之後,月亮變黑,新弦月卻遲遲不出現在天空,那會怎樣?那麼按希伯來聖曆將無從宣佈新的月份的開始!祭司們也不可提早獻上每月當獻的燔祭、素祭、奠祭、贖罪祭。

  而論到以色列人的「新年」,希伯來聖曆也和現今通行的猶太曆不同,後者是受到巴比倫文化的影響,以每年的「提斯利月初一」為新年之始,而沒有專一遵守耶和華要以色列人以「亞筆月」為正月、為諸月之首的命令(猶太曆改稱時間相當的月份為尼散月)。希伯來文「亞筆」的意思是「嫩穗」,指的是大麥初熟後穗子的情狀,這也是一件必須透過觀測決定的現象,因為沒有人能準確斷定該年度栽種的大麥會在哪一日達到成熟。古時以色列人每逢每年冬天第十二個新弦月出現之後,就會開始注意大麥成熟的日子,如果大麥在第十二個月底前的某日成熟了,那麼下一次出現新弦月的日子就會被宣佈為正月初一,必須準備過逾越節。如果大麥在第十二個月底前都沒有成熟,那麼下一次出現新弦月的日子就會被算作舊年的「閏月」,也就是舊年的第十三月。假設大麥遲遲不成熟,那會怎樣?那麼按希伯來聖曆將無從宣佈新的年度的開始!

  古代以色列人是以農牧立國,而且集中居住在以色列地,故不會把聖曆日期的不確定性當作困擾。但自從以色列國和猶太國滅亡、被擄、四散以後,各地的猶太人為了約定同一天慶祝節期,遂依從了猶太教拉比發明的「猶太曆」,是透過人為的推估計算,事先將未來的年月日期加以排定。然而,這種作法不是神所吩咐的,只是人的宗教傳統,是一種妥協的產物,不是遵照神聖的時間節奏。

  無論是每月份新弦月的出現,或是每年大麥的成熟,都被視為是耶和華父神恩典的作為。無法預測的不確定性,意味著必須不斷仰望耶和華,而不是倚靠商業頭腦的謀算,這是希伯來聖曆節奏所蘊含的豐富屬靈意義。再者,先知預言中關於末後日子的事件,許多也與月亮、麥子有關,並且帶著「那日子、那時辰的不確定性」,而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中帶著年份計算的預言,也應當以希伯來聖曆的節奏加以解釋。舉例而言,但以理書提到七十個七,照預言來看,第六十九個七年之後應該緊接著第七十個七年,隨後就是以色列的復興,那麼為什麼第七十個七年遲遲尚未開始?似乎時間停留在第六十九個七(即彌賽亞被剪除的那個逾越節)?若按聖曆的時間節奏來看,原因必定是因「大麥尚未成熟」,或是「新弦月尚未放光」,所以新的年度不能來到。而「大麥和月亮」只能按靈意去領會,二者都象徵「彌賽亞的選民」,象徵選民屬靈生命上的初熟、身上有無照亮整個世代的亮光,耶和華的使者一直在觀測,一直在等待,等到兩個見證人見證「嫩穗」的現象出現了、見證黑月後的「新弦月」重新放光了,聖靈就要宣佈末後七年的開始,大麥若不初熟、月亮若仍黑暗,新的年度就遲遲不會到來!

  換句話說,就聖曆的時間節奏而言,「時間」絕不是獨立於選民的生命而自行推進的,選民生命經歷的成熟才使得聖曆的時間得以向前推進,所以耶穌才說:「至於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諸天之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太24:36)並不是耶穌故作謙虛,這實在是天父神聖的時間節奏,祂的時間表乃是透過不斷觀測大麥的成熟度、月亮的發光度,這大麥和月亮就是我們。我們若能專一遵守耶和華的神聖節期,必不難明白其中的奧秘!

  如果你在解釋預言時緊緊持守希伯來聖曆,而不持守俗化的猶太曆、陽曆等等曆法,你就不會輕信那些「基督必於公元某年某月某日,或猶太曆某年某月某日再來」的說法,那些預測都不是遵照聖曆的屬靈思想,也不是遵照聖曆的日期形式,因為對聖曆而言,下一年何時來到,甚至會不會來到,我們根本無法預先知道!(但同時我們該預先備妥屬靈的祭物,等到時間一到就能立刻獻上!)

  並且,根據眾先知論到彌賽亞來臨時的預言,我們也可以確知他的來臨將成就第二次的「逾越節」,並成就以色列全家的「贖罪日」,而這兩個節日剛好相差半年,這與但以理書末七預言中的三年半有著密切的關係。假設末七始於聖曆的七月,則末後三年半約必始於聖曆的正月(逾越節、除酵節、與初熟節之月),末七的結束又約結束於聖曆的七月(吹角節、贖罪日與住棚節之月),這些節期預表的意義都與末後七年逐一發生的救恩事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但本文還不能在此加以探討,但願神豐富賜下智慧和啟示的靈,使我們能夠透徹明白這些事情的屬靈聯繫。



One Response to “淺談希伯來聖曆與猶太曆(俗曆)的不同,兼探希伯來聖曆中神聖的時間觀”

  1. 很棒的信息!
    我一直認為最後一個七應是在主耶穌再來的前七年.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04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