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倪柝聲反對牧師制度的原因

  本文探討倪柝聲反對牧師制度的原因,並陳述筆者自己查考聖經的意見,期許眾聖徒都能本於聖經實踐真理,不要人云亦云、盲目跟從。

  倪柝聲為什麼反對牧師制度,且聽他如此說:「一九二四年上半年,吳愛蘭的父親要來按立王載為傳道,按立我為教師,也按立約翰為教師。我說,我需要一兩個禮拜讀經,纔能答覆這問題。結果我查考聖經後,發覺牧師與教師都是恩賜,是不能按立的。長老可以立,但牧師和教師是不能立的。牧師和教師好像木匠、土匠,不是你能立的。一個人是木匠、土匠,他就是,你無法立他。又好像教員一樣,你沒辦法立教員。教務長可以立,院長也有法子立,長老與執事也可以立,因為這些都是職分;但是牧師和教師,你沒法子立。」

  倪柝聲說他是查考聖經而得到這一結論的。那麼,是根據哪一段聖經呢?他是根據以弗所書4章8節、11節:「所以經上說:他升上高天的時候,擄掠了仇敵,將各樣的恩賜賞給人。…祂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在這兩節中,乃是將牧師和教師當作一種「恩賜」,是耶穌基督直接賜給的,故倪柝聲認為它們不是一種職分,不能被按立。

  然而,我們如果依照倪柝聲的邏輯來看,包括11節提到的使徒、先知、傳福音的也都是恩賜,都不是職分,這樣講就很奇怪了。聖經不是提到「使徒職分」嗎?(使徒行傳1章25節、羅馬書1章5節、哥林多前書9章2節、加拉太書2章8節)保羅受聖靈差遣作使徒,豈不是同時接受其他弟兄按手差遣嗎?(使徒行傳13章3節)很明顯的,以弗所書4章11節提到的使徒不僅是恩賜,同時也是一種職分,是可以在某種條件下被按立的,那麼,「牧師」不也是一種恩賜兼職分嗎?憑什麼說「牧師」不能被按立?

  彼得前書5章1至3節提到地方召會中的長老職分時,也強調他們是群羊的牧養者和監督者,這不就是眾教派中的「牧師」所作的嗎?彼得說:「所以,我這同作長老,作基督受苦的見證人,並同享那將要顯出之榮耀的,勸你們中間作長老的人,務要牧養你們中間神的群羊,按著神監督他們,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不是為著卑鄙的利益,乃是出於熱切;也不是作主轄管所委託你們的產業,乃是作群羊的榜樣。」這樣看來,當保羅在以弗所書4章11節提到「牧師」的時候,他最有可能想到哪一班人?就是地方召會中的長老。它是不是一種職分?它的確是一種職分,是可以被按立的

  從實務層面來看,自從16世紀宗教改革開始之後,基督教世界中保留的「牧師」一職,經常是在地方性會眾中擔負「長老職分」。16世紀的一位改教神學家喀爾文,在他提出之「長老治會」理論中,將「長老」和「牧師」看作不同的二者,後來根據他理念建立的「長老教會」,在運作上是由各地方性會眾中選出一班「長老」,而由「長老團」聘請受過神學訓練的「牧師」來負責主日講台講道,這樣看來,喀爾文式的「牧師」定位比較像是初代召會中的「傳福音者」或「教師」,不見得等於以弗所書4章11節的「牧師」。

  這樣分析之後,我們更能領會倪柝聲為何堅持反對的理由,原來,倪反對可按立的是「喀爾文式的牧師」,亦即那種在功能上「與長老職分完全分離、彼此相對的牧師」。(但在實務上,喀爾文式的牧師與長老關係制度並未被眾教派全面接受,許多教派仍然是由「牧師」兼負長老職分,或可稱作「初代形式的牧師」,而後者應非倪柝聲堅持反對可按立的職分。)

  今天眾教派中有許多被按立為「牧師」的人,他們在會眾中同時擔負著「長老職分」,這樣,我們可不可以承認他們的牧師職分呢?我們可不可以稱呼他們為「某某牧師」呢?如果他們兼具「先知」或「教師」的恩賜,我們可不可以邀請他們到我們的聚會所講道呢?本於聖經來看,我認為這三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都是可以。相反地,堅持否定「牧師」的稱呼反而是一種拘泥於字句的極端偏執,這種偏執反而攔阻了眾教派聖徒之間的來往交通。



One Response to “探討倪柝聲反對牧師制度的原因”

  1. 看來黃弟兄是有能力挑戰前輩的思想的, 不能不說,有點佩服!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83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