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柝聲職事晚期(1948~1952)嘉言錄-第010則

在教會裏我們乃是同作肢體的,同作肢體的意思,就是在身體裏,沒有一個人是為自己留下任何餘地的。我的心乃是與所有神的兒女相通的,是與所有的肢體相通的。個人碰著元首,那個經歷是如何絕對,我們作為肢體,碰到身體的那個知覺也是如何絕對。身體有身體的知覺(consciousness),這個知覺就叫一個肢體順服元首的權柄,並且將自己向身體敞開,與身體有交通,這個乃是身體的知覺。

19480428講於上海哈同路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26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