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之「耶路撒冷原則」到底有沒有錯?

「工作的再思」是1937年11月,倪柝聲在漢口釋放的信息。但過了10年後,倪柝聲於1948年回顧過去十年的工作時,他提出了再思之再思,說:「這些年間,我們的失敗乃是沒有看見耶路撒冷的原則。我們是從一九三七年開始實行安提阿的原則,但是到了一九四八年的今天,纔開始回頭實行耶路撒冷的原則。」

倪柝聲又說:「同工們今天要走安提阿的路線還嫌早了一點。我們過去所實行的安提阿原則,是從行傳十三章開始的。在實行上,我們缺了行傳一章到十二章,我們缺了耶路撒冷的路線。…過去我們實行安提阿的原則,實行的太早。現在不是實行安提阿原則的時候,乃是實行耶路撒冷原則的時候。」(摘自「倪柝聲恢復職事過程中信息記錄」,第26篇)

從後來這一教派的發展來看,1948年實在是一個轉折點。這一年跑出了一個「耶路撒冷原則」,延續發展到今天,北美的安那翰儼然就是該教派今天的「耶路撒冷」,我想,我們應當好好探究一下,倪柝聲從1937年到1948年的轉變,到底是更準確地走上神的道路,或是背道而馳?這是一個重要的議題。

1948年,福州召會中,除了福州城外負責弟兄同其負責聚會之外,城內的其他負責弟兄將聚會交出來,接受「使徒們」全權管理(福州召會自此分裂為二)。曾為倪柝聲作傳的金彌耳如此評價說:「它與倪柝聲早期堅持地方教會是完全不受使徒們(是指工人)的管制完全背道而馳。從這點事實,使人覺得這個運動,是朝著較低嚴謹的權柄主義發展,不亞於國外的教會。一般而論,這個做法可能是福州的長老們主動發起的,這是在停止倪柝聲二十四年的交通之後,一種表示寬大及恢復關係的行動。」(摘自金彌耳著作之「中流砥柱-倪柝聲傳」,第15章

以上是金彌耳的意見。到底耶路撒冷的原則有沒有錯?我認為這個問題可以分成理論應用兩個層次。理論層次的關鍵在於,初代耶路撒冷召會可不可複製?可不可重現?這點包括凡物公用的生活可不可恢復實行?這一點,倪柝聲似乎是持肯定態度,所以你看見他後來甚至開始推向凡物公用。應用層次的關鍵則在於,要憑什麼實行耶路撒冷的原則?憑聖靈,或是憑肉體?在應用層面,如果不夠嚴重看待,不夠警覺到憑肉體實行耶路撒冷原則的可怕,未能預見它的毀滅性結局,必定衍生非常可惜、非常令人遺憾的結果。

許多人都僅停留在理論層次的研究,這方面固然是重要,我也很期待能夠看見富有洞見的評析。然而,我在此仍要提出一點拙見,供熱心事奉的弟兄們參考:「即使耶路撒冷原則在理論層次沒有錯,但若有任何人要在任何地方,憑肉體實行這原則,必然會搞出新的『羅馬大公教會』,絕無例外,因此局內人極須戒慎恐懼!」

註:也有弟兄認為,倪柝聲在1948年恢復職事過程提出的耶路撒冷原則,之所以用不同於「工作的再思」的方式來領導1948之後的工作,乃是受到親密同工李常受的意見影響。關於這點,筆者手上缺少可資佐證的信息或史料,只能假設有其可能,但無法完全斷定是這樣。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583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