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律法與人的傳統二者相對

  20世紀福音派職事所恢復的最偉大信息,就是關乎「基督在神計畫裏的中心性與普及性」,熟悉史百克與倪柝聲二位弟兄信息的人對此必不陌生。史、倪二位弟兄,一在英語世界、一在華語世界,為整個基督的身體留下了豐富的屬靈遺產,他們論到「基督是神中心與普及」的信息,在這末後的世代裏是聖靈極具戰略性的工作,眾召會中的眾聖徒若能真正活在這一榮耀異象的實際中,則主耶穌再臨掌權的日子必定快快到來。

  李常受弟兄早年在中國大陸與倪柝聲弟兄同工,他於20世紀後半葉在海外地區的職事,雖然曾因某些奇特新穎的神學觀點,並因個人威權獨斷的領導風格,強化了召會中宗派的壁壘,同時引起了眾教派不少的反對與批評,但持平而論,李弟兄將基督之中心性與普及性的信息推廣到更多地方,對於整個基督身體的貢獻也是不容抹滅的。倪、李二位弟兄雖因深受時代論神學的影響,對於「摩西律法」採取了比較消極的評價,又因深受弟兄會聖靈論觀點的影響,對於「聖靈澆灌」的解釋偏向於能力一面,但這些神學上的缺點與他們職事的貢獻相比,可以說是微不足道、瑕不掩瑜,本文只是嘗試針對他們關乎「律法」評價的小小缺點加以修補,不足與二位前面弟兄的貢獻相提並論。

  今日有許多自認承繼倪李職事的工人,他們經常將「神的律法」與「人為宗教傳統」二者混為一談,並且統稱其為「律法」。他們大多持守「基督與律法相對」的觀點,認為基督是生命樹,而律法是站在分辨善惡樹那一邊,二者互相對立、勢如水火不容。事實上,他們大多沒有看見,真正站在分辨善惡樹那一邊的是「人為宗教傳統」,而不是「神的律法」,只是因「神的律法」常被「人為宗教傳統」給綁架了、不當高抬了,所以會造成如此的錯覺。

  主耶穌在世時曾經親自論到「律法與傳統相對」的議題,他沒有因錯覺而將律法歸屬於分辨善惡樹,反而很敏銳地鑑別了屬神律法與屬人傳統二者之間的差異。請讀以下這段經節:有法利賽人和幾個經學家,從耶路撒冷來到耶穌那裡聚集。他們曾看見祂的門徒中,有人用俗手,就是沒有洗的手喫飯。(原來法利賽人和所有的猶太人,都拘守古人的傳統,若不仔細洗手,就不喫飯;從市場上來,若不洗浴,也不喫飯;他們所沿襲拘守的,還有好些別的事,就如浸洗杯、罐、銅器等。)法利賽人和經學家就問祂說,你的門徒為甚麼不照古人的傳統行事,用俗手喫飯?耶穌對他們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申言的,是對的,如經上所記,“這百姓用嘴脣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拜我也是徒然,因為他們將人的吩咐當作教訓教導人。”你們是離棄神的誡命,拘守人的傳統。祂又說,你們巧妙的廢棄神的誡命,為要遵守自己的傳統。摩西說,“當孝敬父母,”又說,“咒罵父母的,要被處死。”你們倒說,人若對父母說,我所當供養你的,已經作了各耳板,(就是禮物,)你們就不容許他再為父母作任何事。這就是你們藉著所傳授的傳統,使神的話失去效力和權柄。你們還作許多這類的事。耶穌又叫了群眾來,對他們說,你們眾人要聽我,也要領悟。從人外面進去的,沒有一樣能污穢人,惟有從人裡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凡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 耶穌離開群眾,進了屋子,門徒就將這比喻問祂。祂對他們說,連你們也是這樣不領悟麼?豈不知凡從外面進入的,不能污穢人?因為不是進入他的心,乃是進入他的肚腹,又排到茅廁裡。祂這樣說,就把各樣的食物都潔淨了。祂又說,從人裡面出來的,那纔污穢人。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淫亂、偷竊、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狂傲、愚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發出來,且能污穢人。」(馬可福音7:1~23)

  在此,我們應當留意第9節耶穌對法利賽人的總評價:「你們巧妙的廢棄神的誡命,為要遵守自己的傳統。」法利賽人將律法與傳統混為一談,自以為是地上最忠心實行神律法的人(其實他們只實行了次要的誡命,卻忽略了律法上首要的誡命),但耶穌非常準確地揭穿他們的假冒為善,鄭重指出他們只遵守到自己的傳統,卻沒有遵守神的誡命、神的律法。這一責備的聲音,後來我們又在第一位殉道聖徒司提反的口中聽到:「你們受了那成為天使典章的律法,竟不遵守!」(使徒行傳7:53)司提反說完這句話,立刻引爆了在場猶太教徒的怒火,他們就把他推到耶路撒冷城外,用石頭將他打死。不僅猶太教對真理的反應如此激烈,甚至後來的羅馬大公教會、更正教會,面對有人見證他們行為教訓偏離聖經時,他們也是照樣將那些人給殺了(自稱是被害人後裔者反而變成了加害人),或是綁在火刑柱上焚燒,或是投入河水裏浸死。歷世歷代以來,宗教人士最不能容忍的指控就是說他們不遵守律法、不遵守聖經,因為他們總認為自己乃是當代最忠於聖經的一班人。

  人類世界中有許多種宗教,而各大宗教內部又有為數眾多的不同教派,並且現今仍不斷有新宗教和新教派問世。世上千萬種宗教當中,有三大宗教體系宣稱自己是奠基於創造萬物之獨一真神的啟示,它們分別是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而這三大宗教的內部同樣也有許多不相往來的教派。到底哪一教、哪一宗、哪一派是真的?這個問題很難回答,但我們可以先來看看宗教的源頭是什麼。亞當在伊甸園裏本不需要任何宗教,因為他就活在神面前,神的榮耀同在對他並不隱藏。宗教的需求是始自人類被逐離開伊甸園以後,那時人們才渴望找到一個重新與神聯結的道路或方法。當人們心中產生宗教需求的時候,就有些人嘗試運用始祖取自禁果的能力,開始創立新宗教來滿足各人的需求。我認為第一個創立宗教的人可能是該隱(屬於人類第二代),他將耕地所得的一部份拿來獻上給神,是誰教他這麼作?很可能是該隱自己發明的,他運用自己分辨善惡的能力構想出這一事奉神的方法,希望神認可它為正統宗教。該隱忠心繼承了父親亞當的事業,他按照神對罪人的命定勞苦耕地、為得糊口。他心裏或許設想:「神看見我勞苦獻上的供物,必定記念我的忠心和辛勞,賜福給我,減輕我的重擔,保守我不虞匱乏。」這就是歷世歷代所有「宗教徒」的共同意念,他們想要倚靠肉體的勞力、按照自己期望的方式,獻上某種供物來換取神的賜福,這種意念在本質上與「交易」並無差別。結果如何?神拒絕了這項交易,而且祂永遠都會拒絕這一種交易,因為祂的福分是不能被交易的,祂對人的愛是不能被交易的。該隱知道神不悅納他發明的宗教以後,立刻勃然大怒,反觀他的弟弟亞伯,沒有承繼父親的事業,沒有遵守神對罪人的命定勞苦耕地,神竟然悅納他的祭物!這算什麼!

  綜觀整本聖經的記載,我們看見神拯救人的旨意是漸漸顯明,而非一次就完全揭示的。亞伯拉罕領受應許,摩西領受律法,眾先知領受預言,而耶穌基督顯明了恩典與真理。但在該隱和亞伯的時代,神的旨意還未充分向世人顯明,沒有公諸於世的道德誡命,也沒有明示的獻祭條例,只看見人終日勞苦耕種那片受神咒詛的田地(這咒詛直到出方舟的挪亞向神獻祭時才被除去),付出極重極重的辛勞,罕有喘息和休閒的時間。該隱耕種田地想必是不得不然的選擇,為了生存下去,他並沒有額外的選項。但是,弟弟亞伯看見他父兄的辛勞,竟然沒有與他們同工,反而成了一個牧羊的人,就當時的情況而言,牧羊的工作顯然是超越傳統規範的工作,一些按外貌審斷的人很可能給予亞伯極負面的評價,正如後來每一代捍衛傳統者對那些「標新立異者」所作的批評一樣。

  該隱的行為顯出他是一個倚靠禁果能力勞苦奮鬥的人,他倚靠自己分辨善惡的能力,構想出一套宗教系統,便從耕地的出產中拿了一些來獻給神。這看起來好像是一件善事,但這個善卻是由該隱自己所定義的「善」,而不是神眼中真正的善。當人類愈倚靠分辨善惡的能力制定自己善惡的價值標準,人們對於神的標準就愈來愈感到陌生了、疏離了。歷史上有多少有名的人,他們沉溺於自己定義的良善,甚至打造出一個帝國、一種宗教、一派傳統來擁護他們的價值體系,但他們的存心行為卻違背了神眼中的良善,像該隱一樣,結局更受咒詛。很少有人願意懸崖勒馬,停下來檢視「人的標準」與「神的標準」之間的真實落差。

  亞伯獻上頭胎的羊為祭物,特別是將羊的脂油焚燒獻上,這件事後來在摩西律法的獻祭條例中明示出來,因此我們可以說,亞伯的獻祭是按照神的標準、神隱而未顯的律法,而不是倚靠罪人與生俱來、分辨善惡的能力。如果亞當的子孫都是像亞伯這種尋求神旨意的義人,那麼神可能不需要藉著摩西賜下祂的律法。「知道律法不是為義人設立的,乃是為不法和不服的、不敬虔和犯罪的、不聖和世俗的、毆打父母的、殺人的、淫亂的、同性戀的、拐人的、說謊的、起假誓的、以及其他敵對健康教訓之事設立的,」(提前1:9~10)「這樣,律法是為甚麼有的?乃是因過犯添上的,」(加3:19上)神的標準早就存乎祂的心中,亞當和他的子子孫孫若都能拒絕分辨善惡樹果的試探,像義人亞伯那樣全心尋求神的旨意、神的標準,神就不需要在地上設立掌權者來推行祂的律法。然而遺憾的是,大多數的世人,包括大多數的以色列人,都像該隱一樣,固執不離開分辨善惡樹的死亡之路,因此,神才需要在西乃山「添上」律法之約,要救罪人脫離分辨善惡樹的糾纏,領祂們親近自己獨生的愛子耶穌基督。

  律法的本質和功用既是如此,我們能否將「神的律法」歸屬於「分辨善惡樹」的範疇?斷乎不能!我們能否贊同李弟兄於1958年9月至10月刊登在「話語職事」上的信息,將聖經中的「律法書」歸類為分辨善惡樹、將「歷史書」歸類為善惡樹之惡的發展、將「詩歌書」歸類為善惡樹之善的發展,並視三者同出自撒但這一死亡的源頭(參讀台灣福音書房於2013年7月整理出版的「生命樹與善惡樹的異象」)?斷乎不能!我們無法接受李弟兄對於摩西律法的負面評價。屬肉體的心思偏愛無拘無束,他們都歡迎這一種「貶低律法」的論調,因為只要將神的律法歸類到死亡之樹的範疇,他們就可以公然大聲反對那些要求他們「遵行律法」的教訓,確保他們繼續活在肉體裏(而不是在基督裏)的自由。從今以後,當你再次聽到「神的律法屬於分辨善惡樹」這種說法時,請你務必儆醒拒絕它!因為凡是傳講這種偏差論點的人,他們都是將「神的律法」與「人的傳統」混為一談了,他們未曾認識耶穌眼中「律法與傳統相對」的事實,故將神的律法與宗教傳統二者混為一談,一併棄絕。其實,耶穌早就對法利賽人說過:「你們巧妙的廢棄神的誡命,為要遵守自己的傳統。」法利賽人與亞伯等義人的道路並不相同,後者是追尋神的標準的人,前者卻是追逐自己的標準。在神的眼中,法利賽人是屬於該隱的種類,而且他們的行為比起該隱更加邪惡,因為他們一面廢棄神的律法,一面又要引用聖經來稱義自己,導致律法因他們的緣故而遭受誤解,導致許多人因唾棄法利賽人的行為而一併否定了神的律法,像李弟兄對律法作出了負面評價一樣。

  墮落之人的性情極其詭詐、敗壞,所以不要以為神賜下「聖經」就能一勞永逸阻止人倚靠分辨善惡能力的意念。許多神學家以為聖經的話語不夠完備,他們窮畢生精力投入神學研究,嘗試將父、子、聖靈的關係闡釋得更完美、更精確,但即使神學家推出了一套最完美的「三一論」神學,是否就能阻止人繼續倚靠分辨善惡的能力,答案恐怕還是不能。墮落的罪人有一種極其厲害的本事,就是一面繼續倚靠自己的宗教體系,另一面繼續引經據典來稱義自己的宗教。有多少人願意真正棄絕自己的標準、自己的律法,完完全全順從神的標準、神的律法?正因如此,即使到了耶穌基督顯明恩典與真理的時期之後,地上自稱為神子民的人們仍是一分再分,不斷建立新的宗派,繼續為了各人自創的神學詞彙爭辯不休、奮鬥不懈。其中牽涉的不僅是解經方法的問題,而是罪人根深柢固倚靠自己分辨善惡之能力的問題。「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罪了;但現在你們說,我們看得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存在。」(約9:41)

  在這末後的日子,聖靈說:「你們當記念我僕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為以色列眾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和典章。」(瑪拉基書4:4)神仍在呼召罪人悔改,離棄分辨善惡樹的領域,閉上眼睛遵守祂的誡命。在那些自以為精明的神學家眼中,這麼作無疑是非常愚拙的,那些緊緊持守愛神愛人的誡命,並且謹慎將每一安息日分別為聖的人們,在自認精明的人看來都是極其愚拙的。你準備好因基督蒙受羞辱了嗎?當你跟隨耶穌基督從心裏實行神的誡命之時,你將被人誣指為律法主義者、死守規條者,但請不要因此退縮,因為聖靈正在預備你成為啟示錄所預言的那一班人:他們是守神的誡命,並守對耶穌之信仰的。(啟12:17、14:12)親愛的弟兄,神的誡命與耶穌基督並不對立、也不衝突!「你們若愛我,就必遵守我的誡命。」(約14:15)「有了我的誡命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親自向他顯現。」(約14:21)「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施慈愛,直到千代。」(出20:6、申5:10)「那靈向眾召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廳!」



3 Responses to “神的律法與人的傳統二者相對”

  1. -首段留言刪除-

    相關「律法」的信息摘錄如下(也是李常受弟兄所寫,可以參考):

    「律法賜下,是要在基督還未來到以先,作監護人,為要保守祂的選民,就如羊圈在黑夜、風暴、和冬季的時候保守羊群(約十1,9)至終,當基督來到,律法的功用就如兒童導師,帶人歸向祂(加三23~24)在古時,監護者照顧未成年的兒童,帶他們到學校的教師那裏。基督還未來到以先,律法保守神的百姓;基督來到之後,律法帶領他們歸向祂。至此律法就結束,再沒有地位了。

    當律法用得正確時,就像看守者和兒童導師,如加拉太三章所啟示的。然而就消極一面而言,如四章的夏甲所指明,律法乃是妾。妾的地位和功用都是錯誤的。律法應該只是看守者和兒童導師;絕不該生下兒女。一旦律法產生兒女,律法就成了妾,並且她所產生的,不是應許的兒女,而是生子為奴。

    (24,28)三十節說,『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這是把律法同律法所產生的一切都趕出去。保羅告訴我們,兩個婦人的寓意描繪兩約,就是恩典之約和律法之約。由撒拉所描繪的頭一個約,恩典之約,賜給了亞伯拉罕,神也將福音傳給他。(三8)四百餘年之後,由夏甲所描繪的第二約,律法之約,在西乃山賜下。神不稱許夏甲所生的兒子以實瑪利,也不承認他是正確的後嗣。反之,祂要亞伯拉罕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神只稱許撒拉按應許所生的以撒,作為承受那靈應許之福的。

    正當的召會生活來自我們經歷活在我們裏面的基督。…我們在召會中的生活不在於律法、規條、條例、形式或儀文,只在於基督。…我們已經向律法死了,現在乃是向神活著。我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們,乃是基督作我們的人位,在我們裏面活著。

    (為著實際、真正、真實的召會生活享受基督作包羅萬有的靈。第二、第四章摘錄,作者:李常受。日期:1972年十二月。)

  2. 周弟兄,照你所引用的,李先生對加拉太書4章30節的解釋確實非常偏激,請聽李說:「…『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這是把律法同律法所產生的一切都趕出去。…」

    後面那句話是李先生對聖經的解釋,但是不是保羅的解釋?保羅豈是說「把律法趕出去」嗎?

    聖經的話是這樣說的:律法帶人歸向基督,而基督將律法寫在人的心裏。

    周弟兄,請你說說看,你要將律法趕出去,是怎樣的趕法?請你引用神的話來闡明,不要只是盲目引用某某解經家的話。

  3. 按保羅在加拉太書四章所說,夏甲可用來預表那出於("出於"的希臘原文意思是"從某物分離出去")西乃山之約的傳統,就是那自認奠基於摩西律法(其實已經從律法分離出去)的宗教傳統。

    而亞伯拉罕憑肉體和人意與夏甲同房,表徵蒙召者憑肉體力量和人意辦法來實行神的律法,這就是那些法利賽人所作的,結果就是捨本逐末,產生「以實瑪利」,沒有資格承受神應許的福分。

    「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意思不是把「律法和遵守誡命的人」趕出去,而是把「人意宗教傳統和信靠肉體力量的人」趕出去,因為後者總是高抬自己,自居「正室」或「長子」的地位,逼迫那些倚靠聖靈、真正遵守全律法的人。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629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