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召會的帶領人在防止會眾墜入宗派主義的事上要負最大責任

  在地方性聚會或家庭聚會中帶領會眾的那些人〈無論他們被稱為長老、牧師、主教、負責弟兄、小組長…或任何其他彰顯其管理職能的稱呼,本文暫稱之為帶領人〉,他們在防止會眾墜入宗派主義的事上要負最大的責任。
  任何一群會眾的帶領人,必須看見主在召會(教會)中不僅興起了某一種特定的職事或事工,而是興起了許許多多種功用不同、彼此互補的眾職事或事工。這些職事或事工在實務上不可能整合成單一機構或單一組織,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他們各有自己的差會、職事站、事奉中心、文字出版機構、神學院或訓練中心..等等,彼此不相隸屬。地方召會中的帶領人應當幫助會眾,敞開接受凡是元首基督所設立之職事的幫助,千萬不可高舉特定職事,而輕看或排擠其他主所設立的眾職事。地方召會中宗派主義或閉關主義的發酵,百分之百都是由於會眾憑肉體偏愛單一職事所造成的,這樣的例證在兩千年召會歷史中比比皆是,數也數算不清。
  身為地方召會或家庭聚會的帶領人,如果你不希望你牧養的會眾在若干年後墮落成為閉關的宗派團體,你務要趁早給予會眾進行預防教育,不斷傳輸他們惟獨持定元首基督這一首要負擔。
  有時候,眾職事間會發生彼此論斷、彼此審判的現象,某些職事甚至會自大到要求眾地方召會遵循他們的意見、支持他們審判別人的斷案。這時,地方召會中的帶領人務要保持超然的立場、清明的心思,不要愚昧地跟隨特定職事,不要盲目支持特定職事的片面斷案。這是一個致命性的時刻,地方召會若有可能落到單一職事的控制之下,最常發生的時機就是這一時刻。
  保羅寫信給哥林多召會的第一封書信指出(林前1:12),該地方召會中有人自稱是「屬保羅的」,有人自稱是「屬亞波羅的」,有人自稱是「屬磯法的」,有人自稱是「屬基督的」,哥林多地方的聖徒們各憑自己肉體的偏好,排斥自己較不欣賞之職事的供應。甚至那些自稱是「屬基督的」也被保羅列了出來,他們講得最好聽,但同時可能是最驕傲的!自稱是屬基督而拒絕不是耶穌親口講說的教訓,這樣的人無論對保羅、亞波羅,或彼得,全都不把他們放在眼裏。哥林多召會的會眾墜入了宗派分立的光景,宗派主義不是發源於哥林多,而是發源於人的肉體,一個地方召會的病態現象極有可能重現在另一個毫無往來的地方召會中,因為每個地方召會中必然都有屬肉體的信徒、靈命不成熟的信徒,所以宗派分立的現象也就一再以不同的名義和形式,重現在兩千年來的召會歷史中。
  當代召會中有一種天真的觀點認為:「只要會眾除去了宗派的名稱,只稱自己是某某地方上的召會,就完全脫離了宗派的立場和問題。」然而,事實證明,許多持有這種觀點的人,雖然在外面除去了宗派的形式,但內心仍然隱藏著極其強烈的宗派特質,變成一種最狡猾、最團結的宗派,甚至有外人說它根本不是宗派,而是「幫派」。我們不該以「外貌」來辨認宗派主義的活動,因為只要眾聖徒不是完全生命成熟的,只要眾召會中還有一些屬肉體的聖徒,宗派主義就隨時可能發展起來,因為「肉體」正是宗派的泉源與溫床,地方召會中的帶領人應當儆醒監督並適時撲滅宗派主義的活動,免得它壯大起來造成巨大的危害。
  針對這一問題,史百克弟兄曾語重心長地說:「召會是以基督來測量的。」只要肉體還在,宗派主義必定潛在其中,此時一味追逐形式上的「地方合一立場」,反而容易落入自欺欺人的盲點裏。去掉宗派名稱絕非一勞永逸地消滅了宗派,唯有當肉體衰減、基督加增的時候,宗派主義才會逐漸萎縮並消失,因此,正如保羅所說,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才是神用以解決宗派問題的主要方法,「地方立場」並不是聖靈用來救治墮落之會眾的主要方法(但「一地一會」的作法確實是初代召會生活實行之形式上的榜樣)。至於有些人指控水流職事站的相調同工們,說他們用單一職事來控制眾地方召會,我認為這種指控並不合乎實情。至少,我所在地的召會中,十多年來雖然沒有採用水流職事站出版的「晨興聖言」,也沒有鼓吹眾聖徒進入他們的「一年七次」特會或訓練,但本地召會並沒有因此遭到該職事站同工的非議或定罪。據我觀察,各地方召會涉入宗派主義之罪惡的程度並不相等,這個責任該由各地方召會的長老弟兄們自己去背負,而不該把責任推給北美安那翰的水流職事站,這就是本文所說「地方召會的帶領人在防止會眾墜入宗派主義的事上要負最大責任」的意思。
  元首基督為了建造召會–祂的身體,設立了各樣的職事,將他們賜給眾召會,藉他們來成全眾聖徒。這些聖靈膏立的職事們看見了召會各方面的需要,因而各盡其職,各自補足召會某一方面的缺欠、供應召會某一方面的恩典。這一浩大的工程,乃是眾職事一同配搭盡職才能完成的,有些可能被稱作是福音派的職事,有些是五旬節派的,另有些注重教導神的律法、神的誡命,他們的職事也是建造基督身體所不可或缺的一份。這些職事既然都是主所設立、都是從主而來的,召會若因宗派主義的偏見,輕看或拒絕了他們的供應,那就是輕看或拒絕了元首基督的供應,這是相當嚴肅的問題。在各地方召會中,聖靈立了一些較成熟的聖徒們來作「全群的監督」,這些帶領人負有重大的責任,如何使所牧養的會眾能夠周全且平衡地接受從元首基督而來、眾職事的供應,而又不落入高舉單一職事的宗派主義泥沼,這是每一位長老或帶領人終其一生必須不斷謙卑學習的。願神使用筆者這篇短淺的文章,願主將寬宏的心賜給每一位讀者,將謙卑的靈賜給每一位獻身事奉祂的人,好叫羔羊的新婦早日裝飾整齊,迎接新郎的來臨。



2 Responses to “地方召會的帶領人在防止會眾墜入宗派主義的事上要負最大責任”

  1. 我想,他們要不要負最大的責任,不是我們該論斷的。

    我們該做的,就是在召會中盡力擺上自己的一他連得,並在生命和真理上幫助有需要的弟兄姊妹,在交通中尋求突破。

  2. 「因為審判召會外的人與我何干?召會裏的人豈不是你們審判的麼? 」(林前5:12 )

    「不要有分於黑暗無果子的行為,倒要責備,因為他們所行隱密的事,就是題起來也是可恥的。一切事受了責備,就被光顯明了;因為凡將事顯明的,就是光。」(弗5:11~13)

    「犯罪的,當在眾人面前責備他,叫其餘的也懼怕。」(提前5:20)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27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