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歷史的迷霧中–記於朱韜樞弟兄被隔離七年後

  2006年10月時,以北美水流職事站工人為首的各地方同工們,在一份隔離異議者的文件上簽名連署連署,將這封聯名信函發送給眾地方召會,要求眾聖徒認同並遵循該職事隔離朱韜樞弟兄的處分,從那時到現在已經屆滿七年了。
  這七年以來,眾召會中的眾聖徒,有沒有全都遵循那封聯名信函的指示,定罪並隔離朱韜樞弟兄呢?「眼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不但如此,身上肢體似乎較為軟弱的,更是不可少的;」(林前12:21~22)身體上的一個肢體,發函要求全身隔離身上的另一個肢體,這是不是一件非常荒謬可笑的事情?
  七年後的今日,當時間沖淡了一切宗教激情,使我們得以重新檢視這一歷史事件之時,我們赫然發現,那些發送隔離信函的工人,他們的作為有如當年弟兄會中達祕發起隔離牛頓之事件的翻版。當年,那些圍繞在達祕身旁的人充滿了捍衛真理的激情,但是一兩個世代以後,事過境遷,那些未曾感染舊世代激情的孩子們長大成熟了,當他們回過頭來檢視弟兄會分裂的軌跡之時,發出了沉痛的嘆息。「閉關弟兄會」這個稱呼漸漸變成眾聖徒對那些捍衛達祕意見者的稱呼,他隔離了牛頓弟兄和那些與牛頓保持交通的弟兄會團體,至死沒有撤回他的斷案,因此使弟兄會分裂成「開放」與「閉關」兩大派別。
  如今,昔日那些激情捍衛「真理」的人早就已經不在了,然而,後來那些未曾從歷史汲取寶貴教訓的人們,仍然可能繼續在別處上演同樣激情的戲碼,而後時間再度沖淡激情,新世代重拾客觀的歷史評價,後來的人們又會再次遺忘歷史寶貴的教訓……我們對於前代人們的罪惡都能同聲斥責、一致批判,但對於我們這世代置身其中的迷霧卻往往不能如此。但我們在歷史上走過的道路、留下的軌跡、寫成的文書…有一天都會轉交到後代不認識這些激情的孩子們手中,那時許多人才能稍稍撥雲見日,獲得可能比較客觀真實的歷史評價。
  「在你們中間不免有派別,好叫那些蒙稱許的人在你們中間顯明出來。」(林前11:19)主許可祂所愛的聖徒被留在當代歷史評價的迷霧中,像朱弟兄所遭遇的那樣,這乃是主的美意。我們不必為他哀哭,也不必寫書為他辯護,乃要為那自稱公義的城市哀哭,因為再過不多年日,主就要用火為他們浸洗,正如施浸者約翰早就對他們宣告過的一樣。
  我們不是撥開迷霧的人,祂才是;我們不是受託去對付稗子的人,祂才是。這樣,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降臨以前,讓我們繼續保持沉默,安靜等候神。神的羔羊在結束世上的旅程之前,並沒有獲得公義的判決,雖然如此,他還繼續為那些傷害他的人代求,直到路終。這樣,我們若要跟隨羔羊的腳蹤,也當繼續為那些激情的人們哀哭、代求,求神使他們能來得及悔改,除去盲目的憤慨和激情,認識神公義真實的道路。



One Response to “行走在歷史的迷霧中–記於朱韜樞弟兄被隔離七年後”

  1. 在已過的年日中,我們學習事奉主,跟隨祂,為祂作一點工,我們所有的願意就是召會得以建造。然而在這多年事奉的過程裏,我們卻經過多次傷痛的經歷。常常正當召會建造得幾近完好時,忽然來了一個變故、一個風波,使召會受到厲害的拆毀,有時幾乎是被拆得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我們就納悶,這到底是甚麼緣故?為甚麼會發生這些事?這沒有別的,乃因召會是在復活裏,經過拆毀而得著建造的。所以,雖然許多時候我的心非常傷痛,但因著從神的話語裏得著這個亮光,我還能敬拜主說,『所有的拆毀,不過為著主用來復活來建造。』

    …我們眾人,沒有一位不是天天盼望召會一帆風順,大家同心興旺福音,彼此和諧配搭事奉。但事實上,總是難如我們所願。到了一個時候,同工中間出了問題,長老中間出了問題,弟兄姊妹中間出了問題,或者環境局勢出了問題,這些都使召會被拆毀。當你我看到這個拆毀時,會十分傷心難過,覺得太可惜了,納悶為甚麼為這樣?但是你若看見約翰二章的亮光,你就要敬拜主。因為拆毀不過是給復活豫備一個建造的基地;人拆毀,主三日內要建造;人拆毀,主在復活裏要建造。直到今天,這個拆毀還沒有完成,這個建造也還沒有完成。就著主耶穌自己而言,祂已經經過拆毀,也已經完全建造起來。但是就著祂的身體—召會來說,現今一面還在拆毀之下,一面還在復活裏。兩千年來召會在地上,一直經過人的拆毀,但是也一直得著神在復活裏的建造。

    …我們在這裏相當蒙恩,弟兄們同心合意,一起配搭事奉;但我沒有把握,這種情形能維持多久,反而擔心也許不久會大起風波。但願這話是豫告,也是警告,也是將來的安慰。當風波真的發生時,你不必用自己的手腕去平服,也不必去作和事佬。儘管讓人拆毀,甚至拆到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看看到底在這裏復活的東西有多少。但願我們在這件事上蒙憐憫,不作拆毀的人,而要作被拆毀的人。到底這裏的工作有多少是經得起拆毀的?到底你在這裏有多少是經得起拆毀的?這些都要在拆毀中顯明出來。

    …召會在地上從來沒有一帆風順這件事。不要說你我這時代,即使使徒保羅時代也是如此。我們看他晚年時,底馬因貪愛現今的世代離開了他,全亞西亞的人都離棄他,只留下他一個人在那裏;這是厲害的拆毀。你不會想到,像保羅那樣赦練的人,有那樣成熟的生命,那樣全備的恩賜,那樣屬靈的權柄,末了會落到這般境地。這就是召會和信徒在地上要經過的;這就是主所說,『你們拆毀這殿,我三日內要將它建立起來。』召會在地上的歷史,就是一個被拆毀而建造的過程。但願主憐憫我們,叫我們不作拆毀的人,卻願意作被拆毀的人,好使我們能經過拆毀,而在復活裏被建造。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592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