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職事與天國律法的成全

  屬天國度的每一條誡命,與墮落之人的心思都是為仇為敵的,主耶穌託付福音使者要使萬民作他的門徒,教訓人們遵守神國中的每一條誡命,這一事奉必然會引起屬肉體之人強烈的敵對、反抗,這是每一位受託盡職的新約執事應當準備好不斷遭遇面對的。
  人類自從始祖亞當偷嘗禁果以後,眼睛就明亮了,罪人都喜歡倚靠自己分辨善惡的能力,遵從自己建立的價值觀,而把「遵守神的誡命」這種意願看作極其愚拙,沒有人願意閉上自己分辨善惡之眼、盲目順從神的誡命。人們喜歡保有自己獨立的價值觀,喜歡由自己來定義何為善、何為惡,因此世界上就有了許許多多種不同的價值體系、善惡標準,幾乎沒有兩個墮落的人擁有完全相同的價值標準,就像世上沒有兩個人擁有完全相同的DNA組合一樣。
  墮落的罪人厭惡神的誡命、神的律法,認為那些只不過是讓他喪失肉體自由的枷鎖,其實,這完全是對神律法錯誤的評價,因為神的律法有如火車的軌道,火車唯有行駛在軌道之中,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才能順利地抵達所要去的目的地。自從神在西乃山上透過摩西之手將律法曉諭以色列人以後,以色列人的歷史就成了一部罪人一再違反神律法的歷史,那些黑暗的歲月裏面,只有少數人和極少數的世代曾經盡心盡力順從神的軌道,順利地達到神要領他們去的所在,或達成神在他們身上的託付和呼召,其他大多數的人則都是頑梗悖逆的,不尋求公平、公義、憐憫、信實,一再干犯神的安息日,結果他們大多被神厭棄,或倒斃在途中,或被擄作奴隸,遭受了神降下的審判和咒詛。
  聖別且公義的神,面對這一群頑梗悖逆的子民,祂有什麼辦法呢?撤回或廢掉律法的要求嗎?不,神的律法連一撇或一畫都是不能撤回或廢掉的(太5:18),句句都必須實現,必須完全通行在神的子民中間。那麼,神到底該怎麼辦呢?怎樣能使這群頑梗悖逆的子民甘心順從祂的律法呢?「耶和華說,那些日子以後,我與以色列家所立的約,乃是這樣:我要將我的律法放在他們裏面,寫在他們心上;」(耶利米書31:33上)哭泣的先知耶利米在聖靈裏預見了將來的新時代,那時祂的律法不再只是寫在石版上和書冊上,而是被書寫到每一個人的內心裏面,後者所用得不是物質的墨水,乃是用活神的靈,將神的律法「內化」到人心裏,這就是使徒彼得、約翰、保羅…等等承擔了新約職事之聖徒們所執行的事奉(林後3:1~18)。
  有人誤認為基督與律法相對,故以為新約的職事與律法無關,因為律法已經過氣了、過時了,他們告訴人說基督已經完全頂替了律法,從今以後只要傳講基督,在聚會中不要傳講律法。某些持有這種偏激觀點的著名教師,他們的教訓之風影響了很多地方召會,而這種教訓與神顯明的旨意、與先知的預言都不一致,是撒但用來矇騙神子民的一種狡猾詭計。新約的眾執事不傳講律法了嗎?從使徒們的書信來看完全不是那樣!這些觀點偏激的教師以為只要傳講基督就能幫助人享受基督,事實上你若不傳講律法,就不可能將人圈住歸於耶穌基督(加3:23)。基督是神旨意的中心和普及,也是新約執事盡職事的惟一目的,好像漁夫的工作是要把魚捕到船上,但他必須先用漁網將魚「圈住」,律法就好比是那張漁網。如果你的事奉只有準確的目的(基督),卻否定了正確的方法(律法),那你絕不可能將人真正領到耶穌基督裏面,他們充其量只是在你自創的宗派體系裏面打轉罷了。因為若不用律法,就不能領罪人歸入基督!
  在我們所處的新約時代之中,執事們執行律法的方式較之從前實在有顯著的差異,從前的執事們動輒用石頭將犯死罪的人打死,新約的執事們卻用全般的溫柔和忍耐,憑著聖靈所賜的口才和能力,不斷勸告罪人悔改。石頭這種行刑的工具,只能用來打死人、嚇阻人,卻不能使人發自內心喜愛神的律法。什麼因素能使一個叛逆的孩子發自內心喜愛聽從父母親的話語呢?除非他們感受到父母親深深的愛,其中包含了難以述說的赦免、寬容、和憐憫。神在新約時代揀選了那些無學識、無地位的人們,將勸人悔改與神和好的使命託給他們,這些人不是有權有勢的官長,凡不聽從他們悔改信息的人,都不會損失今世既有的任何利益。將近兩千年以來,父神是以極大的愛、忍耐、和寬容來對待萬國的人民,祂延遲不降下普世的審判和災難,並不是故意耽延,乃是因祂極願看見每一個人趨前悔改,不願任一罪人遭受刑罰而滅亡。而唯有在這種愛和寬容的氛圍中,主才能贏得祂新婦全部的愛情,贏得一班自動、甘心、樂意、全然向祂投順的子民們。
  一味的打罵驅使逆子之心更加剛硬,智慧的管教善於運用緩刑的處分。在新約時代之中,神繼續用祂公義、良善、聖潔的律法來要求人,一點都沒有撤回祂律法義的要求,也沒有廢掉律法上最小的一條誡命,世世代代以來,神用這些要求圈住了祂所預知並揀選的人,藉聖靈的運行將律法寫在他們心版上,使他們知罪自責、認罪悔改、從心裏立志遵行天父的旨意。神用律法暴露罪人的罪,在各方面顯明我們的悖逆,一步步領我們來到耶穌基督這裏,靠著祂所賜完全的生命而活出完美無缺的生活。我們的父神好比製作「雞蛋糕」的人,而祂的律法就是那個模子、模具,祂藉著聖靈使我們同享耶穌基督的生命,這有如調和了蛋汁、麵粉、奶和油的汁液,必須注入愛之律法的模子裏面,加熱烘烤,最終才能模造成神所意願的模樣。簡而言之,從摩西時代過渡到新約時代,律法的要求不變,但聖靈取代了石頭,如此方能成全神的律法,將選民變化成與耶穌完全相像、相配。但願從今以後,我們對於基督與律法的關係都能有合神眼光的領會,並看見聖靈在其間擔當的微妙角色,好成為神忠信精明的好執事,在基督裏成就一切的善工。



5 Responses to “新約職事與天國律法的成全”

  1. 「直到今天,許多聖徒對律法的認識,還是偏向消極的一面。有的一聽見律法,就以為那是可廢棄的,是摸不得的。這個觀念並不準確。試問,難道神要求我們不拜偶像,不事奉別神,要孝敬父母,是不該的嗎?難道神不許我們殺人、姦淫、偷盜,是不對的嗎?這些都是應該的,也是對的。正如羅馬七章十二節說,『律法是聖的,誡命也是聖的、義的並善的。』

    然而,律法只是要求人行善,並沒有給人生命和能力去行善。(加三12)律法既『因肉體而軟弱,有所不能的』(羅八3上),所以凡屬肉體的人,都不能本於行律法在神面前得稱義。(三20)總而言之,律法在人身上一無所成。(來七19)人憑自己絕對無法遵守律法,但是人卻不認識自己的本相,不信靠神的恩典,反要建立自己的義;(羅十3)人的失敗就是在此。

    人固然失敗了,但神從沒有廢棄祂的律法。人憑自己不能答應神的要求,神就藉著主死而復活,成為人的生命,而來答應這個要求。這就是新約。新約不是取消神的要求,乃是加進神的供應。

    …主來到地上給我們恩典,並不是把權柄和要求都取消,反而使律法的要求更完滿」(李常受,國度子民的生活與法則。2013年出版,信息出處在1955年的菲律賓)

  2. 「主來到地上給我們恩典,並不是把權柄和要求都取消,反而使律法的要求更完滿。更完滿的要求,就把更完滿的權柄帶到地上,叫神在人中間得以掌權。舊約的要求是相對的,而諸天之國的要求是絕對的。主來不是要帶人守舊約的律法;主乃是說,舊約律法的要求還不夠完滿,因此祂來要把諸天之國帶給人,這諸天之國的要求和權柄,才是最完滿的。」(國度子民的律法,摘自李常受一書『國度子民的生活與法則,1959年『語語職事』)

  3. 「國度子民的生活與法則」是福音書房最近一次基本訂戶的發書,其中信息是李常受弟兄在1955年講的,反映出他在來台早年職事中對於律法的穩健教導。

    相較於1958年以後李弟兄逐漸強調律法的消極面,「國度子民的生活與法則」還算是一本比較準確並健康的書報,值得基本訂戶的讀者好好追求並付諸實行。

  4. 弟兄看來也很有誠意的,在原來你的文章中這個段落「有人誤認為基督與律法相對,故以為新約的職事與律法無關,因為律法已經過氣了、過時了,他們告訴人說基督已經完全頂替了律法,從今以後只要傳講基督,在聚會中不要傳講律法。某些持有這種偏激觀點的著名教師,他們的教訓之風影響了很多地方召會,」後說到"李常受就是這類的教師"給去掉了。

    不過其實1958年以後還有許多著作談到律法,我不認為這有逐漸強調消極面的用意,而是談到積極、消極的相對比較,並不是說律法就不用題了。

  5. 律法賜下,是要在基督還未來到以先,作監護人,為要保守祂的選民,就如羊圈在黑夜、風暴、和冬季的時候保守羊群(約十1,9)至終,當基督來到,律法的功用就如兒童導師,帶人歸向祂(加三23~24)在古時,監護者照顧未成年的兒童,帶他們到學校的教師那裏。基督還未來到以先,律法保守神的百姓;基督來到之後,律法帶領他們歸向祂。至此律法就結束,再沒有地位了。

    當律法用得正確時,就像看守者和兒童導師,如加拉太三章所啟示的。然而就消極一面而言,如四章的夏甲所指明,律法乃是妾。妾的地位和功用都是錯誤的。律法應該只是看守者和兒童導師;絕不該生下兒女。一旦律法產生兒女,律法就成了妾,並且她所產生的,不是應許的兒女,而是生子為奴。(24,28)三十節說,『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這是把律法同律法所產生的一切都趕出去。保羅告訴我們,兩個婦人的寓意描繪兩約,就是恩典之約和律法之約。由撒拉所描繪的頭一個約,恩典之約,賜給了亞伯拉罕,神也將福音傳給他。(三8)四百餘年之後,由夏甲所描繪的第二約,律法之約,在西乃山賜下。神不稱許夏甲所生的兒子以實瑪利,也不承認他是正確的後嗣。反之,祂要亞伯拉罕把使女和她兒子趕出去。神只稱許撒拉按應許所生的以撒,作為承受那靈應許之福的。

    正當的召會生活來自我們經歷活在我們裏面的基督。…我們在召會中的生活不在於律法、規條、條例、形式或儀文,只在於基督。…我們已經向律法死了,現在乃是向神活著。我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們,乃是基督作我們的人位,在我們裏面活著。

    (為著實際、真正、真實的召會生活享受基督作包羅萬有的靈。第二、第四章摘錄,作者:李常受。日期:1972年十二月。)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140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