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啟示錄8章3至5節的一點解釋

「另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祂,好同眾聖徒的禱告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同眾聖徒的禱告,從那天使手中上升於神面前。那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丟在地上,於是有雷轟、聲音、閃電、地震。」(啟示錄8:3~5)
  要解釋這段屬天的異象,必須參照摩西五經上關於亞倫家祭司事奉的記載,因為「他們的事奉,乃是天上事物的樣本和影兒。」(希伯來書8;5上)
  第一點,關於這位在寶座前金壇上燒香的天使,他是誰?出埃及記30章7至8節說:「亞倫要在壇上燒馨香的香;每早晨他收拾燈的時候,要燒這香。黃昏他點燈的時候,也要燒這香,作為世世代代在耶和華面前常燒的香。」由此可見,燒香不是由普通祭司擔負的事奉,乃是由大祭司或大祭司指派的祭司才能擔負的事奉。(後者如路加福音1章8節的撒迦利亞,他本身不是大祭司,但按照大祭司所指定的班次中籤進殿燒香)因此,這位在壇前燒香的天使,很有可能就是耶穌基督自己,或可能是他特別指派的天上二十四位長老之一,因為啟示錄5章8節指出這些天使長老各個都拿著金香爐。再從施浸者約翰的預言來看,他曾指著耶穌基督預言說:「他要將你們浸在聖靈與火裏。」這個預言的前半-聖靈浸-自五旬節聖靈澆灌的那日開始應驗,至今仍在繼續應驗中,而這預言的前半-火浸-則將在這世代接近末期的時候開始應驗,就是自啟示錄8章5節的那位天使將火丟在地上的時候開始應驗,因此,擔負這一特殊工作的天使,按照施浸約翰的預言來看,最有可能是君尊的大祭司-耶穌基督自己,而不是天上二十四位長老之一。
  第二點,關於燒香的時間。出埃及記30章7至8節說是在早晨或黃昏。黃昏是猶太人一日之始,也是點亮燈臺的時候,豫表召會時代的開始-眾地方召會開始成為金燈臺發光照耀的時候;早晨則是日頭出現,祭司熄滅燈、收拾燈的時候,豫表召會時代的結束-就是耶穌基督再次顯現在天上,將散布在各地方的選民招回(收拾燈)曠野應許之地的時候。很顯然,啟示錄8章4節的燒香是在早晨的燒香,就是收拾燈時的燒香,可能先燒香,然後立刻著手收拾燈,迎接公義日頭的顯現。
  第三點,關於取香的地點-祭壇。啟示錄8章3節的祭壇正是6章9節的同一祭壇(聖經原文是不分章節的),在那祭壇底下,「有為神的話,並為所持守的見證被殺之人的魂。他們大聲喊著說,聖別真實的主人,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這些歷代忠信的見證人,在世上被苦難所壓制,受盡了冷落、誤解、逼迫、冤枉,最後甚至殉道了。但這過程是為了產生可以獻上的「香」,因為出埃及記30章36節說這香必須搗得極細,神量給愛祂之人的苦難正是搗香的苦難,他們受苦並非枉然。
  第四點,關於眾聖徒的禱告。這裏的禱告不是指7章10節的敬拜,這裏的禱告是指6章10節求神降臨審判世界的禱告。為什麼呢?因為眾聖徒在6章10節發出求神審判世界的禱告以後,神沒有立刻聽,而是吩咐他們安息,因為「香」的數量還蒐集得不夠,還有一些「香」還沒有搗成。這是一種特殊的禱告。在黃昏的時候(召會時代開始時),耶穌基督自己曾經被苦難所搗碎、搗得極細,他曾在寶座前的金壇上獻上這香,然後就將聖靈澆灌到乾渴的人身上,開始應驗以賽亞、以西結、和施浸約翰等眾先知預言的聖靈浸。然後,經過了大約兩千年之久,在這世代的末了,就是早晨的時候,耶穌基督還要將從眾聖徒身上蒐集來的香,”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父神才再次答應這個特殊的禱告,讓耶穌基督將火丟到地上,開始應驗施浸約翰預言的火浸。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關於香的「煙」。利未記16章13節說,香的煙雲是為了遮掩見證櫃上的施恩座,好讓神能在煙雲中與人相會。(另參出埃及記30章6節)因此,燒香的終極目的是帶來神的顯現、神榮耀的降臨。眾聖徒的禱告只朝向一個專一的目的,就是榮耀之神的降臨,而這個降臨必然伴隨審判,就是火浸。啟示錄6章9節殉道聖徒的禱告表面上是為審判,實際上是呼求神的降臨。審判與神降臨的時刻緊密聯結,眾聖徒不是禱告一種神不親自降臨的審判,而是禱告神親自降臨,帶來時代的大轉換。唯有這個,才是一切在苦難中之聖徒禱告的答案,唯有神榮耀的降臨,才能安慰一切愛祂之人的心懷。而我們現今的位置在哪裏呢?在祭壇這裏。香從這裏產生,火也是從這裏取出。哪裏有人立志專心順從神的話、神的誡命,香就在那裏產生,就像先祖亞伯拉罕一樣;哪裏有人領受了聖靈的浸、作耶穌基督的見證,香就在那裏產生,就像初代使徒們一樣。離了神的話和耶穌的見證,就不能產生神所要的香,只能作出異樣的香,後者是被神徹底棄絕,不能獻在寶座之前的。但願我們能蒙主恩,在地上所經歷的人生中,能有一點香被那位天使拿去存放在金香爐中,這樣,我們的事奉才是算得數的,才配列在那些殉道聖徒獻上的禱告中。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057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