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所舉因信稱義的例證

「耶穌也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說了這個比喻: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另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週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獻上十分之一。那稅吏卻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得稱為義,那人卻不然。因為凡高抬自己的,必降為卑;降卑自己的,必升為高。」(路加福音18:9~14)
  主耶穌雖然從未像保羅那樣闡明「因信稱義」的道理,但祂曾經舉出許多人因信稱義的例證,文前所列的比喻就是最典型的一個,幫助我們領會什麼樣的人會被神稱義,什麼樣的人會被神定罪。
  「有兩個人上殿裡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另一個是稅吏。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的禱告說,神阿,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我一週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獻上十分之一。」法利賽人確實履行了神對他的一些要求,在行為上實行了神律法所要求的義。法利賽人按照神的要求矯正了外在的行為,沒有犯勒索、不義、姦淫之事,這是不錯的,不僅如此,他還擁有敬虔愛神的表現,就是按時禁食並十一奉獻,好像許多基督徒按時聚會(一週三、四次)並獻上十分之一的收入一樣,這也是很好的。那麼,耶穌為什麼說他不能被神稱義?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因為凡高抬自己的,必降為卑;」這句話把隱藏在法利賽人義行裏面的心境顯明了出來,「高抬自己」正是他不能被神稱義的根因。因為神看的不僅是外顯的行為,更審察人所看不到的內心。保羅在他的書信中詳加論述「因信稱義」,所注重的正是人內心的隱情。一個心中高抬自己的人,外面不一定表現出來,但在神眼中卻是非常可恨、可惡,因為高抬自己正是撒但墮落的主因,世界上的一切罪惡都由此惡心衍生出來。法利賽人的自我省查有一個嚴重的盲點:他回顧自己顯在外面的義行,但卻看不見自己內心的罪惡。因他心中的罪惡沒有除去,所以在神眼中仍然算為不義。大衛向神發出一個禱告說:「神阿,求你鑒察我,知道我的心;試煉我,知道我的思慮;」(詩篇139:23)因他透徹認識這件事:「公義的神察驗人的心腸肺腑。」(詩篇7:9下)神要求人必須要有義行,但是人若只有行為上的義,內心卻高抬自己、放蕩邪惡,這樣的人仍然算不得是義人。
  親愛的朋友,你曾否求神鑒察你的心懷意念?在神眼中,心中恨人者與殺人者同罪,心中動淫念者與行為上犯姦淫者同罪,心中愛錢財者與拜偶像者同罪。這等人正走在通往火湖的寬闊大道上,世上有無數披戴敬虔外貌的人們與他們同行,其中也有許多自稱是基督徒的人。
  「那稅吏卻遠遠的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稅吏為何遠遠站著、不敢望天呢?因為他知道神的榮耀、公義、聖別,他不是自言自語禱告,而是站在榮耀的神面前,他感覺自己從裏到外都被罪玷汙了,不敢近前來注視神的榮耀。他心裏想,自己犯過那麼多罪(行為上和內心裏的都有),神定他有罪是應當的;但另一面,他又相信神富有憐憫,希冀神給他重新開始的機會,所以只能捶著胸說:「神阿,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詩篇51篇17節這樣說:「神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神阿,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在那個高抬自己的法利賽人身後,有一個憂傷痛悔的罪人。他從一個破碎的心中竭力呼求神的憐憫,這樣的呼求,神必不輕看。即使他從頭到腳都已經沾滿了罪惡,即使他還沒有在行為上履行神對他的任何要求,但是,因著他的認罪和降卑,他的內心已經潔淨了,這樣的人在神面前得以因信稱義,正如父親樂意接納回家的浪子。「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得稱為義,那人卻不然。」
  我相信這個稅吏回去以後不會繼續犯罪、不會繼續干犯神的誡命,因為他既然已先潔淨了自己的內心,神必賜他力量去實行諸般的義行。即使他像大衛那樣不慎軟弱跌倒了,也必能很快向神悔改,繼續行走在義人的道路中,結出平安的果子。親愛的朋友,你自己的心如何,你自己知道,神也知道。高抬自己是一切罪惡的源頭,降卑自己則是一切美善的根源。神的兒子自己活出完全的降卑,因此成了我們永遠救恩的根源。你我罪人本該降卑,這是理所當然,但耶穌無罪卻仍降卑,甚至替我這個罪人死在十字架上,這是何等的降卑!「降卑自己的,必升為高。」這句話必要完全應驗在羔羊耶穌和跟隨祂腳蹤的門徒身上。親愛的朋友,你自認是已經得救的人了嗎?你到底是怎樣「得救」的呢?你的心裏對神真的有「信」嗎?你若從未在內心深處降卑自己、在榮耀的神面前憂傷痛悔,像大衛一樣,也像那個稅吏一樣,怎麼可能前來領受主耶穌的救恩?恐怕你是自言自語說話、自己欺騙自己了。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86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