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約書卷最後的信息-瑪拉基書第4章

「萬軍之耶和華說,那日子來到,如燒著的火爐;凡狂傲的和行惡的,必如碎秸;那要來之日必將他們燒盡,不給他們留下根和枝條。但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升起,其翅膀有醫治之能;你們必如圈裏的肥牛犢出來跳躍。你們必踐踏惡人;因為在我所豫備的日子,他們必如灰塵在你們腳掌之下;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你們當記念我僕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為以色列眾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和典章。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申言者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用咒詛擊打這地。」(瑪拉基書4章1~6節)
  瑪拉基書是編排於聖經舊約書卷的最後一卷先知書,瑪拉基書第4章則是本書的最後一段章節,自此以後四百多年的期間,被後來的基督教歷史學家稱為「兩約之間時期」,從前神的靈推動眾先知說話的活動完全靜止,四百多年不再有先知被聖靈推動說出神的話語,直到耶穌誕生的日子為止。
  作為先知活動寂靜之前的最後書卷,瑪拉基書可說是指向新約時代來臨的橋樑入口,其中的信息給予等候彌賽亞來臨的選民相當重要的指引,使他們可以藉此貫穿漫漫長夜,儆醒等候彌賽亞的來臨。在這四百多年期間,人們不再看見神的靈活潑地運行,只能從經書上追述往昔的神蹟,許多人變得更不敬虔、不信神的能力,猶太人中出現了法利賽派與撒都該派經學家,他們高舉自創的宗教傳統或希臘化的哲學觀念,使神的話語失去效力和權柄。在缺少聖靈運行和說話的這一方面,兩約之間時期的情形與基督教世界中許多自稱「教會」的團體具有高度的相似性,法利賽派相當於基督教世界高舉禮儀的「聖禮派」神學,撒都該派則相當於深受希臘哲學影響的「自由派」神學,二者都在某種程度上丟棄了按字面相信神話語的讀經原則,而高舉自己解經的權柄。
  瑪拉基書4章1節預言的那日子,世上的狂傲者與惡人要被火燒滅,這是應驗在彌賽亞第二次來臨的日子。因此瑪拉基書4章的信息,不僅是寫給兩約之間時期的猶太人,更是寫給整個新約時代的神子民,包括所有在基督裏的猶太信徒與外邦信徒。當時敬虔的猶太人等候彌賽亞第一次的顯現,現今真召會則熱切等候彌賽亞耶穌第二次顯現,漫漫長夜仍然一樣的黑、一樣的暗,神子民的中間混雜著許多虛假的神學道理,本質與當年的法利賽派與撒都該派神學完全相同,只是換上了不同的名稱與外表。所幸,神的話語則從未改變,我們作為祂的子民,一點不需要隨從歷代推陳出新的神學理論團團轉,只要專注地聽從神的話、相信神的話,祂就必向那些專一倚靠祂的人顯出拯救的大能。聖靈藉著從前眾先知預先說出的話語如今仍與使徒的教訓具有同等的效力,使徒彼得甚至稱從前先知的話是「更確定的話、照在暗處的燈」(彼後1:19),先知話語的重要性不但沒有絲毫消退,更是成了新約召會穩固建造的必要根基。我們不要誤以為,先知的話語僅適用於古時的猶太人,不再適用於新約召會,這種時代論式的迷思毫無聖經根據,是許多人一廂情願的想法。
  瑪拉基書4章的預言有幾個重要的點,今天召會必須多加留意。第一:「你們當記念我僕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為以色列眾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和典章。」摩西的律法並沒有因為父神在變化山上向三個使徒所說的話而變得沒有存在的必要。父神是怎麼說的?神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祂。」如今神兒子的榮耀已經向他們顯現出來,父神的心意是要將祂的愛子高舉到天上的寶座,遠超以色列人從前尊崇的摩西和以利亞,因此,我們不能把摩西、以利亞拿來與耶穌基督相提並論,也不能把其他神所大用的僕人拿來與耶穌基督視為同等,父神在變化山上的宣告是標出了祂愛子獨一無二、無與倫比的地位,所以才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祂。」然而,我們不該誤解神的話,誤以為神的意思是叫我們不要再去注意從前賜下的律法以及眾先知的話語,若是這樣,舊約聖經豈不是可以廢棄不讀了?當然不是!從初代使徒們的書信中可以看出,他們仍然相當強調「聖經」的重要性,而且他們心目中的「聖經」全是指著後人所謂的舊約聖經,使徒們並不認為那些只是舊時代的話語,不能適用於新約的召會。從使徒行傳記載之耶路撒冷召會的光景來看,初代聖徒們並沒有因領受了聖靈澆灌而丟棄了聖經,相反地,他們仍然將摩西律法及眾先知預言當作是召會生活的重要指引,同時也是解決神學爭議的重要依據,這些記載提供了強而有力的證據,證明瑪拉基書4章4節吩咐的對象不僅是等候基督第一次顯現的猶太人,同樣也包含了新約時代的召會:「你們當記念我僕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為以色列眾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和典章。」
  第二:「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申言者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用咒詛擊打這地。」先知以利亞在地上盡職的背景,適逢以色列君王與百姓背道而行、遠離活神的的時代,他們名義上雖是神的子民,但實際上已經與外人無異,他們對神不忠的行為大大惹動神的忿怒。在這種情形下,以利亞來作什麼?神差遣先知以利亞前來,目的就是要呼召以色列人悔改,離棄惡道,回歸神的道路。以利亞可以說是第一個擔負悔改職事的先知,在他以前的先知(如撒母耳)從未面臨以色列全家普遍離棄神的光景,所以他們職事的特點並不是傳揚悔改的信息,然而,自從以利亞開始,後來的先知(如以賽亞、耶利米、以西結…等)也接續以利亞傳揚悔改的道,直到兩約之間時期的四百多年以後,約翰又出來在猶太曠野傳揚悔改的浸,他職事的特點也與以利亞完全一樣,只是沒有行以利亞所行的神蹟,所以主耶穌指著他說:「以利亞已經來了,人卻不認識他,反而任意待他。」(馬太福音17:12)瑪拉基書4章所預言的以利亞職事,要一直延續到耶穌基督第二次顯現的日子以前,就是「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它並沒有因約翰被斬首而中止,反而被包含在主耶穌和祂眾使徒的職事之中,因此,新約的召會不僅需要記念摩西的律法,也必須要留意聽從在不同世代傳揚悔改信息的眾先知,他們都是主所差來的「以利亞」,要使背道的百姓認罪悔改、立志行善,留心聽從主的話語。
  瑪拉基4章的預言給我們這些在黑夜中等候黎明的子民提供了重要的指引,這個指引適用於「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適用於新約的召會。我們若是記念摩西的律法、聽從先知的信息,就能夠預備好自己,迎接彌賽亞耶穌第二次的顯現。若是不然,主耶穌必將祂子民中的惡人和狂傲人撇下,在大災難中用火將他們燒盡。但願召會專一聽從神的話語,不要以為這些是陳舊過時的信息,事實上,律法和先知的話語都是神為著新約時代的召會,預先藉著祂的僕人說出來的,整本聖經都是為著召會的益處而寫成的,神的話都是新的,沒有舊的,神與以色列人的盟約雖然脫舊更新,但聖經本身卻沒有新舊之分,全本聖經都是新約召會建造的必要根基,一點一畫都不可廢棄。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42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