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特有的權柄與服事:藉由按手幫助信徒領受聖靈

  使徒的職分僅限於初代召會才有嗎?今天的召會還需不需要使徒?如果今天還有使徒,那麼誰是使徒?使徒職分的記號是什麼?要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必須先從聖經中認識,使徒職分在建造基督身體的過程中到底扮演何種角色。
  首先,就希臘文的字義來看,「使徒」的意思是「奉差遣者」,新約聖經中將「使徒」與「傳福音者」進行了區別,一個使徒通常也是一個傳福音者,但一個傳福音者則不必然具有使徒職分。從使徒行傳的記載中來看,先知職分與傳福音者職分的運作通常只要透過「說話」來進行,但使徒職分的運作卻常常伴隨著「按手」。使徒職分的運作經常與幫助信徒領受聖靈有關,在使徒行傳8章、10章、19章,聖靈降在信徒身上時都有使徒的在場,兩次有按手,一次沒有提到按手,但都強調有使徒親身參與在主分賜聖靈的場合,似乎是把使徒職分當作是分賜聖靈不可或缺的「管道」。
  從行傳8章與19章的例證來看,主藉著傳福音者(如腓利、亞波羅)的職事帶領罪人悔改、信而受浸,因而產生了大批的信徒,但這許許多多的信徒卻還沒有領受聖靈,直到具有使徒職分的人(彼得、約翰、保羅)前來訪問並幫助他們。我覺得這是一幅很美的圖畫,同屬基督身體的不同肢體,按著各人職事的度量盡其功用,彼此沒有爭競、互相需要、互相補足,信徒們也敞開接受不同執事的服事,沒有論斷比較、也沒有分門別類。傳福音者雖然幫助人信入主耶穌,但他們無法幫助人領受聖靈,因為主沒有量給他們那一份功用,需要等待具有使徒職分的人前來補足那個部份。相較之下,近代許多福音派執事存有一大迷思,就是他們或者不在乎信徒是否「領受了聖靈」,或者直接假設眾人悔改信主的那一刻都已經領受了聖靈,因此他們不認為需要有其他具有「使徒職分」的人來補足自己傳福音職分的缺欠,他們相信自己的福音職事已經相當「完備」,已經給予初信者充分的幫助。
  自從20世紀初五旬節運動開始以後,主在各地方興起了一些幫助人「領受聖靈」的執事,他們所作的正如初代召會的使徒們一樣,關切信徒是否領受聖靈,為信徒禱告、為信徒按手,然後看見聖靈降臨在所服事的人身上,就著聖經的用語而言,稱這些人為「使徒」一點也不為過。然而,許多傳統的福音派執事抱持著抗拒的心態,因為他們認為這類的服事只有初代召會才需要,他們拒絕承認自己的服事是有缺欠的,還需要基督身體上其他肢體的功用來加以補足。以李常受弟兄為例,他是個傑出的傳福音者與聖經教師,但他卻不能藉由按手幫助人領受聖靈,因為主沒有量給他那一份,正如沒有量給腓利與亞波羅一樣。但與腓利相比,李常受弟兄缺少接納其他執事(尤其是五旬節派使徒)的寬宏度量,許多信徒受到他這種心態的影響,也跟隨他強調使徒行傳8章及19章的記載僅適用於初代召會,跟隨他自創之「每個信徒都已經在素質一面領受了聖靈」的說法,不肯坦然承認自己「尚未領受聖靈」(這才是聖經的用語)。
  2013年6月7日的今天,你若走訪各地某些高舉福音派神學的召會聚會,你幾乎看不到「使徒職分」與「先知職分」的運作,幾乎看不見給人按手引進聖靈降下的實行,這些事在接受五旬節派職事幫助的召會中已經得到恢復,但在許多固執宗派之見的福音派召會中卻完全沒有,因為他們既然拒絕基督身體上其他肢體的幫助,自以為已經完全,元首基督也拒絕將聖靈澆灌在他們身上,直到他們為此悔改。這正是老底嘉召會的光景。主耶穌站在許多地方召會聚會的門外,其中的信徒卻不知道!他們還誇耀自己什麼都有,有高峰真理,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主耶穌快要把他們從口中吐出去!他們的聚會中雖然滿了「阿們」,但主耶穌自己才是「那阿們」、「那忠信真實的見證人」,他們卻拒絕接受主的使者所作的見證,寧願在自己虛妄的神學思想中繞圈圈,使用自創的神學詞彙來自我安慰,主的靈豈能臨到他們、豈能浸潤他們、豈能內住在他們裏面、豈能與他們調和為一!他們實在是赤身露體,貧窮可憐至極,徒有知識上的富足,卻沒有聖靈裏的豐滿。「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凡我所愛的,我就責備管教;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我與他,他與我要一同坐席。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祂同坐一樣。那靈向眾召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686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