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二十二)

第23章–遵守神的誡命
  神兒女完整的重生經歷,包含了四大環節:A.悔改,B.相信,C.水浸,D.靈浸。(讀者若欲參考完備論證,可以參讀大衛‧鮑森-J. David Pawson-著作的「如何帶領初信者:屬靈接生學」,中文版由以琳書房出版)而在每個神的兒女身上,這四大環節發生的次序雖然不一定相同,卻都必須發生,否則在生命上即不健全。如果缺少任何一項,必受屬靈層面之瘸腿、瞎眼、耳聾等等殘疾的困擾,需要立即補救,儘快得醫治。
  先前我們曾經提到,福音派職事與五旬節派職事在20世紀作出的重大貢獻,接受這兩派職事優點的人會在B項(相信基督)與D項(領受靈浸)得到很好的幫助,但是在A項(悔改)的環節上可能仍然相當欠缺。有些過度強調本身職事特點的福音派或靈恩派教師,對於「悔改」的定義往往並不完全,導致很多人誤認為「悔改」並不包含「立志行善」、「立志遵行誡命」,這些執事(例如李常受)把悔改本身定義成純粹的「轉向神」,而與行為或立志行善無關,這種定義看似精確,其實卻是殘缺不全。根據整本聖經來看,完整的「悔改」包含兩項要素:.1轉向神,2.立志實行神旨意。而且所立的志向愈深愈好,愈強烈愈好。有些教師因為讀到羅馬書7章18節「行善由不得我」的經節,就據此教導人「不要立志行善」,這種教導是曲解聖經、大錯特錯,完全不是保羅的意思。李常受弟兄說:「盼望每位得救的弟兄姊妹,都清楚看見這事,千萬不要立志為善;立志為善常常適得其反。神沒有要求我們立志為善,祂乃是要我們求告耶穌的名。」(摘自「宇宙的奧祕與人生的意義」第四篇,臺灣福音書房出版)這種說法就是強調B項,貶低A項,因為李弟兄誤以為「立志為善」並不包含在「悔改」之內。
  關於什麼是「悔改」,我們不可憑自己隨意解釋,而該詳細查考施水浸者約翰與前來受浸之百姓間的對話,因為約翰正是新約時代第一個傳揚「悔改」的使者,他所傳揚的「悔改」才是完整的悔改。從約翰與百姓的對話中,我們發現並不能將「立志為善」從「悔改」中剔除,百姓也不可能如此理解。約翰關切百姓受浸以後能否「行為與悔改相稱」,並警告他們若不如此就會被神砍下來,不僅如此,他還給予不同身分的人如何行善的指示(路加福音3:10~14),足證「悔改」必然包含「立志行善」。回顧舊約時代的歷史,以色列人為什麼亡國被擄?律法的咒詛為何降在他們身上?從各卷先知書上的見證來看,無非是因以色列人「無心遵守律法」,是因他們「不肯立志行善」。摩西曾在申命記30章預言這些遭受咒詛的子孫說:「我所陳明在你面前的這一切祝福與咒詛,將來臨到你身上,你在耶和華你神趕你到的萬國中,必心裏回想這些話;你和你的子孫若全心全魂歸向耶和華你的神,照我今日一切所吩咐的,聽從祂的話;那時,耶和華你的神必使你這被擄的人歸回,也必憐恤你;耶和華你的神要回轉過來,從分散你到的萬民中,將你招聚回來。」這些預言清楚指明神重新眷臨祂百姓的必要條件:以色列人必須痛改前非、立志遵行律法。為此,即使部分猶太人已經從巴比倫陸續回到應許之地,聖殿也在先知哈該的時代重建起來了,但許許多多的以色列子孫仍然欠缺遵行律法的心志,因此在彌賽亞正式宣揚恩典的福音之前,曠野中仍須有聲音呼喚:「豫備主的道路,修直祂的途徑!」(以賽亞書40:3)這就是約翰叫人「悔改」的職事。
  事實上,我們所追求的「善」並不是根據我們自己的定義,我們所追求的「善」乃是完全根據神的話語,甚至就是神話語的本身。亞當聽見神的話語,只要他立志去行,必能從生命樹果得到實行的能力,無須另外接受分辨善惡的知識。因此,當人悔改的時候,他必須痛改前非,改正亞當起初所犯的罪,就是輕忽神話語的罪,從今日起要立定心志實行神一切的旨意。若非如此,如果一個罪人只像李常受所說的僅僅「轉向神」,而沒有立志遵行神的誡命,那麼這種程度的悔改根本算不上是悔改,這種轉向神也只是回頭一望而已,根本沒有全身轉過來。今天有許多接受這種偏差教導的信徒,他們雖然每天呼求主耶穌的名,卻不願「立志遵行神的誡命」,他們以為只要這樣「喫主、享受基督」,基督就會「自然而然」活出來了。但事實證明,耶穌基督的榮耀與美德很少從這些人身上彰顯出來,原因為何?無非是因他們欠缺完整的悔改。只採納自己定義的「轉向神」。
  因此,在福音派與五旬節派職事的貢獻之外,我們還須接受第三種職事的恢復,這一派職事注重「遵行神的誡命」,姑且稱之為「誡命派」。自19世紀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恢復新約信徒「守安息日」之後,愈來愈多的聖徒們看見遵守誡命的重大意義,20世紀初在中國北方興起的真耶穌教會也接續了守安息日的見證,不敢隨從己意曲解神的話語。值得一提的是,真耶穌教會與其他教派相比,他們在「福音派」、「五旬節派」、「誡命派」三方面的教導都相當重視,可以說是現今少數比較周全平衡的團體,他們自稱「真教會」實在當之無愧(但他們中間有人自以為是唯一得救的真教會,這種想法有違事實)。
  當我們看見「悔改」包含「立志行善」之後,我們還要進一步問:「在遵行誡命的方面,新約信徒與舊約信徒有何不同?」這是至為緊要的問題,因為主耶穌將按「各人的行為」審判各人,我們都該清楚,律法書上的哪些話語我們必須按字面意義遵行,哪些則不必按照字面意義,只要按照靈意去遵行。我們無須長篇大論來討論這個問題,因為從神來的真理往往是非常簡單的。事實上,我們的問題早就在初代使徒的時代獲得解決了!使徒行傳15章確認了外邦信徒無須在肉身上接受割禮,此外律法上的其他重大誡命(包括守安息日)並沒有被提出來討論,可以確定知道外邦信徒並不能不去遵守這些誡命。(假設外邦信徒當時連安息日也不遵守,那些猶太律法主義者絕不會只提起割禮一事,一定會把安息日的問題提出來討論!)因此,「十誡」連同律法上其他的「道德誡命」,都是新約信徒(不分猶太、外邦)必須謹守無違的,我們是誰?怎能自己曲解、迴避、改變神的誡命?我們必須完全滿足律法上諸般義的要求,但不是按規條儀文去遵守,而是發自內心、按照聖靈的教導、憑聖靈所賜的生命去滿足。那麼關於守節期與獻祭的部份呢?這些「禮儀誡命」最初吩咐的對象乃是居住在應許之地的神子民,將來神將所有選民再度被招聚回到那地之後,神的選民仍必恢復這些禮儀誡命的實行,這在先知書上已有預言。但今天那個日子尚未到來,在基督裏的猶太信徒與外邦信徒尚未被主招聚回到應許之地(馬太福音24:31預言的應驗,不要用時代論去解讀),所以我們現今無須按照字面實行這些禮儀誡命,但透過豫表的解釋仍能從中發現許多屬靈的原則,給我們照著去行。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69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