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文明的海洋情結

  歷史告訴我們,文藝復興時期以後,近代歐美世界的強盛,與古羅馬帝國的強盛倚靠的是同樣的因素:海洋與貿易。中國經濟之所以在明朝以後逐漸落後歐美,許多歷史學家皆歸因於明朝以後的「海禁」政策。對照之下,近代歐美列國不僅將古希臘的學術思想發揚光大,產生科學革命、工業革命,他們更徹底學習了羅馬文明富強的重大秘訣:控制海洋、推展貿易。

  義大利、西班牙、荷蘭、英國、美國的海權勢力消長,勾勒出一條彎彎的Z型弧線,將國際貿易的重心從地中海轉移到大西洋和太平洋,左右國際政治的權力中心也從地中海中央的羅馬位移到兩大洋中央的華盛頓。歐美列國在近代以後躍居全球的領導地位,一點不差正是古羅馬帝國的擴大版。

  從西方文明的海洋情結來評斷,中古世紀自稱「神聖羅馬帝國」的政權以及後來自居「第三羅馬帝國」的俄國,都不能算是古羅馬帝國的復興,因為牠們倆都欠缺古羅馬帝國的海洋性格,都是「大陸型」強權,而非「海洋型」強權,後者是等到英美海洋強權崛起了以後才得到完美的重現。

  聖經上早就預言了「羅馬帝國」將會在彌賽亞再臨以前復興在世上。只是有些解釋預言的人,將預言的應驗範圍侷限在古羅馬帝國的版圖-地中海世界,這種解釋難以涵蓋英美二國在末世局勢中的角色,實有很大的缺憾。其實,聖經的預言常常會有「雛形與成形」的雙重應驗,最典型者莫過於但以理書有有關「敵基督」的預言,它曾以「雛形」的型態應驗在公元前170年左右的敘利亞王-安提阿克以比凡尼-身上,將來還會以「成形」的型態應驗在末後三年半的敵基督身上。同樣的原則,關於「七頭十角獸」的預言也是一樣,它先以「雛形」的型態應驗在古羅馬帝國身上,末後世代還會以「成形」的型態應驗在敵基督所統治的超強帝國。我們如果一味地堅持「成形」出現的地理位置會與「雛形」完全一樣,就會得到過於草率、武斷的預言解釋,例如「敵基督一定會出自歐盟」之類的簡單推論。

  聖經中有些預言是指名道姓的,例如耶利米預言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要來毀滅耶路撒冷,這種類型的預言毫無爭議的空間。但另一種預言是沒有指名道姓的,例如有關敵基督的一系列預言,這種類型的預言難免引發解經者不盡相同的解釋,但是哪一種才是「正解」,必須等到預言完全應驗之後才能真正落定。那麼,我們必要問,該如何看待這麼多不同的預言解釋?我認為最安全的態度是,不要輕率地相信任何一種解釋,但要把每種解釋所勾勒出來的「可能性」存放於心,一面謹遵預言揭示的道路行事為人,另一面冷靜觀察世界局勢如何發展,不要盲信特定教派的解經權威。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094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