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十五)

第16章–靈風吹薰:20世紀初期的五旬節運動
  我們該怎麼描述神的靈呢?希伯來聖經的「靈」與「風」乃是同一字,神自己使用了「風」的意象來描述祂的「靈」,提供了我們對於「靈」的基礎概念輪廓。風吹動的時候,人可以聽見響聲,也可以感受到空氣的流動,照樣,神的靈運行的時候,人也不是「不知不覺」的,乃是可以明顯感覺到一股能量的流動,或造成外在環境的異常現象,或激動人產生超乎尋常的表現。
  有些人主張「神的靈運行的時候,人不一定能察覺。」這種說法是說不通的,它好比說「風吹動的時候,人不一定能察覺。」的意思是一樣的。通常當人沒有感覺到風吹的時候,他就不會說有風在吹,也不會說「雖然我現在感覺不到風,但我相信風正在這裏吹。」這種說法等於是一句廢話,是毫無意義的敘述。照樣,有人說「雖然我感覺不到神的靈,但我相信神的靈正在這裏運行。」這也是自相矛盾的說法,已經違背了聖經對「靈」這個名詞的正常使用方式。
  再者,聖經從未要求我們「相信」聖靈正在不知不覺地運行,聖經所要求我們相信的,主要是對於「父神的永恆存在、祂的應許和誡命」以及「主耶穌的身位、工作、和祂與召會永遠的同在」,對這二者,無論我們有否感覺,是否親眼看見、親耳聽見,都應該毫不懷疑地「相信」,而不應該存有絲毫不信。但對於聖靈,神則沒有要求我們「相信一種毫無感覺的運行」,這種相信並不會帶來任何益處,反而會讓人落入不實在的自欺或自滿。
  19世紀的時候,這種對於聖靈運行的「不實在信念」像瘟疫一樣在福音派眾召會中蔓延開來,許多人認為「不憑感覺相信聖靈運行」才是正確的想法,於是普遍不再尋求聖靈運行、聖靈充滿的親身經歷。這種「輕看經驗」的傾向,暗中助長了召會中靈性死沉的光景,信徒只知道冷靜地參加每週的禮拜,不希望別人口中迸發出熱切的讚美,只在意能夠清晰理解並傳講新約信仰的基本教義,卻不再關心聖靈是否真的降臨並運行在聚會和生活之中。(最典型的自我辯解是:因為感覺不可靠,所以不可靠感覺!反正一定有,何必求經驗!)然而,儘管福音派眾召會普遍的情形是這樣,當其中仍有一些勇於批判現狀、指出召會病態的先知或教師。以慕安德烈為例,他在信息中經常指出召會過於世俗化、過於注重神學知識的理解與傳遞,而忽略了真實的屬靈經歷。慕安德烈和同時期許多關切信徒靈性的同工們開始召開許多「特會」,盼能激發信徒對於屬靈生命的渴望與追求,例如定期在英格蘭湖區召開的「開西大會」就是一例。此外,也有許多信徒經常私下或聚集禱告,尋求聖靈澆灌,迫切祈求神復興祂的召會,並繼續將福音傳到地極。藉著這些聖徒們不斷相加的話語職事和禱告祈求,至高的主終於在跨入20世紀之交,賜下了復興眾召會的聖靈浪潮。英格蘭與北美各地都有許多人認罪悔改、信而受浸、並且領受了聖靈的浸,在英國發生了「威爾斯大復興」,在北美則出現了領受聖靈者用方言禱告敬拜神的普遍現象,許多人憑著方言的表顯為確據,很有把握地知道自己已經在聖靈裏受了浸(而不是憑著不實在的信念,如前所述),就像初代召會的門徒們在聖靈裏受浸的情形一樣,許多平凡信徒的生命也因聖靈內住而大大改變,他們的腳蹤走出了20世紀的「使徒行傳」,這些事在「從錫安直到地極」(歌登•賈德納編着,中文版由錫安堂出版)一書中有相當詳盡的記載。
  本文當然不可能在此詳述這些振奮人心的聖靈作為,讀者可以自行參讀詳盡的召會歷史記載,我們在此希望從一個評析的角度來綜覽大概的歷史脈絡,讓讀者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周全地認識聖靈工作的軌跡。20世紀初,短時間之內因有許多信徒按照「五旬節的樣式」經歷了聖靈裏的浸,並且在傳福音與服事信徒的過程中注重傳講並傳遞靈浸的經驗,這些人的職事以及他們所興起的召會後來被許多人稱為「五旬節運動」、「五旬節教派」。(其實他們原來無意自稱一派!)總括來說,近代主恢復的工作自16世紀初至19世紀末為止,對於「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已經有相當豐富的客觀認識與講論,在這方面也產生出許多精闢的論着與感人的詩歌,但在「聖靈」的領受與經歷方面卻仍侷限於相當少數的福音使者或屬靈偉人,一般信徒不是自以為有(其實沒有),就是懼怕追求(害怕接觸到邪靈)。其實,「靈的領受」應當與「對神和羔羊的認識」同時並進、相輔相成,這早已有初代召會為後來世代立下了最好的典範,因此,20世紀初期開始的「五旬節運動」並不是什麼創舉,說方言也不是標新立異,只不過是將「領受聖靈」的入門經歷恢復到一般平凡的弟兄姊妹身上,如此而已。
  絕大部份五旬節派召會並沒有拋棄福音派召會所流傳的豐富遺產,相反地,許多人領受聖靈以後,反而比以往更加熱切追求對於「神和羔羊」的啟示與認識,更加注重「內在生活、敬虔生活、聖別生活」的持續操練,並且更加放膽地傳揚國度福音,憑信前往海外蠻荒之地。因此若將他們與「福音派召會」截然分開,實在是一大誤解,因為他們的行動已經證明他們「比福音派更加福音派」。以20世紀初期在中國北方興起的「真耶穌教會」為例,他們不僅注重領受聖靈的經歷,而且比起其他教派都更注重遵行神的話語、傳揚神國福音,甚至連安息日的誡命也謹守不違。此外,還有受到北美伊利諾州「錫安城」聖靈浸潤復興影響所及的眾聖徒與眾召會,其中有羅炳森師母與吳漢斯牧師,他們都是非常注重實行並傳講「內在生活」的人,聖靈的浸所帶給他們生命的最大意義,乃是讓他們得以真實進入與耶穌基督之間互相內住的奧秘實際。另外,信徒人數眾多的教派-神召會-則承襲了傳統福音派認為「人信主時便有聖靈內住」的「非經驗性教義」,在這種傳統神學背景之上,他們對於靈浸的追求與解釋因此偏向於「二次祝福」、「領受能力」的單方面,他們的五旬宗神學與傳統福音派的神學觀點最為接近,因此常被其他福音派人士誤認為是五旬節派神學的代表,其實還有許多領受聖靈的信徒並不採用神召會偏重「能力」的神學解釋,例如真耶穌教會、錫安堂…等等,對後者而言,聖靈的浸不僅帶來了話語的能力,更帶來耶穌的顯現、內住、以及神在人身上完全的掌權。(那些解讀靈浸的意義偏於能力一面的靈恩派圈內,後來發生了一些放縱肉體或假冒聖靈表顯的事件,導致整個廣義的五旬節運動蒙上陰影,給少數好譏誚的福音派領袖拿來增添話柄,令人感到可惜。)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828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