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十四)

第15章–末後世代的列國局勢與猶太人活動
  但以理從巴比倫王夢見的大人像中看見了人類政權發展的輪廓,其形勢是從統一漸趨於破碎,古時候曾出現許多統一的帝國,但到了彌賽亞再臨以前則呈現「十根腳趾頭」的多頭政局。自19世紀中葉以後,隨著「民族主義」思想的蔓延,這種破碎的形勢加速擴散到世界上的每一個地區,許多地區原來散佈著彼此獨立的部落與地方性勢力,此時陸續以民族主義的大旗成功地統合起來,創建現代化的民族國家,以許多「腳趾頭」的姿態出現在世界各地。受此潮流影響,猶太人在許多民族國家被視為獨行俠而遭到排擠,他們在這些新成立的民族國家中無法融入國家認同,遂有一些猶太人開始構想創建自己的民族國家,在現代世界中確保自己民族的安全與延續,就像世界上其他各民族建國圖強一樣。
  有些神學家把猶太人建立現代國家的歷程解釋成是神的呼召以及祂應許的實現,但若仔細加以檢視,在其中我們幾乎看不到神超然能力的明顯介入,只看到國際政治勢力的角力、屬肉體之人的謀算、刀光劍影的血氣爭戰、以及不公不義的資源分配。這些現象與眾先知預言主用大能再次招聚選民的情景顯然並不相符,那些預言曾將選民末後的歸回比喻有如摩西時代的出埃及行動,將伴隨著神對列國降下的審判大災,而且災難規模之大更甚從前,因此,那些認為「主二次招聚百姓的預言已經實現或部份實現」的解釋並不十分可信。許多福音派神學家受到時代論神學的影響太深,忽略了新約時代「選民」範圍已經擴充包含外邦信徒的事實,堅持將猶太人與召會看作適用兩套不同應許的選民,所以他們才誤以為「主二次招聚百姓的應許」只會應驗在猶太人身上,而與召會無關,他們只關注召會何時「被提」,卻忽略了在被提之前可能會先發生的大規模招聚、遷移至曠野(啟示錄12:14)。時代論神學家相信即使猶太人現今不承認耶穌是彌賽亞,神在舊約時代所發出的應許還是會應驗在他們身上,只因他們是堅守割禮和猶太教的舊約選民。這種時代論神學的觀點變相同意了猶太教拉比否認耶穌是彌賽亞的信念,反而助長了猶太教假先知迷惑人之教訓的發展。猶太人只要堅守律法儀文就能蒙福嗎?這個問題早就被初代的使徒(彼得、約翰、保羅等人)堅決地否定了!但是當代竟有許多外邦教師的神學解釋迂迴地肯定這種說法!神的應許豈可分割成屬靈與屬物質的兩個部份,豈可將它們獨立劃分給兩種不同性質的子孫?這種時代論式的分割完全曲解了神的話語,等於是築起另一道隔斷外邦信徒與猶太人合一之牆,是謬論中的謬論,而它卻印在許多研讀本聖經的註解中,被當作真理精確的講論!
  啟示錄13章11節描述另一隻從地裏上來的獸,牠有羊羔的外貌和龍的說話方式(大龍在伊甸園中就誘騙人類不按字面相信神的話語),這很有可能應驗在某些復興的猶太人社群中,特別是「卡巴拉」教派人士。卡巴拉學者教導猶太人不要按照字面意義去認識摩西五經中的道德誡命及禮儀規條,而該遵循「卡巴拉智慧」,靈然解釋一切聖經上的話語。他們據此認定,人們根本無須獻上物質的贖罪祭物,就可以透過禱告靈修的工夫與造物主的靈力來往相交,這種靈智派的神學思想,徹底否定彌賽亞替人贖罪的必要性,同時更引導他們與空中邪惡的靈體接觸,以獲得更高層次的智慧與能力。近年來,卡巴拉學者積極提出解決人類衝突對立的終極方案,他們認為透過「卡巴拉智慧」的指導,亞伯拉罕諸教(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信徒就能夠超越對立衝突的局面,促進人類世界完美的融合與統一。(卡巴拉教派和那些渴望按字面重建聖殿、恢復獻祭的猶太教派乃是兩種截然對立的神學思想,前者是為將來敵基督廢止獻祭的行動提供虛假的神學基礎,亦即啟示錄13章11~18節所預言的假先知工作,但後者的努力可以視為迎接國度時代來臨的一項預備工作,因為獻祭活動與律法節期的恢復乃是千年國時代的重要特徵。)
  根據今日主流的世界史觀點,19世紀下半葉乃是人類跨入「現代」的轉換時期,但對於認識耶穌再來之預言的信徒而言,許多的兆頭都顯示這恰是人類進入基督復臨前的「末世」時期,當世人沉溺於「現代世界」的無限憧憬時,真召會格外儆醒地要在「末後世代」活出純潔無雜的見證。等候主來的真召會,可以從眾先知的預言中得到亮光,清楚地辨認出世上各種活動在神旨意中的定位,就不至於身陷黑暗或受人迷惑,因此,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中的異象對於末世的真召會實在提供了極大的幫助,正如使徒約翰所說:「念這豫言的話,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時候近了。」(啟示錄1:3)這些預言都是為著末後世代的聖徒們預先發出的,從前因為時候未到,預言的解釋乃是封閉的,歷代的聖徒們難以理解,但如今我們既然已經進入末後的世代,就可以憑著聖靈的光照,解開從前封閉的預言,照亮歷史發展與世界局勢的真實面貌,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我們心裏出現,我們就作得好了。(彼得後書1:19)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42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