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特與我們

塞特長大以後,聽見了他兩個哥哥的故事,一個是殺人的,一個是被殺的,他也知道了父親在他身上的期許,乃是要他接續殉道之亞伯的見證,討神的喜悅。

每個世代的神子民也都是站在「塞特」的地位上,我們今天也不例外。在我們之前,也有兩班獻祭給神的人,一班是跟隨被殺羔羊的見證人,另一班則是組織「宗教裁判所」來殺人的兇手。凡是贊同那些穿著宗教外袍之殺人兇手的人,他們週週所獻的祭物也都和該隱一樣不蒙悅納,他們的結局就像該隱的子孫一樣等候神忿怒的審判。神興起了我們、設立了我們,乃是要我們走亞伯的路,而不是走該隱的路,我們就是「塞特」。

面對著這樣的託付,塞特的態度是什麼呢?自高自大嗎?經上說,塞特給他的兒子起名叫「脆弱必死的人」,而且從那時開始呼求耶和華的名。這個敘述富有深義,因為「人未曾信入的,怎能呼求?」可見塞特從那時開始信入了耶和華。他的呼求不是學習與模仿,不是有口無心的,乃是自心靈深處迸發出來的呼求,是從一個領悟自己脆弱必死的人深處所發出的呼求。

塞特知道自己必須走在作見證的這條窄路上,而不是走在該隱那條通向滅亡的寬闊大路上,當他有了這樣的認識,同時也領悟自己是脆弱必死的,完全無力達到神的呼召與要求。弟兄姊妹,你認識主在你身上的託付嗎?你知道你應當「作耶穌的見證人,將天國的福音傳遍居人之地」嗎?恐怕在神的召會中還有很多人不知道、不認識。然而,塞特知道自己被立是為了哪一條道路,所以當他思想這一切事情的時候,他深深感到自己的脆弱與無能。所以他給兒子取了這麼一個名字:以挪士-脆弱必死的人,然後他就開始呼求耶和華的名,不僅呼求神的憐憫和赦免,更呼求耶和華大能的幫助和供應,好讓他能夠帶領孩子走上屬天的窄路。這就是塞特,也就是我們。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148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