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九)

第10章–福音派召會的海外宣教運動以及召會合一見證的追尋
  聖靈在英語世界引發的福音派復興,使許多人經歷了真實的重生,而歷史上每一個嘗到救恩的甘甜與快樂之人,必從內心深處回應主將福音傳遍居人之地的大使命,18世紀初期恢復的摩爾維亞召會是如此,18世紀後期那些講說英語的聖徒們當然也不例外,他們中間不斷有人獻身於海外佈道工作,不畏艱難地遠渡重洋,前往許多從未聽見真實福音的地區,其中之一就是中國。羅馬教會早在13世紀就差遣傳教士來華,16世紀末期時耶穌會士利瑪竇更成功地進入明朝朝廷活動,結交當時的知識份子,嘗試在中國發展羅馬教會的勢力。然而,這些羅馬教會的傳教士並沒有向中華民族宣揚真正的福音,他們的目的很可能只是想比更正教會搶先一步在中國取得影響力,所以他們的工作大多在宣揚西方科學知識與新發明,藉此博取朝廷人士的好感。因此論到近代首批來華傳道的福音使者,實在不宜列舉這些羅馬教會的傳教士,中華大地上的眾多百姓,還得等到19世紀初期以後,才能從來自英語世界的福音使者口中聽見神純正的福音。
  1783年,英國有一位22歲的青年人作了一個異夢,夢見有一批船隻為著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駛向了太平洋上的眾多島嶼,這個作夢的人名叫威廉・克里,從那時起他就致力於推動海外宣教工作,鼓勵他的同族之民組織傳道機構,支持福音使者前往海外宣揚福音。10年以後,威廉・克里自己帶著妻子與兒女前往印度,此後在印度作工40年,直到離世與主同在。1795年,倫敦傳道會成立,隔年差遣了29位宣教士前往大溪地。此後的100年間,英美地區的福音派召會中陸續成立了許多特定教派或不分教派的差會,宣教士的足跡遍及各大洲,威廉・克里的異夢完全得到了應驗。
  19世紀,聖靈除了激動福音派召會積極投入海外宣教工作之外,主恢復工作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激起神的兒女對於「基督身體合一見證」的迫切追尋與實踐,而這也是每一個真實經歷救恩之樂的兒女內心深處的渴望。18世紀初期曾在恢復的摩爾維亞召會當中產生的合一見證,此時能否重現在英語世界的眾召會中?能否重現在海外新興的眾召會中?這在19世紀以後逐漸成為一個相當重大的核心問題,無論在英美地區或其他地區皆然。召會合一的聲音最初見於主耶穌離世前的禱告,歷世歷代在任何一地的召會之中,神兒女能否持守合一的見證並且彼此熱切相愛,乃是每一個跟從主的聖徒必定面臨的共同挑戰。只是到了19世紀的眾召會中,由於福音派召會教派林立的現象愈來愈擴大,毫無收斂的跡象,再加上許多新興教派更加標榜自己在世代末期的獨特性,自認與眾不同、是被分別出來以帶進世代終結的一群,因此,召會真實合一的議題就顯得更加迫切、刻不容緩。
  自19世紀初期迄今的兩百年間,眾多關心召會合一見證的聖徒們嘗試以不同的途徑促成「真召會」的合一,其中遭遇的失敗與挫折可能遠遠多於成功的例證,然而直到今天仍然繼續有人汲取前面弟兄們的經驗,不斷加以批判檢討,盡力消弭教派之間的歧異與對立,為召會合一的實踐指出具體可行的道路。不僅如此,今天此一合一的議題,更進一步延伸到外邦信徒與猶太信徒二者之間,許多熱切等候主來的聖徒們都同樣渴望在末後的世代看見「一個新人」的成熟與彰顯。本文無法盡述這兩百年內所有聖徒們在合一見證上作出的貢獻或遭遇的挫折,只能根據自己狹窄的眼界列舉兩個較熟悉的教派作為例證,第一是19世紀在英語世界興起的「弟兄會」,第二是20世紀在華語世界興起的「地方教會」,他們為召會合一的見證指出了重要的方向以及可行的作法,他們在實踐過程中遭遇的挫折也值得眾聖徒作為借鏡。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46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