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讀召會歷史的支配性異象–麥子與稗子

  馬太福音13章24至30節,耶穌用「麥子與稗子」的比喻來預言天國在地上的發展,這對有心研讀召會歷史的聖徒提供了準確認識的眼光。

  25節:「及至人們睡覺的時候,他的仇敵來了,將稗子撒在麥子中間,就走了。」這句話應驗在何時?應驗在「人們睡覺的時候」。「人們」必是指十二使徒,「睡覺」是指他們的離世,這句話應驗在使徒約翰離世的時候,約在主後100年,那時撒但就已經開始將假冒為善者滲透到主的召會之中。

  26節:「到長苗吐穗的時候,稗子也顯出來。」這句話應驗較難斷定。長苗吐穗是指召會在世人面前初步顯明的時候,很可能是應驗在第4世紀,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即位的時候,那時召會忍受了兩百多年的逼迫,總算初步贏得了世上當權者的認同,但按照主耶穌的比喻來看,第4世紀時也已經有相當多的假冒為善者混雜在真召會中間了。

  30節:「讓這兩樣一齊長,直到收割。」那些混雜在真召會之中的假冒為善者,他們也自稱是召會,但在主的眼中卻從來都不是。稗子一直都是稗子,不會因為它向世人宣稱自己是麥子而變成麥子。因此,研讀第4世紀以後的召會歷史時必須仔細分辨,分辨真召會與假召會,就是麥子與稗子之所指。假召會逐漸累積屬世的財富,並在政治上取得影響力,但真召會卻退居為貧窮與隱藏的少數,甚至受到假召會的逼迫,正如稗子排擠麥子的生存空間一樣。「收割」的時候就是主再來時,因此直到主再來以前,這種真假並陳的現象絕對不會消失,主對於僕人的吩咐乃是要他們忍耐等候祂來(不是要他們寬容或接納稗子)。

  聖經從不避諱地說出那些假冒為善者的惡行,從該隱開始,直到最後一次列國的背叛為止,他們每一個世代敵擋神、逼迫聖徒的行為,都被記在聖經的歷史或預言中。因此,一部合乎聖經水準的召會歷史著作,應當負責地指出那些稗子的特徵與活動,清楚地辨別真召會與假召會的不同,不該因為害怕逼迫而矯情寬容、掩飾虛假、避而不談,這絕不是真正先知的作風。

  近代許多有心走在真召會道路上的聖徒們,他們在回顧召會歷史時不留情面地指出假召會的罪惡,這是值得肯定的;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們往往容易落入另一種偏差的極端,就是以為真召會是從近幾百年才重新出現,甚至以為從自己教派的開創者才開始出現,所以只有他們那個團體才是「主的恢復」(例如深受李常受神學影響的眾地方召會),才是「唯一得救的教會」(例如真耶穌教會),這些狹隘的觀點都不合乎聖經,它們明顯牴觸了「麥子與稗子」的比喻。

  聖經怎麼看呢?聖經說,麥子一直都存在,從來沒有墮落過,因此也不需要「主的恢復」,而且「真教會」也不是20世紀初期才在中華大地重新出現,事實上她一直在不同的時代和地方存在著(無論其密度或離散度高低),雖然隱藏不為人知,但卻從來沒有斷絕過。今天,我們既然追求並渴望看見真召會的完全合一,那麼一個合一的「召會史觀」絕對是有其必要。當我們探求真召會的歷史時,絕對不能僅僅侷限於自己教派的狹隘歷史,像李常受弟兄自我侷限的「恢復史觀」那樣。如果我們緊緊抱持狹隘的教派歷史,那麼「真召會」的合一就永遠不能發生在我們身上。歐美地區眾召會中有許多人認為「召會的合一」主要取決於神學見解的統一,但我認為歷史觀點的統一才是真正決定眾召會能否合一的關鍵因素,假召會雖然可以在許多神學見解上與真召會趨於一致,但二者的歷史觀點不可能一致,所以也絕對不可能合一。

  但願「麥子與稗子」的比喻深深烙印在我們心中,成為我們認識召會歷史的支配性異象,這種合一的史觀必定有助我們接納一切神學見解相異的「麥子」,消除真召會內部不同教派彼此疏離的現象,我們就不再重蹈閉關弟兄會的可悲道路。



2 Responses to “研讀召會歷史的支配性異象–麥子與稗子”

  1. 很有啟發性的看法!!

  2. 在某地「召會」受浸,從週一到週末天天參加「晨興」,主日週週準時到,週三休假剛好可參加晚上的「禱告聚會」,只有小排因為工作的關係無法到,但是我也「開家」由我家姊妹負責,請分區到我家小排;也曾經「接待」外地來相調的弟兄姊妹。
    這樣努力的過「召會生活」,目的是信仰耶穌,成為一個基督徒。可是,經過將近半年的時間,我完全沒有已經成為基督徒的感覺。因為,不管是「晨興」、禱告聚會、主日,全部都是「晨興『剩』言」,從來沒有聽過「前輩」為我們講解《聖經》,「召會」裡面也沒有安排讀經、查經的活動。
    在「召會」,《聖經》只不過是被「晨興利用的『剩言』」,我強烈感覺到《聖經》被「召會」刻意的「扭曲應用」,如是而已!
    對於「晨興『剩』言」荒謬,以後再一點一滴的剝「畫皮」。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105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