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六)

第7章–兩個國度、兩條道路、兩種結局
  自15世紀文藝復興運動開始後的三百年間,西歐地區人們的宇宙觀、世界觀、宗教觀、價值觀都發生了相當大的改變。從前被奉為最高權威之羅馬教會及教皇的教訓,如今被愈來愈多人們斥為迷信和無知。宗教改革與科學革命分別在不同面向給予羅馬教會重重的打擊,許多知識份子回顧這段歷史時,無不對於中古世紀教會(其實是冒牌貨)攔阻人們認識「真理」的作為感到義憤填膺,英語世界的學者首先在書上評論,將15世紀之前一千年的時期貶為「黑暗時代」(羅馬教會則不同意此說,將中世紀稱為是宗教與社會和諧共存的美好時代)。科學家們受到古希臘哲學的感召,無不以揭示宇宙萬物中的運行規律為使命,並且相信宇宙法則可以用簡單明瞭的數學語言來加以表達。1687年7月,科學家牛頓在英語世界發表了他那著名的論述,以數學的形式提出了萬有引力定律和物體的運動定律,他遂成了當時期科學革命之集大成者,以及近代物理學典範的開創者。如今,只要是一個具備中學程度數學能力的14歲孩童,都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利用牛頓的公式預測出物體自高樓落到地上所花費的時間,而且不會有人因他作出正確預測而感到有何驚奇。自然科學真理的發現給那些篤信宗教的人們造成一種印象:「哦,原來聖經沒有說出宇宙間全部的真理,許多還有待科學家的努力研究。」18世紀的知識份子大多對於人類的「理性能力」抱持樂觀與厚望,認為只要持續憑著理性能力進行科學研究,人們必定能夠發現支配自然與社會的內在法則,藉以建構出一個光明、理想的世界,根本無須期望上帝的介入。
  這種想法很快就受到許多更正教徒的歡迎,這些教徒從未在生命中經歷過神話語的大能,他們每週參加教會禮拜得到的只不過是一種「虛幻的慰藉」,卻未曾在神的話中經歷祂拯救的大能、醫治的大能,所以他們靈性與道德仍然低落,言語及行為仍然敗壞,生病了只能求助於地上的醫生,而不倚靠神的能力。所以現在,當他們看見科學進步可以帶給他們物質生活水平立即的提升,他們當然欣然前來擁抱這套「啟蒙」思想。大部份的人們雖然擺脫了宗教傳統的迷信,卻沒有在神話語穩固的基礎上建立真實的信心,於是在啟蒙思想之風的吹拂之下,他們很快充滿了不信的惡心。18世紀初期的英格蘭,就像當時世上其他大部份的地區一樣,很少有人在神的話裏經歷了真實的重生,大部份人雖然都是「教會」的教友,嬰兒時期即已受洗,但許多人一生從未真實悔改信主,他們不認識耶穌,耶穌也不認識他們。(但官方教會的牧者竟向這些人保證他們將來必有永生!這就是那些自稱教會卻非真召會者的一貫虛假。)
  然而,主恢復的水流並沒有停滯在新生鐸夫和那一班合一的弟兄們身上,當祂將聖靈澆灌在他們各人身上不久,就差遣他們前往世界各地宣揚福音。1736年秋天,一艘開往北美新大陸的船隻上載著一些來自摩爾維亞的弟兄們和他們的家眷,航行途中遭遇暴風雨無情的襲擊,整船的人無不陷入極大的恐慌,但這些親愛的聖徒們竟然安然唱著讚美詩!這幅景象所內含的強烈反差,在年輕的約翰衛斯理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因他自己同樣是要前往美洲傳道,但在狂暴風雨之中,內心卻缺少真實的平安。(這正是當時基督教會許多傳道人的真實寫照,更遑論一般所謂的平信徒。)約翰衛斯理結束短期傳道工作返回英格蘭以後,繼續參與在倫敦的摩爾維亞弟兄們之聚會,在一次聚會中他經歷了因信稱義、罪得赦免的平安,又在另一次的聚集禱告中領受了聖靈的浸。約翰與他的兄弟查理,以及另一位同伴懷特腓,開始憑著聖靈的能力,向英語世界的人們傳揚耶穌為福音,帶領多人經歷了真實的重生,並且追求完全聖別的生活。就這樣,聖靈的水流有一道流到了英語世界–這個將要在各方面引領世界發生變革的火車頭,將許多人從地上必朽壞的事業中分別出來,歸於神永遠的旨意,一同追求那永不衰殘的生命冠冕。
  17至18世紀遷往北美洲的移民中間,有一些是清心愛主的基督徒(比例可能不高),他們是為逃避官方教會的逼迫而前往新大陸,盼望在大西洋彼岸能夠自由實行所看見的真理。除了這些人以外,有更多人是帶著「美國夢」前往,尋求屬世的財富和土地,冒險前往新大陸拓荒,希望能夠擺脫劣勢、從社會底層翻身而上,其中也有不少猶太人。到了18世紀後半葉時,這些移民者的後代已經累積了相當可觀的土地與財富,他們不惜使用武力來捍衛自己的私有財產與政治權力,於是在1776那年聯手背叛了英國政府的統治,又在1787年以後制定憲法、選舉總統,建立了統一的新政府。據說歷屆美國總統都會在就職時按手於聖經進行宣誓,這一舉動固然反映出基督宗教體系在該國的政治影響力,但美國人雖然將獨立革命渲染成是爭取民主自由的偉大行動,卻只能搏得虛假宗教人士的稱讚,而得不到神的稱讚,因為耶穌自己卻從未指示他的門徒從事流血革命。美國人後來在他們一元鈔票的上面印出了「我們信神」這樣的一句話,讓人誤以為其國家領導者是一群敬虔的基督徒,其實那張鈔票的其他部份還伴隨著「共濟會」的符號與圖像,由此就可得知是誰掌握美國政治的權力核心,是共濟會會員,而不是耶穌的門徒。(在一個像美國這樣由資產階級所領導,根據民主共和理念建立起來的國家,賦予了每個公民高度參與政治的權利,包括選舉議員與國家領袖,以及參與政黨活動,這使基督徒涉入政治的機會比從前大幅增加。在政教分離的美國,雖然沒有「官方教會」存在的可能,但不同教派的獨立教會仍可能因涉入政黨政治,重蹈歐洲官方教會與世聯合的道路。)
  綜觀亞當離開樂園以後的人類歷史,我們可以得到鮮明的印象:自從人類第二代(該隱、亞伯)開始,人們就走在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上,發展成兩個互相反對的國度,一個國度是由撒但統治,另一個國度則是由神掌權。神容許撒但的國度暫時存在,而沒有立刻將它廢去,容讓世世代代人們的子孫自由選擇。末後的世代是撒但國度要空前繁盛的時候,牠也會自稱是神的教會來迷惑神的子民,神的子民需要靠著先知預言的幫助,如同點亮的燈一樣照在暗處,免得一不小心就受欺騙,失去了得勝者的冠冕與獎賞。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88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