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四)

第5章–真召會的合一以及她與虛假宗教體系間的鴻溝
  早在20世紀初五旬節運動普遍展開之前180年,恢復的摩爾維亞召會就領受了五旬節靈浸的經歷,強而有力地向世人見證,路加筆下初代召會的生命經歷和能力並沒有成為陳舊往事。然而,若要一一追述弟兄們領受靈浸之後的佳美腳蹤,就算再使用十部使徒行傳的篇幅來敘述也是無法容納的。無論我們今日置身何地,在我們身上的迫切需要並不是獲取更大量的屬靈知識,我們所迫切需要的乃是求主帶領我們進入這一道主恢復的聖靈水流。神的話語在哪裏被人傳揚,神和羔羊的寶座在哪裏被人尊崇,真正召會的見證就有可能在那裏彰顯出來。主恢復的水流(註1)不是以特定職事或工人的影響範圍來界定的,主所恢復的真召會(註2)乃是歷世歷代隱藏種子的聚集與彰顯,在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18世紀初期,那些聚集到「主護村」之聖徒們所曾遭遇的宗派危機,後來也陸續發生在世界各地渴望專一實行聖經真理的神兒女們中間,但不是每個地方召會都遇見一位像新生鐸夫那樣謙卑睿智的僕人,即使有,也不是每個教派的聖徒們都願意完全順從聖靈的帶領,除去自身上一切攔阻與眾弟兄合一相愛的絆腳石。因此直到今天,在官方教會以外的眾多獨立教會中間,仍然難得看見在一個地方上完全合而為一的召會見證,像恢復的摩爾維亞召會那樣發光照耀。
  然而,主耶穌為眾召會祈求合一的重大禱告並沒有停止,祂今日仍然渴望看見主恢復水流中的各教派弟兄能夠像1727年的那班聖徒們一樣,持定召會建造的唯一基礎,就是元首基督,在祂裏面同心合意,被同一位聖靈所浸潤,將國度的福音繼續傳遍居人之地。
  根據我們迄今為止的歷史回顧,我們可以將一切「官方教會」比喻為冒牌貨,而改教運動的目的是想改良這件冒牌貨,改良她所傳講的教訓。但對於歷世歷代忠信跟隨耶穌的見證人而言,他們既不要冒牌貨,也不要冒牌貨的改良品,他們不同意只是換一張羊皮,而是要求從裏到外的轉換,他們要走「真召會」的道路。而兩千年來,「真召會」其實一直都存在,從來沒有中斷過,只是長時間被冒牌貨打壓,隱藏、分散在各地,不被世人所知,他們的見證不太顯明,直到末後的世代才又重新聚集合一、大大彰顯在地上。「真召會」的歷史與官方教會一點沒有關係,二者走的根本是兩條道路,前者也從來沒有「改教」的必要,只要繼續不斷持守真理。「主的恢復」不是宗教改革,不是要去改良冒牌貨,而是要將神所有的選民帶回到神話語的真實裏,在虛假的宗教體系以外顯出耶穌的見證。這就如同主耶穌來到地上,也不是來作改教的工作,耶穌根本無意改良猶太教,讓猶太教變得更加合乎真理,新約職事的本質上是要將神的選民從假冒為善的宗教體系中分別出來,使人經歷完整的重生、構成真正的召會。
  世人會將「真召會」視為整個基督宗教體系的一個派別,這就像他們將「人類」視為猿猴演化而來的一個物種一樣,這種認知是出於他們自以為是的分類學知識,我們不必感到奇怪。然而神造萬物,各從其類,因此,我們必須清楚自己是誰、自己不是誰,免得受人的說法迷惑;我們不是猿猴,也不屬於虛假宗教體系,我們是神所創造並救贖的人,我們渴望走在真召會的道路上,就像李常受弟兄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主的恢復與基督教之間的鴻溝愈寬大愈好。」真召會與虛假的基督宗教體系既然走在兩條本質孑然不同的道路上,我們絕對不能期望二者會有合一的可能,二者之間的鴻溝確實愈寬大愈好。(但我們不採納李弟兄為主恢復所界定的狹隘歷史,而是不分教派、不分年代,將一切渴望專一順從神話語的神兒女都歸屬於主恢復的水流,統稱為真召會。)

註1:「主的恢復」雖然是由20世紀的李常受弟兄所發揚出來的名詞,但「主的恢復」絕對不是由那些高舉李弟兄和他同工教訓的聖徒們所獨占的,這是極易明瞭的事實。使用「主恢復的召會」這一名詞來追述召會歷史確實有其實益,它非常適於用來描述一班不願加入任何官方教會,也不願持守某些獨立教會的宗派意識,只願專一遵從神話語、持守合一見證的聖徒們,因為對這些人而言,將他們歸類到羅馬教會、東正教會、更正教會等範圍都不適切。我們不必拘泥於當事人(例如新生鐸夫)是否自覺地使用過「主的恢復」這種說法,只要他們實質身在恢復的水流中便足當之;另一面,我們也不要以為當代所有自稱是在「主的恢復」流中的地方召會都是名實相符,因為其中也有許多徒然高舉虛名者,實際上早已陷入了閉關的宗派主義。

註2:相較於李常受弟兄慣用的「主恢復的召會」之說法,我覺得另一班聖徒(真耶穌教會)提出的「真召會」之說法或許更貼近真實。「主的恢復」可能仍帶著「召會曾經墮落,所以今日需要被恢復」的意涵,因此,「恢復」之用語比起「改教」其實相去不遠,沒有將真召會的道路與官方教會的道路進行徹底的區分。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34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