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三)

第4章–自稱的教會或真正的召會
  真正的召會一開始就與羅馬教會有著本質上的不同,與路德及喀爾文等人開創的更正教會也不相同。羅馬教會與更正教會等等「自稱的教會」並不是聖經啟示中的「召會」,特別在對待「政治權力」與「財富」的方面,這些自稱是教會的人們行為卻與耶穌的教訓背道而馳。「自稱教會」贊同教徒爭取政治權力,鼓勵教徒積攢錢財,但「真召會」則對這些事物採取消極與逃避的態度。對於那些渴望恢復到神旨意中的召會而言,他們留在世上的唯一使命乃是靠著聖靈的能力,將福音傳遍居人之地,至於參與政治或累積財富則不屬於主呼召門徒當走的窄路。自稱教會者認為捍衛自己的所有物乃是合法且正當的權利,但真召會則不視任何財物為絕對私有,也不使用任何形式的武力(包括訴訟)來捍衛私有財產,他們只在乎完全並絕對地遵行救主耶穌的山上寶訓。這樣一班清心愛主的耶穌跟隨者,從第一世紀真召會建立以後就從未斷絕過,他們的見證與16世紀路德等人在官方教會領域的改教並無直接關係,二者乃是走在不同的道路上,改教運動也沒有帶給真召會直接的幫助,因此視他們為更正教的一員絕對不合事實。
  早在路德改教之前一百年,波希米亞地區(今捷克一帶)的殉道者-胡斯(1415年殉道)-身後就聚集了一班「合一的弟兄們」。他們不願為了屬世福樂而與羅馬教會妥協,但也不願加入對抗者(主張對抗羅馬教會之地方權貴)的陣營,於是拋棄了城市地區的舒適生活,逃入波希米亞東北部肯瓦山谷的一個村莊裏。他們在那裏繼續教育兒女專一順從神的話語,遵守救主與使徒所傳授的愛之誡命,遠避偶像與屬世的享樂。此後有一百年間,他們和他們的兒孫在谷中過著較為安寧的日子,直到16世紀改教的火燄在德意志與瑞士等地區燃起以後,羅馬教會的勢力深入這一平靜的村莊,他們再度放棄武力對抗,拋棄居所和田地,攜家帶眷逃往波蘭。1564年新皇帝馬克西米利安二世即位,他表面上宣誓效忠羅馬教宗,私底下卻保障更正教派與其他不加入官方教會之人民的信仰自由,馬克西米利安二世執政的12年間營造出路德改教衝突爆發後的暫時和平,「合一弟兄們」的人數此時也在波蘭、波希米亞、摩爾維亞等地區多多繁增。然而,就在人數增加的同時,他們中間有人逐漸與地方權貴的政治勢力靠攏,轉向了更正教的路線,嘗試將波希米亞等地的羅馬教會改變為更正教體系。1609年,波希米亞的權貴促使當地國王簽署了宗教自由憲章,那些加入更正教路線的弟兄們自以為贏得了政治上的成功,此後可以高枕無憂地居住在城市地區。不料,羅馬教會的耶穌會士於1620年集結軍對前來攻擊布拉格城,並且大獲全勝,將城內27名支持更正教的權貴人士斬首示眾,自由憲章頓時化為一張廢紙。據說當時有三萬六千人逃離波希米亞與摩爾維亞,四散各處,而此次流血事件的慘痛教訓,致使這班弟兄們後來堅持不再加入更正教的陣營,寧願謹遵救主的教訓,在曠野中持守合一的見證。此後又有一百年間,「合一的弟兄們」四散在各地,隱遁於荒野山林之間,接續著一千多年來隱藏之殉道種子的腳蹤,不為世人所知(由此可以再度證明,真召會實在與改教沒有承繼關係,改教運動本身並沒有給真召會的見證帶來直接的幫助)。
  1700年5月,德意志東南部薩克森地區的貴族家庭中誕生了一名小男嬰,名為「新生鐸夫」。男嬰的生父在他6周時去世,4歲時母親改嫁到另一個信仰敬虔的家庭,將男孩留給外祖母和阿姨照顧。男孩的母親與外祖母皆深受敬虔運動領袖施本爾等人的影響,他從小就在這些敬虔聖徒的薰陶下成長,預備將來成為主手中一個貴重的器皿。新生鐸夫在童年時已將自己奉獻給主,矢志終身事奉神,少年時進入日耳曼地區敬虔派的事工中心-哈勒-就學,曾寄讀於富朗開為孤兒辦設的學校。新生鐸夫後來進入威登堡大學攻讀法律的期間,初次遇見了來自摩爾維亞的「合一弟兄們」,他深受他們裏面傳揚福音之熱火的感動,並且稀奇他們竟能對於所有神的兒女,不分教派、一視同仁。新生鐸夫在大學畢業後的遊學期間,再次受耶穌捨己的愛所感動,決心遠離一切屬世權力、財富、名聲的追求,終身專一事奉主,那時他大約19歲。返鄉以後,他向外祖母買下一處莊園,與新婚的妻子住在其中,一同操練實行敬虔生活。1722年間,22歲的年輕伯爵遇見了一位訪客,請求他提供地方收容飄流各處的貧窮聖徒,新生鐸夫在愛中欣然答應了他的請求。此後不到5年之間,新生鐸夫接納聖徒們前來居住的地方已經超過200人,各有不同教派背景,其中也有一些來自摩爾維亞的「合一弟兄們」。隨著人數的增多,以及互動頻率的增加,這群來自不同教派背景的聖徒們很快就引發了一些神學上的爭辯,例如受浸的方式、嬰兒受浸的效力、喀爾文的救恩預定論…等等,造成他們可能彼此疏遠的宗派危機。
  所幸,年方27歲的伯爵有如建造聖殿的所羅門一樣,從神領受了治理以色列民的智慧,在1727年春天的時候,挨家挨戶與每一位聖徒懇談,耐心傾聽他們的聲音,並盡力從中確立交通的共同基礎。1727年5月12日那天,新生鐸夫邀請了各派的聖徒齊聚一堂,當眾宣讀已由眾人同意順從的公約,會中每一位聖徒再度將自己奉獻給神,允諾作救主的真正跟隨者,順從聖靈的教導和帶領,在地方上彰顯出召會合一相愛的見證。隨後,那地的聖徒中間選立了十二位長老,並建立起一同讀經和禱告的聚集,他們堅定持續、同心合意地禱告了90天左右,為了會眾中還沒有經歷重生的孩子們禱告,也為了一同領受聖靈的浸而迫切禱告,直到8月13日,他們聚集擘餅的日子,主從天上成全了他們的所求,將聖靈豐滿地降在等候的人身上,像當初五旬節的日子澆灌在耶路撒冷召會眾人身上一樣。(註1)

註1:關於恢復的摩爾維亞召會之記事,中文讀者可以參讀橄欖基金會出版的「當聖靈降臨-摩拉維亞復興之火」,其書的附錄部分同時也被刊印在提比哩亞出版社出版之「見證的火炬-二千年教會的屬靈歷史」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30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