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近五百年歷史大事評析(續二)

第3章–猶太銀行家的崛起與羅馬教會勢力的敗退
  在我們回顧18世紀「恢復的摩爾維亞召會」合一見證出現歷程之前,我們還要略花時間來探究17世紀世界局勢的重要發展,特別是猶太人社會地位的顯著改善。在改教以前的一千多年期間,羅馬教會勢力範圍內的猶太人一直過著受盡歧視與逼迫的生活,即使到了更正教會成立以後,許多改奉更正教的地方仍然逼迫猶太人。這種情形在屬路德派教會的日耳曼地區並無改善(即使到了20世紀,納粹統治之下的德國官方教會仍有許多人默許屠殺猶太人的邪惡政策),這種情勢要到一些接受喀爾文神學思想的地方才出現明顯的改變。根據喀爾文的救恩教義,歷世歷代以來的每一個罪人,包括每個預定得救的人在內,都是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共犯,因此外邦人毫無立場指控猶太人是唯一殺害基督的兇手。因此,在那些接受喀爾文教導的更正教地區,許多外邦人開始反思並調整從前對待猶太人的錯誤方式,取而代之的是對猶太人包容、友善、合作的態度,這種現象在深受喀爾文神學影響的荷蘭地區最為顯著。荷蘭地區的地方權貴在16世紀下半葉成功掙脫了西班牙擁護羅馬教會之政治勢力的控制,並且採用喀爾文主義作為各地方教會的主流教義。一時之間,歐洲大陸各地的猶太商人,攜家帶眷、連同可觀的財富湧入荷蘭,他們極其精明地將財富投資在這個新興的國家,創立現代化的銀行業與保險業,荷蘭當地權貴也樂意與他們合作,利用猶太銀行家經營的金融體系支持來強化軍備,結果使小國荷蘭一躍成為17世紀的海上霸權,小城阿姆斯特丹也變成當時代歐洲的金融貿易中心,猶太商人這一成功的「投資」使他們開始躋身於往後四百年歐美資本主義強國的權力核心,並為猶太民族的復國預備了強而有力的國際政治環境。猶太銀行家的影響力自17世紀開始日益上升,絲毫不因後來宿主荷蘭海上霸權的易手而趨向沒落。
  大體而言,17世紀的更正教官方教會是與猶太商人站在同一戰線,而以羅馬教會和所屬的耶穌會為他們的共同敵人。雙方各自依附於不同的政權領袖,而在大陸上與海洋上展開了世界霸主的爭奪戰。猶太人的主要工具是他們主導創立的金融體系,而耶穌會的主要管道則是各國的教育體系。在這種對立的形勢下,荷蘭、英格蘭、新英格蘭(發展為後來的美國)地區的喀爾文派更正教徒樂意與猶太人締結長久的友誼,因為這些新興的海洋霸權在擴張勢力的同時都極需雄厚財力的支持,而猶太人則抓住這一有利的機會,迅速擺脫長久以來在歐陸各地遭受迫害的劣勢處境,在荷、英、美等海洋強國生根茁壯。對於猶太銀行家而言,一個奠基於民主、自由等價值的資本主義社會體制,最有利於他們的生存和發展,因此他們也投注資金鼓勵人文思想及啟蒙思想的推廣,並透過「共濟會」的運作來改變各國的政治體制,這些作為使得羅馬教會與耶穌會的影響力遭受挫敗,從西班牙海權的沒落開始,到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達於高潮。法蘭西一夕之間變成政教分離的世俗國家,羅馬教會在她境內的財產都被充公,羅馬教宗在歐洲的政治影響力只剩下義大利半島、伊比利半島與中歐部分地區,其他地區都已拱手讓人,而猶太銀行家在整個過程中可說是暗中推波助瀾、功不可沒。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065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