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充滿、向神癲狂

  當你把一個杯子加上蓋,蓋上刺穿一個小孔,放在水龍頭底下注水,此時即使把水流開到最大,水流仍只能以極緩慢的速度通過小孔,滴入杯中,水可能滴了一整天還不能充滿杯子;但當你將杯蓋整個除去,杯子完全敞口接受水流,那麼不到一秒的時間,杯子就會完全被水充滿,而且不斷滿溢出來。

  我們經歷聖靈的充滿與浸潤也是這樣。那些加蓋穿孔的杯子,就好像許多人長年持守著參加禱告聚會的習慣,但心裏卻壓抑自己可能因聖靈降下而產生出的癲狂表現(例如身體震動、唱靈歌、說方言),所以聖靈「滴入」他們裏面的速度非常、非常緩慢;那些挪去杯蓋,向水流完全敞口的杯子,就像是使徒行傳二章耶路撒冷的一百二十位門徒、十章的哥尼流及其同伴、十九章以弗所的十二位門徒,他們才剛信主不久、跟隨主不多年日,就豐豐滿滿地從主領受了聖靈的浸。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在主的名裏聚集禱告,應當是向神癲狂的禱告。如果你所參加的禱告聚會不是在主的名裏聚集,而是由某某弟兄按照教派的規矩來帶領和控制,這樣的禱告聚會必像一群蓋緊杯蓋者的聚會,即使聚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與會的人員還是可能從未經歷過聖靈的浸。親愛的弟兄姊妹,神應許我們的不是「聖靈的滴」,乃是「聖靈的浸」!你無須死守那種壓抑聖靈、反對你向神癲狂的聚會,你應當與那些願意向聖靈完全敞開的同伴「自行聚集禱告」。

  當代在中國大陸興起的「家庭教會」,實在是初代召會模式的重現。弟兄姊妹不需要等待任何「神職人員」來主持聚會,他們乃是挨家挨戶、一個家一個家自行聚集。雖然因受逼迫與打壓的緣故,他們的聚會不能公開舉行,也無法統計人數,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樣的環境使得福音在當代的中國大陸,得以在一個完全有別於歐美世界的乾淨環境中生長結實。歐美世界自第四世紀的宗教自由環境,使得基督教完全走向了畸形的發展。但主定意要在中國這塊處女地恢復祂起初的見證,所以祂在大陸上興起了共產黨的政權,驅逐了孫中山先生汲取希臘羅馬精神建立起來的民主共和體制。比較這六十多年來,耶穌福音在海峽兩岸的興旺程度,就可以證實苦難的環境(而非安逸的環境)更適於神話語的擴展。台灣的眾召會居於安逸,許多聖徒早已習慣了蓋緊杯蓋的宗教生活,無法自拔。願意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向聖靈水流完全敞開的器皿實在少之又少,而這些願意完全敞開、向神癲狂的器皿,大多集中在「真耶穌教會」。然而無論置身何處,這些器皿都有下述共同的特徵:他們重視遵守神的誡命,遠過於遵循宗教規條;他們渴望實行神的旨意,不惜捨棄名聲和性命;他們迫切祈求聖靈充滿,棄絕世俗的情慾和享樂。他們就算自稱「真教會」,也可說是當之無愧。在台灣的真耶穌教會多年來受到宗教人士許多的誤解與批評,但這有何妨呢?因為主認識那些愛祂的人,將聖靈豐滿地傾注在他們身上,也知道誰是惡言惡行的假冒為善者,有忿怒的審判為他們存留。

  筆者自己是在「長老教會」悔改信主,直到今天最常參與「地方召會」的聚會,但我也曾參加真耶穌教會的聚會,並且相當讚賞他們的見證。末後的世代,主迫切要得著的就是這樣一班遵守誡命、又被聖靈充滿的見證人,奠基於初代召會那種挨家挨戶的模式,彼此相愛、彼此建造。你若願意挪去杯蓋,在聖靈裏向神癲狂,就必親身經歷主在福音書中的預言:「人若因我的緣故,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喜樂歡騰!因為你們在諸天之上的賞賜是大的!原來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馬太福音5:11~12)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06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