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探「安息日」、「主日」、「教會」、「召會」之區分由來與意義

  據考究,第二世紀以後的基督徒,已經普遍形成了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敬拜主的慣例,當時基督徒已經開始稱呼這一聚會的日子為主日(希臘文讀音kuriake hemera)。「教會」(英文church)這個名詞的來源正是來自希臘文之「主的」(希臘文kuriake),也就是「主日」中的「主的」一詞。

  在第二世紀的基督徒語言中,「召會」與「教會」這兩個名詞是含有兩種不同的意義。「召會」(希臘文ekklesia)意指「蒙召的會眾」,而「教會」(希臘文kuriake)則特指「主日聚會」。當代安息日會的教師解釋說,初代召會是把安息日當作主日,而非把七日的第一日當作主日,這樣的說法缺少明確的證據。從第一世紀著作的文獻來看,以後來編入新約聖經的四福音書、使徒行傳、致眾召會或特定聖徒的各卷書信為例,「主日」這一名詞僅僅被使用過一次,就是在使徒約翰所寫下的啟示錄第一章中,而且單憑這裏實在難以斷定約翰所指的是哪個日子。由此可見,第一世紀的召會並沒有用「主日」來代稱「安息日」的說法,甚至可以說「主日」與「教會」在當時的基督徒之中還尚未成為常用的詞彙。

  從第一世紀著作的文獻中看不出各地的基督徒是否習慣在哪一天聚集敬拜主,最初在耶路撒冷的召會似乎是挨家挨戶、天天有聚會,並沒有特定只在七日的第一日才喫餅喝杯。召會在七日第一日聚會的習慣,最有可能是在福音廣傳至外邦世界後才逐漸形成的。到了第二世紀時,外邦信徒的人數已經超越了猶太信徒,而在外邦世界大多數的地方召會中,不但沒有像初代的耶路撒冷召會那樣實行凡物公用,同時也沒有延續那種挨家挨戶、天天聚會的習慣。各地召會自行根據眾聖徒便於聚會的時間聚集敬拜主,而七日的第一日就成了許多地方召會共同的選擇。為什麼選在七日第一日?主要原因可能有兩個。第一,這天是耶穌復活的日子,富有象徵意義;第二,羅馬帝國境內的多數人民習慣在這天(他們稱之為太陽日)停止工作,將此日用於休閒活動或宗教活動,因此多數帶職的基督徒在這天也無須上工。當這個習慣逐漸通行在眾召會中以後,外邦信徒就開始使用「主日」(kuriake hemera)來稱呼這個特別的日子,而這群在「主日」習慣聚集敬拜的子民,也自然而然開始自稱或被外人稱呼為「教會」(kuriake)。

  羅馬帝國在第四世紀公開支持「教會」活動,並立法公佈「太陽日」為「全國法定休息日」,此舉更加鞏固了眾地方召會在「主日」聚集敬拜主的習慣。自此以後,「基督教徒於主日上教會」的印象,已經相當牢固地刻印在世人心中,而「教會」(kuriake)這個在初代召會文獻並未被使用的辭彙,此時也逐漸取代了「召會」(ekklesia)成為世人對於信奉耶穌之人群的通稱。

  那麼,召會是否仍將安息日分別為聖呢?第四世紀中期的文獻「使徒憲典」中有這麼一段話:「凡奴僕要作工五天,但在安息日和主日停工到禮拜堂去,接受宗教教育。在安息日對創造的事受教,在主日對復活的事受教。」由此可以證明,直到第四世紀為止,眾召會並沒有廢棄十誡中「當守安息日」的誡命,而是在參加主日聚會以外,仍然遵守誡命,將安息日分別為聖。

  西羅馬帝國於第五世紀下半葉滅亡,羅馬教會卻在亂世中屹立不搖,並且逐漸掌握龐大的財力與權力。在那段時期,羅馬教會甚至擁有抵禦蠻族侵略的實力,羅馬教會逐漸成為西歐眾召會中最有影響力的教會。她的領導地位促使她高舉自己解經的權柄在神話語本身的權柄之上,她的神學觀點受到「新柏拉圖主義」的影響,認為由萬民組成的「教會」已經完全取代了舊約時期的「以色列」,後者是影兒,前者才是實體,不僅如此,她還控告猶太人為「殺害基督的兇手」,教導她的信徒遠避猶太人,多方加以歧視、迫害。這種心理因素驅使羅馬教宗貴格利一世在公元600年左右對羅馬市民發佈了如下通告:「主僕貴格利致他最愛的市民:近來發現有悖逆分子在你們中間散佈違反神聖信仰的異端,甚至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他們是敵基督的傳教士,因敵基督者來到時,他必吩咐人在安息日不作工,像在主日一樣。」這種將守安息日者視為異端信仰的觀點,絕對會讓第一世紀的初代召會感到震驚不已。

  耶穌自己連同初代的使徒們,經常在安息日的時候參與猶太會堂中的聚會,藉此機會向他們傳揚福音,他們從未教訓神的子民不須遵守安息日,也沒有鄙視猶太人在安息日到會堂聚會的實行。他們從心裏遵守了安息日的誡命,同時也尊重那些仍按規條遵守安息日的人,並向這些人宣揚福音、醫治疾病,他們實在是將安息日分別為聖的最佳榜樣。今日的召會,除了習慣於「主日」聚集敬拜主以外,實在不可廢棄「將安息日分別為聖」的誡命。我們是誰,竟能廢棄或更改神的誡命?難道我們也要效法羅馬教會,高舉自己解經的權柄超過神話語本身的權柄?不,我們要高舉神話語本身的權柄,願意讓每一條誡命都完全成就在我們身上。我們無須停止參與主日聚會,但在每週五日落後到週六日落的這段安息日時間,我們也應當遵守神的誡命,將此日分別為聖。在安息日中,我們可以有聚會,也可以個人多花時間禱告、讀經,此外,我們更可以在聖靈裏跟從耶穌,出外向人宣揚福音。你若這樣遵守安息日,對你的屬靈生命、對召會的見證、對福音的廣傳,都將帶來極大的裨益。但你如果像世人一樣,將這一日子用在賺錢、玩樂等世俗的用途,那麼你所受的虧損也將難以數算。論到這事,神的話曾臨到先知以賽亞說:「還有那些與耶和華聯合的外邦人,要事奉祂,要愛耶和華的名,要作祂的僕人,就是凡守安息日不瀆犯,又持守我約的人,我必領他們到我的聖山,使他們在我禱告的殿中喜樂;他們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祭壇上必蒙悅納;因我的殿必稱為萬民禱告的殿。」(賽56:6~7)這些話正是指著新約時代的外邦信徒所發的預言,證明外邦信徒絕不能廢棄安息日、不守安息日;那些高舉神的話語、從心裏實行神的旨意、憑聖靈遵守神誡命的外邦人,主必稱他們為自己的弟兄、姊妹,將來也必領他們與信主的猶太人一同歸回那地,承受應許的國度。



3 Responses to “淺探「安息日」、「主日」、「教會」、「召會」之區分由來與意義”

  1. 馬可福音2:27~28,祂又对他们说,安息日是为着人的,人不是为着安息日的;所以人子也是安息日的主。
    馬太福音12:7,还有,你们若明白什么是“我要的是怜悯,不是祭祀,”就不会定无罪的为有罪了。

    “守”安息日的說法讓人覺得是外面的做法,我覺得如果每一天都可以享受主是最好了。

    願弟兄喜樂!

  2. 很感謝弟兄分享“召會”與“教會”的來源。

  3.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我們應當如何遵守安息日,應該尋求主耶穌的引導,而不是遵照人的宗教規條。
      安息日的誡命重在「分別為聖」,較不重在「享受」,如果我們還不能將一周七天完全分別為聖,至少應先將「安息日」分別為聖。在這一日中,不隨自己的意思利用時間、安排活動,盡力將自己獻給主,與主交通,與主同行。
      「安息日是為著人的」,當我們如此實行安息日,就不會本末倒置,削足適履,我們若尊重安息日,學習將安息日分別為聖,就必能更深地享受祂、經歷祂、與祂合一。這就是神設立安息日的目的。我們應當讓祂掌管我們一周的作息、時間安排、生活節奏。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80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