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恢復與召會真正的合一_從耶羅波安另立敬拜中心說起

  李常受弟兄用耶羅波安另立敬拜中心的罪來定罪基督教各教派的「聚會立場」錯誤,這是一種很嚴重的指責,許多人跟隨他的說法照樣定罪其他的教派,本文則係嘗試對它的妥適性作出反思。

  就歷史事實來看,當神宣告要將以色列十個支派轉交耶羅波安治理的時候,已經預先告訴他這分治的局面乃是暫時的,並不至於永遠,有一天十支派仍要歸還大衛家掌權治理(王上11:39)。然而,耶羅波安登上王位以後,因不願見到十支派可能再度歸向大衛家,於是阻止以色列人按照摩西律法上的節期前往耶路撒冷聚集敬拜神,憑己意另立了兩個敬拜中心,一個在伯特利,一個在但。聖經記載說,這個行為使得以色列人陷在罪裏,陷在什麼罪裏呢?就是拜偶像和分裂的罪裏。按照神的話語來看,為了使大衛家暫受管教,祂的旨意所許可的狀態乃是「分治」,而非「分裂」。「分治」是在統治權、行政權的層面,但「分裂」則是在屬靈的、心理的層面,二者不可混為一談。

  就著新約福音廣傳以後,召會散佈在各地方的時期而言,神旨意許可的也是地方召會行政上的「分治」,而非「分裂」,這是不辯自明的真理。然而,眾召會按「地方界限」之行政上的分治,自第四世紀起就逐漸被「大公教會」所打破,形成了某些地方召會管理特定區域中其他地方召會的局面,其中為首的一個就是羅馬。在那段黑暗的時期中,召會中的外邦人領袖效法了耶羅波安所犯的罪,將偶像引進神子民的敬拜活動中,又另外訂定摩西律法上所沒有的敬拜節期。深入探究這些作為背後的動機,不難看出外邦領袖希望將召會「去猶太化」的強烈意圖,他們的心態幾乎與耶羅波安的心態不謀而合,就是害怕神的子民再度變成由猶太信徒領導的局面,像初代召會受到猶太信徒影響一樣。

  直到大約五百年以前,自馬丁路德公開批判羅馬教會的罪惡開始,終於揭開了近代主恢復歷史的序幕。神的子民原本只能接受羅馬的神學教導,甚至無法自己研讀聖經,自那時開始終於能夠閱讀翻譯成本國語言的聖經。神話語本身的權柄重新受到高舉與尊重,許多謙卑尋求主的聖徒們也陸續在各方面,從神的話裏看見召會應有的生活和見證是什麼。在這樣的背景下,由於真理的恢復不是一次達到完全,所以主恢復的歷程中自然產生出許許多多教派、團體。當我們回顧這段恢復的歷史時,我們自己也是身在其中,沒有這段恢復的歷程,就不會有今天的我們。那麼,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種「教派林立」的現象呢?探討五百年來主恢復工作的本質,我們發現不管是哪一個教派,其產生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的,都是為了高舉神的話,恢復實行聖經中所啟示的真理。眾聖徒如果持續追求這一個目的,不拘守前代遺傳的任何組織、名稱、傳統、見解、作法,那麼彼此之間就會愈來愈趨向真正的合一,而不會發展成閉關自守的宗派主義。你今天慣常在哪一個教派聚會,那是無關緊要的,要緊的是你能不能一直高舉神的話,實行所看見的真理,但不拘守任何宗教傳統,如此保守自己活在恢復的水流中。

  綜上所述,「宗派主義」無疑是主恢復歷程中一種停滯、倒退的表現,但不是各教派所有的神兒女都表現出這種特質,許多神的兒女仍然繼續高舉神話語的權柄,隨時準備揚棄不合乎真理的宗教包袱。因此,如果像李常受弟兄那樣一概定罪眾教派是「另立敬拜中心」,是「搞分裂」,似乎偏離了歷史事實,是一種武斷、偏激、且不適當的批評。但另一方面,耶羅波安不服從神的命定,意圖使十個支派的羊群永遠不要歸還大衛後裔來治理,這不僅可以用來定罪羅馬教會背道的行為,也可以用來檢驗主恢復流中眾多執事的品質。基督教各教派雖然有別於羅馬教會的組織體系,但只要其中的兒女不再高舉神話語本身的權柄,隨時仍舊可能墮落到羅馬教會的道路上,即使是一個自認代表「主恢復」的地方召會也不例外。這是一場持續到主再來之日的爭戰,戰場就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唯有持續高舉主的話,才能使我們得勝到底。

  昨日的得勝不能保證我們今日仍然得勝,前代的得勝也不能保證這一代不會失敗。每一天早晨醒來,我們需要再一次棄絕任意而行的意願,棄絕那種只想因循宗教傳統的心態,再一次,我們需要背起今天的十字架,渴望在光中跟隨主,每一時刻、每一方面,實行父的旨意。如果我們今天沒有這樣的生活,只是徒然誇口自己是屬於「主的恢復」,那是極其虛空、毫無益處的。我看見眾教派、眾召會中有許多聖徒穩定地成長,且朝向「一個新人」的豐滿身量不斷邁進,就因他們的進步感到喜樂,激勵我一同向前;同時,我也看見身旁有些信徒停滯、退後,好像那些出了埃及,卻在曠野中遲疑不前的信徒一樣,就替他們感到憂心忡忡。但願我們眾人,無論到了何種地步,都不要被高傲所矇蔽,能夠一直心存謙卑,接受從眾教派、眾聖徒而來的勸勉和供應,就必能在真道上同被建造,成為與主相配的團體新婦。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103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