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的本質:不高舉神的話

  人所犯的每一種罪,無論是行為的或是意念的,無論是粗鄙的或是文雅的,都有一個共同的本質,那就是「不降服於神話語的至高權柄」。

  受造者最重要的本分乃是順從神的話。神的話就是神權能的具體彰顯,萬物都順從神的話而運行、存在,彰顯出各自的美麗。然而,受造者中,唯有天使與人類是有「靈」的活類,唯有這兩種活物被神賦予了能夠抗拒祂話語的可能性。

  撒但為何墮落?因為牠心中高舉自己的權柄,超過神的權柄之上。所以當牠前來試誘樂園中的女人時,牠所使出的也是同樣的伎倆。撒但是聖經中第一位曲解神話語者,牠提供女人對於神話語的彎曲解釋,高舉自己解經的權柄在神話語的權柄之上,藉此欺騙了女人。

  受造者聽見神的話,就當立刻相信,立刻遵行。但人若高舉自己的魂生命或外在解經家的權威在神話語的權柄之上,他必不會立刻遵行神的話,而會先停下來自問:「神豈是真說?」然後他會選擇那些對自己有利的解釋來遵行,而讓自己或經學家的解釋篡奪了神話語的權柄。這種不讓神的話語居首位的意念,雖然不一定有粗鄙的彰顯,但它乃是一切罪惡的根源,萬惡之源皆在於此。

  為什麼那麼多的神兒女,生活在他們自認為敬虔的宗教中,實際上卻無法享受到神話語中各樣應許的福分?為什麼許多兒女長年被疾病纏累、被罪惡綑綁,無法得到醫治和釋放呢?原因無他,乃是因神的兒女沒有舉起神話語至高的權柄,反而高舉了許多人私意講論的聖經解釋。許多兒女非常輕率地看待神話語中對他們行為與心懷意念的要求,他們誤解了「靠恩得救」的真諦,以為在恩典之下的兒女無須履行律法上義的要求。然而聖靈的話乃是說:「使律法義的要求,成就在我們這不照著肉體,只照著靈而行的人身上。」(羅8:4)這與「靠恩得救」並不矛盾。十誡沒有一條可以被人擅自廢掉或篡改(包括守安息日的誡命),每一條要求都必須完全成就在新約恩典的兒女身上。那些廢掉了神話語本身至高權柄的兒女們,寧願相信那些自以為精明的聖經解釋,而不願意靠恩實行神話語本身的要求,他們怎能奢望神話語中應許的福分一一應驗在他們身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們應當儆醒,不要跟從了羅馬教會高舉自己的滅亡道路。她是那坐在七丘之城的大妓女,將她杯中淫亂的酒遞給萬民喝。她從一開始就披戴敬虔美麗的外表,內心卻高舉自己超過神的話語之上,自稱是彼得使徒權柄的正統繼承者,並倚靠世上君王的力量,迫害了無數忠信為神的話作見證的人。啟示錄指著她所說的預言是真實的:「那女人喝醉了聖徒的血,和耶穌見證人的血;」又揭露她的心懷意念說:「因她心裡說,我坐著作皇后,並不是寡婦,絕不會見到悲哀。所以在一日之內,她的災害要一起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她又要被火燒盡,因為審判她的主神大有力量。」要儆醒!因為不是每個手持聖經的人都是善類。基督教世界充滿了太多高舉自己解經權柄的教師,他們是大妓女的兒女,雖然不是身在羅馬,所作所為卻與羅馬毫無差異。許多時候,你不能憑這些人解經的正確性來認出他們,他們對聖經的解釋即使有部分正確,但他們的內心卻是高舉自己的解釋,而非高舉神話語的本身。真正憑聖靈解經的教師,總是讓神的話語展現祂自己的權能,讓人降服於神至高的權柄,而非降服於解經者的權威。真正憑聖靈解經的教師,他的職事乃是「透明的」,好像燈能完全透光一樣,人看他乃像羔羊一樣,將一切的榮耀歸給神。哦,神子民中何等缺少這樣的執事,何等缺少人自甘卑微、居於隱藏,在「非我惟主」的心境中默默盡職。在每個時代、每個地方,神的迷羊所需要的乃是這一種活的見證人,而不僅是一套正確無誤的神學知識。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是否願意成為這樣的見證人,脫離人起初的罪,讓神的話在你身上享有至高的權柄?

  「看哪,這一位女子從曠野上來,用羔羊的血洗淨了自己,又得穿明亮潔白的細麻衣,她是誰呢?」「她是羔羊的新婦,僕人從遠方領來,要進入她良人的帳棚。在那裏她的良人必永遠愛她,也必從她得著安慰。」

  「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神也必從他們眼中擦去一切的眼淚。」(啟7:17)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96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