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探末世預言中的世界局勢演變

「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牠將要從無底坑裏上來,又要去到滅亡。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見那先前有,如今沒有,將來還要有的獸,就必希奇。」(啟 17:8)

「那先前有,如今沒有的獸,就是第八位;牠是出於那七位,且要去到滅亡。」(啟 17:11)

  啟示錄對於七頭十角獸的描述,對我們準確認識但以理書中「第四獸」(十角獸)、「第四帝國」(半鐵半泥的十腳趾)之異象的意義實為不可或缺,因為但以理與約翰二人所見之獸乃是同一個獸,都是指著在末後三年半期間統治世界的超強帝國。

  方才所讀的經節強調這獸「如今沒有」,所以這獸並不是指羅馬帝國。羅馬帝國雖然是出現在亞歷山大死後300年,另一個版圖橫跨歐亞非三大陸的帝國,但它並不是但以理與約翰異象中所看見的十角獸,這獸必須等到末後三年半開始時才會展現在世人眼前。約翰所見的十角獸有七個頭,代表七位王,就是自亞歷山大帝國分裂後,到末後三年半之前為止會在世上掌權的七位領袖,在約翰見異象的時代已經是第六位王,這是根據17章10節所說:「五位已經傾倒了,一位還在,另一位還沒有來到,」然而,自第六位王離世至今,中間已經間隔了超過一千九百年的時間,第七位、第八位王卻遲遲尚未興起,這是因神國的福音尚未傳遍居人之地,羔羊的新婦尚未預備完全。

  歷代有許多讀經者曾猜測敵基督是某某人,但都沒有應驗,也有人猜測敵基督的興起必須先具備某些政治條件,例如歐洲國家的統合等等,這些分析都引導人去注意國際局勢的發展,也讓許多人誤以為末期不會在這些政治條件出現前來到,其實,聖經並沒有叫我們去注意外邦國家的分分合合,也沒有以外邦政治局勢的演變作為末期來臨的條件或兆頭。主耶穌給末期來臨定下的唯一條件就是「國度福音傳遍居人之地」,而末期來臨的兆頭就是「無花果樹樹枝發嫩長葉」,這兩者都是關於神子民的繁增強盛,而不是關於外邦列國的政治局勢,因此可以說,神子民的繁增強盛才是促使末期來臨的決定性因素,也是我們首當注重的條件與兆頭。

  亞歷山大帝國分裂以後,世界各國的政局一直都是處於分分合合的狀態,國際戰爭不斷發生,但都沒有出現一個長久統一世界的強權,這種政局正是由但以理書中大人像的「兩條鐵腿」所表示,兩條腿是分開的,說出直到末後的超強帝國出現以前,外邦列國一直都將處於強權分立、互相制衡的狀態。在亞歷山大死後300年雖然興起了一個羅馬帝國,但它的幾位君王最多只能算是十角獸七頭中的幾個頭,都還不是末後世代即將橫行世界的超強領袖。啟示錄17章11節說,那個最後的領袖是第八位,也就是如今還未在世上掌權的獸,他的力量遠遠超過從前出現過的任何一位君王,當牠從無底坑上來的時候才會終結外邦各國政權分立的局面,建造出一個統一外邦世界的超強帝國,因此,在末七開始之前其實並不需要外在政治條件有何特殊預備,現今的世界局勢就已經相當充分。

  這第八位王,同時又是七位王中死傷醫好的其中一位,按照歷史來看,前六位君王都已經死了,並沒有復活,因此,作為獸的第八位君王最有可能也是第七位,將來的第七位王可能被人刺殺,但卻憑著神奇的能力重新活了過來,成為第八位君王。換句話說,第七位王可能活躍於末七的前三年半,那時他的國家還沒有蛻變成帝國體制,甚至可能還是一個民主共和國,等到他被刺殺復活以後,就變成第八位王,此時才將他的國家轉變成為帝國體制,活躍於末七的後三年半。(至於十王則是原先與他締結同盟的歐亞非十個強國領袖,到了末後三年半其權力才會被歸併到這超強帝國之中,在前三年半都還看不出來,政治結構與今日相似。)

  自亞歷山大死亡以後,到使徒約翰領受啟示錄為止,世界上總共出現了六位具有敵基督局部特徵的君王,所以他們被視為是獸的六個頭。這六位具有敵基督特徵的君王是哪些王呢?這六位王可能是這些人:第一,是敘利亞王安提阿克以比凡尼,他禁止猶太人守節和獻祭,設立可憎之物於聖殿;第二,是該撒猶流,他爭戰擊敗政敵,任內改變曆法,又試圖終結共和體制,後來被人刺殺;第三,是該撒奧古斯都,他率軍征服埃及、西班牙等地,是羅馬帝國的創建者,曾經實施歷史上第一次戶口普查;第四,是該撒尼羅,他狂妄自戀,崇尚希臘藝術,為建宮室而焚燒羅馬城,又是第一個大舉迫害召會的羅馬皇帝;第五,是將軍提多,他率軍踐踏耶路撒冷,後來在他當上皇帝以後發生了震驚世界的龐貝城毀滅事件;第六,是該撒多米田,他繼尼羅以後第二次大舉迫害召會,也是約翰領受啟示錄時仍然在位的君王。這六位王之中,第二、第三、第五位王較有功績(提多是為平定叛亂而毀滅耶路撒冷,這是神藉他的刀施行審判),第一、第四、第六位王則惡名昭彰,逼迫殘害神的子民。將來的敵基督則必集合六王的特點於一身,前三年半有善良的外表迷惑世人,深受世人讚賞,後三年半則大肆遂行其詭計,露出邪惡的本質。

  綜上所述,我們應當更加儆醒預備、等候主來。末後七年的期間可能會在我們不知不覺的時候就已開始。國際政局在末七的前三年半基本上與今日相去不遠,很可能完全相同,所以不要憑著對政治局勢的判斷來預測末七年何時開始,只要主願意,隨時都可能開始,不需要先具備其他政治條件。不要自以為認識世界局勢,自以為距離末七來臨還要五年、十年、二十年,那時期何時來到,是任何人絕對無法預測的,隨時都有可能,所以今年也不例外。我們所該注重的,乃是讓主的話完完全全通行在我們的生活中,全然聖別,被聖靈浸潤、充滿,隨時隨處作耶穌的見證人。只要我們如此預備好,就不怕末後七年會在今年開始,反而要喜樂盼望,祈求主的日子快快來臨。反之,你若害怕那日臨近,這是證明你的生活還與罪惡、與世俗的娛樂糾纏不清,你要及時悔改、離開埃及,免得與世人同受審判,才能達到主賜給我們末世預言的真正目的。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49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