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約瑟_01

前言

  創世記這卷書敘述的主題是神的創造,而「人」又居於神創造的中心地位,因此,創世記也可以被看作一本「神創造人」的歷程小冊。神造人之初,賦予人以神的形像和樣式,計畫讓人成為天地萬物的管理者,並使其耕種看守樂園作為實習。對神而言,祂要將管理的權能賦予任何受造活物並不須費吹灰之力,但祂卻沒有立即將掌權的權能交給亞當,像交給受造的天使那樣,顯然其中必有深義。鑒於天使中最尊榮者竟因驕傲墮落成為魔鬼,造物主若將同樣的權能立即轉交到人手上,人也必即刻面臨驕傲的試探與全然墮落的危機,因此,基於祂那無法測度的智慧,祂雖命定人在天地間掌權作王,卻有意延遲了君王權能的賦予。

  要人作王並非難事,困難的是如何使作王的人內裏常保羔羊的謙卑,並且充滿神的愛。父親絕不會將火柴交給一個幼稚的孩童,免得他的孩子玩火自焚。在神創造人中所遭遇的最大困難在於:如何將祂自己的內在素質、聖別性情、父的愛、子的謙卑、一樣一樣完全構成到人裏面。這對全能的創造主來說乃是最大的挑戰,非竟其功則不能得到完全安息。

  起初的亞當並沒有穩健地朝向神的旨意邁進,反而不慎犯罪偏離了。自亞當犯罪直到挪亞的世代,君王職分暫時被隱蔽起來,世人隨心所欲而行,地上呈現無政府狀態,連亞伯、塞特一支敬虔的族系也只能伏在神管教的手下,汗流滿面才得糊口。洪水過後,神消除對地的咒詛,免除人的勞苦重擔,並在各邦國中設立政府和君王,佩戴公義之劍,賞善罰惡,君王職分自此開始在地上顯彰。神在列國中設立的君王職分,時間上是暫時性的,空間上是區域性的,祂使用列王來執行祂一部份的旨意,但並不永遠使用他們。神在異象中曾將列國的政權描繪如「獸」,飛禽走獸固然是神所創造,但牠們的存在還不能使神得到滿足。為了完成祂造人的目的,祂從挪亞子孫的萬國中召出了亞伯拉罕,藉他開創了一個新的族類,將「永遠的君王職分」寄託在這一族類身上。我們猶記得亞伯拉罕九十九歲時曾領受了神的應許說:「我必使多王從你而出。」這一應許乃是關於永遠的君王職分,如同啟示錄22章5節所說,必成就直到永遠。以撒、雅各作為長子名分的承受者,承繼了亞伯拉罕從神領受的極大應許,但在以撒和雅各身上,我們仍然沒有看見君王職分的初步實現,惟獨看見神在他們身上不斷進行祂的預備工作。雅各生了十二個兒子,發展成為以色列十二支派,我們知道他們的名字將被寫在永世榮耀聖城的十二道珍珠門上,但起初他們的光景卻是令人厭惡,有性情兇殘的,也有情慾氾濫的,蒙召後裔的形像距離神的榮耀仍是極其遙遠,他們極需神的憐憫、拯救、與成全。

  神已經揀選了以色列十二支派來構成祂屬天的國度,以色列的十二個兒子則是這一班人的第一個世代。從十二個弟兄之間的關係和互動過程中,我們期待發現祂在每一世代的眾支派、眾弟兄中成全製作人的原則,好在聖靈的啟示中將其應用到我們這一世代、應用在我們自己身上,即便對於一個被接納到以色列支派中的外邦弟兄亦然。(依照使徒行傳13:26節的榜樣,我們可以像保羅一樣採取最廣泛的意義,將所有肉身上的以色列人,以及所有敬畏主的外邦人都視為「弟兄」,而不必拘泥於他的教派背景,或他是否已經擁有特定的屬靈經歷。)

1. 與弟兄迥別之人

1-1披彩衣的愛子

讀經:創世記37:1~4

  37章2節至4節的敘述可能發生在示劍地方,就是底拿尚未遭到示劍玷汙的時候,那時雅各讓約瑟與哥哥們一同在示劍地牧羊,根據37章2節的記載,約瑟在弟兄們中並非孤單缺少同伴,相反地,他常與但、拿弗他利、迦得、亞設這四位弟兄在一起,(而與利亞所生的六個兒子較為疏遠,)他的同伴是使女所生的兒子,在以色列家中的地位可能是較低下、較微小的,利亞所生的兒子們則可能懷有較為自尊與自高的心態。約瑟的一生的境遇可以從他更換的衣裳概要地分為四階段:彩衣、奴衣、囚衣、相衣。而他起初獨有的彩衣,說出他在初代弟兄們中是最特別的、最蒙愛的,雅各可能對這個孩子寄予厚望,甚至隱約顯示出他可能早就有意將長子名分歸給約瑟,再加上他常向父親報告哥哥們的惡行,自然遭致他哥哥們的恨意,不與他和睦說話。

  縱觀以色列的每一世代,幾乎可以發現同樣的特點,神所揀選承擔時代性職事的器皿,經常不是出自那些按天然次序尊高的、有地位的,反而總是揀選那些較小的、出生較卑下的,正如約瑟的事例一樣。神揀選這班地位卑下、缺少名分的人,也常常惹動那一世代「自居尊位者」的嫉恨、逼迫,自古及今無不如此。(又如大衛王、主耶穌、新約召會歷代忠信的見證人、以及恢復時期的時代執事…,似乎都經歷過忍受民中弟兄相恨的痛苦階段。)

1-2關於神子民的異夢

讀經:創世記37:5~11

  約瑟的哥哥們雖然作惡,並且恨他,然而約瑟卻領受了兩個關於他們的異夢,在那兩個夢中,約瑟的弟兄們如同田間的禾稛,又如天上的星體,前者可作食物滿足人生存的需要,後者則在夜空中閃耀,指引旅者正確的方向。約瑟所見關於弟兄們的異象與他們現有的可憐光景並不相符,他所領受的乃是關於十二個支派的異象,是神將祂所立定的旨意向約瑟預先啟示出來,這個異夢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意味著從雅各到他兒子間之福分的傳承並非單獨一脈相傳,如同亞伯拉罕傳給以撒(以實瑪利被除外),或如以撒傳給雅各(以掃被除外)一樣,約瑟自己雖然是父親最愛的兒子,但神藉著異夢向以色家全家指示,約瑟的「惡弟兄」並不會被排除在祝福之外,十二個兒子都必成為禾稇,成為發光之星,雖然弟兄之間仍有等次大小的分別,但眾弟兄仍然是共同承受福分的。

  歷世歷代被神賦予特別職事的器皿,都會面臨一個相同的危機,就是誤認為自己才是神聖祝福的唯一承受者,因而排斥那些惡弟兄、那些錯待他的其他弟兄們,但神的美意卻非如此。神賜給約瑟的異夢,必然迫使他不能以弟兄現在的光景來論斷他們的結局,他必須忍受痛苦,盡力與他們和睦同居,直到他們都得成全,而不是趕逐他們、遠遠離開他們。他不能看待他們如同以實瑪利或如以掃,而這過程中蘊含了更深之十字架的經歷,約瑟勢必要從神領受更徹底的降卑、更深厚的愛,才能夠克服異象與現實之間的差距與衝突。

  約瑟就像歷世歷代領受了異象的先知一樣,忠實地將所看見的異象告訴神的子民,他所遭遇的回應也如同歷代的先知一樣,是不信、怒氣、反對、敵視。約瑟的哥哥們一點也不珍賞他所得的異夢,因為他們自居尊位,自認為大,怎麼能夠容許小弟將來的尊榮凌駕他們之上呢?

1-3剝奪與下坑

讀經:創世記37:12~24

  約瑟在異夢中看見了自己超越眾弟兄的尊榮,接下來發生在他身上的一連串苦難,則可以視為是神在他身上顯出君王職分所必經的製作過程。智慧的主知道一個君王最需要的特質是什麼,也知道使用何種方法來使這種特質構成到祂特選的器皿裏面。依我來看,永世君王最需要的特質就是「愛」與「謙卑」,神的愛,與羔羊的謙卑,唯有那些能在仇敵面前、在惡弟兄面前仍然保持羔羊的謙卑,並對弟兄充滿神的愛的孩子,才配在屬天的國度裏成為大者。

  神若把我們擺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需要像約瑟那樣順從父旨,前去服事其他的弟兄們,且當我們前去的時候,他們可能不但不會領情,反而會奪去我們的彩衣,將我們陷在坑裏。「每次的打擊都是真利益」,但我們如果曾經看見自己肉體裏面潛伏著何等可怕的驕傲(那會將一個君王推進火湖),我們絕對會像保羅一樣,必以軟弱、凌辱、貧困、逼迫、困苦為可喜悅的!(林後12:10)

1-4得救與被賣

讀經:創世記37:25~31

  從這段敘述來看,那些提議要謀害約瑟的惡弟兄最有可能是利亞的兩個兒子:西緬與利未。他們二人性情的兇殘居於眾弟兄之首,前些時候才殺害了示劍一城的男子,一點也不手軟,當約瑟披著彩衣靠近他們的時候,他們正在商量要以什麼樣的方式殺死約瑟。「你看,那作夢的來了。來罷,我們將他殺了,丟在一個坑裏,就說有惡獸把他喫了…」「流便聽見了,要救他脫離他們的手,就說,我們不可害他的性命;又說,不可流他的血;可以把他丟在這野地的坑裏,只是不可下手害他。流便的意思是要救他脫離他們的手,把他歸還他的父親。」「猶大對眾弟兄說,我們殺我們的弟弟,藏了他的血,有甚麼益處呢?我們不如將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為他是我們的弟弟,我們的骨肉。眾弟兄就聽從了他。」流便雖然被情慾所轄制,但畢竟是一個愛護弟弟的人,只是他身為長兄,竟然沒有能力壓制兩個弟弟的怒氣。相較之下,猶大在家中雖然排行第四,尚比西緬和利未年幼,但他出於愛弟兄(他愛約瑟,也愛西緬),說出的話語滿帶權柄,以致所有的弟兄們都聽從了他。猶大出於愛弟兄所作的,使約瑟免於死亡,並暗中執行了神的美意,使約瑟下埃及後得以成為以色列全家救恩的根源,他自己並不知道。

  我們為著以色列家的建造,從約瑟與猶大這兩個支派中可以發現許多寶貴的榜樣(例如約書亞與迦勒、撒母耳與大衛),而這兩支派的先組-約瑟與猶大,他們本身就是最佳的榜樣。這些榜樣所帶給我們的益處是我們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身上所看不到的面向(他們的弟兄並不與他們同受產業),特別是弟兄相愛的一面。他們的意念、行動,處處展現出為「以色列全家」著想的胸懷,他們將以色列家-神的家的權益置於他們自己的榮辱之上,置生死於度外,與神的獨生子相似,神也使他們在祂家中享大尊榮。(猶大阿,你弟兄們必讚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敵的頸項;你父親的兒子們必向你下拜。猶大是個小獅子;我兒阿,你抓了食便上山去。他蹲伏如公獅,又如母獅,誰敢惹他?權杖必不離猶大,王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到細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612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