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以色列_09

前言

  本篇信息暫略過約瑟與猶大的經歷,來看以色列屬靈經歷的總結。論到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對神之經歷的總結,我們的神自己曾向摩西說過:「從前我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顯現為伊勒沙代(全足的神)。」(出6:3上)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屬靈經歷中,神向他們自稱為「伊勒沙代」,藉這一名稱來讓他們認識祂、經歷祂、享受祂。「沙代」(שַׁדַּי)意即「全豐全足者」,是由三個希伯來字母組成:「שַׁ」-「דַּ」-「י」,其中前兩個字母組成的希伯來詞語「שָׁדַ」即「乳房」。每一個喫奶的嬰孩都認識並享受她的母親是「沙代」,是「全豐全足者」,這樣的認識不是透過學校教師的知識性教導,乃是透過嬰孩生命本能裏對母親乳房的吸取享受。嬰孩所需要的一切營養都可以從母乳中獲得,他雖然不能像一位科學家那樣分析母乳的營養成分,但他卻已經享受了乳汁中豐富營養的供應。

  「伊勒沙代」可以直譯為「神那全豐全足者」,恢復本聖經譯者將其翻譯成中文為「全足的神」,英文為「All-sufficient God」,是相當忠實、簡潔、且具原創性的翻譯,其翻譯的卓越程度遠超過兩千五百年來任何一種非希伯來文的外文聖經譯本(包括希臘文七十士譯本)。「全足的神」這一稱呼,說出神之於祂的選民猶如乳母之於嬰孩一樣,祂不僅滿足我們一切所需,祂自己就是我們一切享受。神的選民何時享受神是「伊勒沙代」,他們就不斷茁壯、繁衍增多;神的選民何時不再認識神是「伊勒沙代」,他們就必偏行己路、衰敗衰微。耶穌教訓那些首批歸回的猶太人說:「你們要回轉像嬰孩。」他們之所以國破家亡,被擄失散,無非是因他們離棄了神這位豐富供應的獨一源頭。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原是孤單個人,他們何以日漸繁增興盛?那是因他們都學習嬰孩的樣式,充分享受了神那全豐全足者。至於我們,我們當如何回轉像嬰孩?其實,回轉像嬰孩最好的道路就是藉由「追想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樣式」。但願這些日子我們研讀了這幾位列祖的記事之後,不是使你頭腦裏裝填了更多神學知識,而是藉著聖靈的幫助,使我們比從前更像嬰孩,在生命的關係裏更多倚靠神、享受神,因祂永是我們的伊勒沙代。

9.成熟的雅各、發亮的以色列

9-1生命成熟的記號

讀經:創世記43:14

  畢生抓奪的雅各終於情願鬆開自己緊握的手,將自己右手之子的性命全然交托在伊勒沙代的右手中,從這一刻開始,全足的神將要領他脫離一切的苦難與饑荒,轉而進入祂名裏那全然富足的境地裏。抓奪者何時鬆開了手,何時就超越了自己的缺乏與貧窮,雖然饑荒仍在眼前,但他的信心卻能看見超越饑荒的伊勒沙代。這多年來的苦難總算沒有白受,多年來的痛苦、疑惑、不解,總算得以撥雲見日。雅各的經歷有幾分與約伯相似,就是在極大的苦難之後終於看見了 神。(奇妙的是,約伯記也是全本聖經中稱神為「沙代」次數最多的一卷書,只是大部分譯本仍譯為「全能者」,而沒有譯為更接近原文意思的「全足者」。)苦難的作用無非是使人降卑,因為唯有完全降卑如同嬰孩的人才能看見 神,自以為智慧通達的人反而受到有限知識的遮蔽。使徒保羅為什麼說:「我以軟弱、凌辱、貧困、逼迫、困苦為可喜悅的。」(林後12:10)因為他發現,苦難使他常保謙卑,不高抬自己,藉此他得以更豐富地經歷基督、不斷支取那超越浩大的能力。全足的神擁有至高的智慧,祂知道用什麼方式來保守祂自己所使用的器皿,因為沒有人比一個多方在聖靈裏經歷超然能力的使徒,更加暴露在撒但驕傲自大的危機之中。親愛的弟兄、姊妹,但願你看見,每一次的苦難都是神將祂羔羊裏面那絕對降卑的生命分賜到你裏面的絕佳機會,因為唯有等到你的性情更像羔羊,神才能夠將祂滿帶榮耀與能力的聖靈更多放在你身上。而創世記中的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他們乃是蒙召族類中走在這條榮耀路上的偉大先驅,立給後代的子孫作為絕佳的榜樣。

9-1被約瑟接至埃及

讀經:創世記45:25~46:34

  雅各聽其他兒子們說約瑟還活著,並且作了埃及全地的統治者,他卻「心裏麻木,因為不信他們。」雅各不信約瑟還活著,說出這二十多年來他對於約瑟之死的信念已是多麼地堅強,便雅憫能夠平安回來已經是萬幸了,怎麼可能約瑟現在正在統治埃及全地呢?但他繼續聽他們轉述約瑟所說的一切話,「又看見約瑟打發來接他的車輛,靈就甦醒了。」老雅各已經是一個向神完全投降、完全鬆開了手的孩子,他已隨時預備好接受從神而來的任何噩耗或驚喜,隨時預備好得釋放脫離自己多年來虛假的定見與成見。以色列如同從死人中得回自己的愛子復活,他的靈就甦醒了,唉呀,我神真是伊勒沙代,這多年來何需受這許多悲痛!「罷了!罷了!我的兒子約瑟還在,我要趁著未死以先,去見他一面。」

  「以色列帶著一切所有的,起行來到別是巴,就獻祭給他父親以撒的神。神在夜間的異象中對以色列說,雅各,雅各。他說,我在這裏。神說,我是神,就是你父親的神;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因為我必使你在那裏成為大國。我要親自同你下埃及去,也必定親自再帶你上來;約瑟必給你送終。」此時的以色列生命已臻成熟,還有什麼事情令他感到害怕?我相信,成熟的以色列此時只害怕一件事,就是害怕失去神的同在害怕自己沒有行在神旨意的道路當中。然而,神向雅各顯明,此行前去埃及乃是他的旨意,正如祂早已向亞伯拉罕揭示過的,並且神也向他保證,祂必親自與他同在,也必親自帶「他」上來(不是指他個人,乃是指著團體的以色列)。

9-2祝福埃及法老王

讀經:創世記47:7~10

  在全足的神面前,只有一雙鬆開的手才能承接祝福,也才能祝福別人。一個鬆開了雙手的以色列,像嬰孩一樣接受諸天之國的賞賜,也慷慨地將這國度裏的福分與世人分享。這樣的人如今站立在世上擁有最高屬世權柄的法老王面前,他卻不卑不亢,因為他深知,他所事奉的神才是宇宙中最偉大的君王,而他自己則是這位至高君王派駐前來的大使,世上眾王都要因他來到而蒙福。法老王必定深受以色列身上散發的氣質所感動,不禁問道:「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或者法老心裏暗想,此人或許是超過兩百歲、三百歲以上的長者。其實,這位為他祝福的人並不是自尊的耆老,他乃是謙卑的嬰孩,「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歲;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他的答覆如此簡短、實在、而中肯。「雅各又給法老祝福,就從法老面前出去了。」

9-3祝福以法蓮與瑪拿西

讀經:創世記48:1~22

  以色列下到埃及寄居了十七年,他年紀老邁,患病在床,不良於行,視力也已昏暗無法看見。以色列離世的日子臨近,他外面的人日漸毀壞,他的肉體衰殘不堪,然而,他的心靈卻仍然心繫於神榮耀的經綸,他裏面的人一天比一天更新。埃及地的生活雖然富裕,但此地並非他心所歸,他所關心的不是自己個人老年的享受,乃是整個以色列家-神的家-的前途發展。以色列在埃及寄居的最後十七年如何度過,聖經並沒有多加記載,甚至沒有提到他築壇獻祭,但我們若從他離世前身上所散發的光輝來回溯,就能略略領會他那十七年隱而未顯的生活,那必是一種充滿了禱告的香壇生活,必是不斷沐浴在神的同在與面光中的祭司生活。

  過了這段時期以後,到了創世記48章與49章,年老的以色列在眾子眼前顯示為一位偉大的先知。全足之神將祂定意藉著以色列各支派所成就的事情預先宣佈出來,而且這些預言實在是貫穿了兩約時期,直指向國度時代以及將來的永世。而在這一連串預言中居首位的,是關於「長子名分」的歸屬。希伯來書11章21節提到雅各因著信給以法蓮與瑪拿西祝福,而沒有提到創世記49章給其他兒子們祝福的事,由此可見48章中關於「長子名分」的祝福有多麼重要。48章3節~4節,雅各追述了伊勒沙代的顯現,以及全足的神要使他成為「多族的會眾」之應許,然後提升以法蓮與瑪拿西的地位,使他們在流便、西緬等眾子中間共同承受產業。歷代志上5章1節說:「長子的名分就歸了以色列兒子約瑟的兩個兒子。」這個歸屬的根據可以追溯到創世記48章5節。然而,以色列沒有停在這裏,他還要更精確地預先宣佈神的旨意。以法蓮本是次子,是瑪拿西的弟弟,以色列卻伸出他的右手按在以法蓮頭上,表明這個孩子將要承受更大的福分,約瑟可能以為他父親眼目昏花,請求父親更正他的按手的次序,但以色列卻回答說:「我知道,我兒,我知道。他(瑪拿西)也必成為一族,也必昌大。只是他的弟弟(以法蓮)將來比他還大;他弟弟的後裔必成為多國的豐滿。」創世記48章19節以色列所預言的「多國豐滿」,乃是源自35章11節全足之神所說的「多國會眾」,這一奇妙的福分如今歸給了以法蓮支派。神在耶利米書31章9節說:「我是以色列的父,以法蓮是我的長子。」31章20節又說:「以法蓮是我寶貴的兒子麼?是可喜悅的孩子麼?我每逢責備他,仍深顧念他;所以我的心腸為他哀痛,我必要憐恤他。」耶利米書31章的其他經節還顯示,以色列按手在以法蓮頭上所說的預言,並沒有因以法蓮後來背道而落空,也沒有轉移到外人身上,他們雖然被趕散到萬國、到地極,卻必藉著新約福音(耶31:31)的宣揚而被恢復,並在末後的日子要與離散的猶太人一同歸回自己的境界。

  「多國的豐滿」含示的基本意義是數量上的極其眾多,按照以色列的預言來看,以法蓮支派後裔的人數必定大大超過了其他支派的人數,也必遠超今日所謂「猶太人」的人數。除此之外,「多國的豐滿」含示的第二層意義可能是,以法蓮支派的後裔會在萬國之中繁增擴展,帶著不同的國籍和膚色,講說著彼此相異的方言。因此,我們今日無法以辨認猶太人的外在準則來辨認出所有的以法蓮人,因為他們「難以計數的後裔」極可能已經完全融入不同的民族文化之中,唯有聖靈自己清楚而明確地知道誰是屬於以法蓮家之蒙揀選的迷羊。(但這意思並不是說,所有的外邦信徒都必然在肉身方面是以法蓮血緣上的後裔,因為這樣的論點未免過於武斷,且過多臆測。這裏的意思是說,亡國失散的以法蓮支派可以因廣傳於外邦世界的新約福音而被恢復,且因福音的恩門大開,使得非以色列血緣後裔的外邦人也能夠因信分享以色列眾子共同承受的福分。)

9-4祝福十二支派

讀經:創世記49:1~28

  創世記48章6節:「你(約瑟)在他們(以法蓮與瑪拿西)以後所生的就是你的,他們可以歸於他們哥哥們的名下承繼產業。」這一節聖經透露出承受產業或福分的重要原則,亦即必須是歸屬於以色列任一支派的名下才擁有神聖產業的承受權。以西結書47章22~23也是表明了同樣的原則:那些寄居在以色列人中的外邦信徒,他們因信被接納為以色列同國之民,並且各人是歸屬到特定的支派下承受產業、地土。外邦信徒雖然不是猶太人,也無法像保羅可以明確宣稱:「我是屬便雅憫支派。」但這不表示外邦信徒絕不能在任一支派的祝福中同得一分。當我們研讀創世記49章以色列眾子的福分時,我們也應當確信,以色列的神極其樂意看見外邦人因信分享各支派所領受的福分,我們可以憑著在基督耶穌裏的信心,主動前來歸屬於任一支派的名下,與眾聖徒一同支取那一支派名下所領受的祝福。

  流便、西緬、利未所領受的是一種蒙福的管教,這種管教加在一班被情慾、怒氣轄制的兒女們身上,實在是為了他們的益處;西布倫、以薩迦所領受的是一種服事上的恩賜,前者殷勤接待、後者低肩負重;但所領受的是治理的恩賜,然而這種恩賜也最容易被撒但利用來使人絆跌;迦得、便雅憫的福分與爭戰有關,前者轉敗為勝,後者多得擄物;亞設、拿弗他利領受了美好供應的恩賜,前者有美味滿足人腹,後者有嘉美的言語開啟人心;猶大的福分是作王的福分,這福分跟隨著歷世歷代真正的猶太人,從大衛王開始,而在我們的主耶穌身上得到完滿的應驗,今天仍然隨著信主的猶太人;約瑟的福分是對「沙代」(意即「全足者」,創49:25)之極其豐富的享受,他忍受仇敵的苦害和逼迫,靠著神屹立不搖,且因充分經歷那全足者而多結果子、生養眾多,這不正是那些廣傳福音、多結果子之聖徒們的最佳寫照?

9-5歸葬於麥比拉洞

讀經:創世記47:28~31、49:29~50:13

  創世記47章28~31節:「雅各住在埃及地十七年,雅各平生的年日是一百四十七歲。以色列的死期臨近了,他就叫了他兒子約瑟來,說,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請你把手放在我大腿下起誓;用恩慈和誠信待我,請你不要將我葬在埃及。我與我祖我父同睡的時候,你要將我帶出埃及,葬在他們所葬的地方。約瑟說,我必遵著你的話而行。雅各說,你要向我起誓。約瑟就向他起了誓,於是以色列在床頭上敬拜神。」雅各非常在意自己死後安葬的地點,他得到約瑟的允諾以後,還進一步要求約瑟起誓,這說出他何等看重這件事情。在這以前,麥比拉洞已經安葬了五個人,就是亞伯拉罕、以撒,與他們的妻子撒拉、利百加,和雅各的妻子利亞(創49:31),雅各自己也盼望葬在那裏,與他的祖父、父親同葬一處。50章2~3節:「約瑟吩咐伺候他的醫生,用香料薰殮他父親,醫生就用香料薰殮了以色列。用香料薰殮的時間是四十天;而為了滿足薰斂的日期(另譯),埃及人共為他哀哭了七十天。」7~13節:「於是約瑟上去葬他父親;與他一同上去的,有法老的眾臣僕,和法老家中的長老,並埃及地的眾長老,還有約瑟的全家,和他的弟兄們,並他父親的眷屬;只有他們的婦人孩子,和羊群牛群,都留在歌珊地。又有車輛馬兵,和他一同上去;那一幫人甚多,他們到了約但河外亞達的禾場,就在那裏大大的號咷痛哭;約瑟為他父親哀哭了七天。住在那地的迦南人,看見亞達禾場上的哀悼,就說,這是埃及人一場大的哀悼。因此那地方名叫亞伯麥西,是在約但河外。雅各的兒子們,就遵著他們父親所吩咐的,給他辦了,把他搬到迦南地,葬在幔利前、麥比拉田間的洞裏;那洞和田是亞伯拉罕向赫人以弗崙買來為業,作墳地的。」

  雅各的葬禮及其慎重、隆重,從他斷氣到安葬總共經過了至少77日(另一種算法若把40日與70日分開計算則變成117日),這種葬禮相當於王室成員的葬禮,歷史上不知道有誰的葬禮可以與他相比。在這裏所安葬的,是一位尊貴的祭司、先知,更可說是一位君王,他承繼了神為亞伯拉罕所開創信心的道路,承繼了以撒順從的腳蹤,他一生經歷了許多苦難,晚年進入屬天的境界,如今他與他祖他父一同睡了,他的身體在那地等候末次的號聲,那時他要與世界各地被提招聚的各支派子孫(他們是眾召會中的得勝者),重新在那地上開始過著榮耀的生活,直到永遠。

9-6結語:「全足的神」與「多國的會眾」

讀經:創世記17:1、28:3、35:11、48:3

  創世記總共有五次對話提到「伊勒沙代」,而且在這五次對話裏面計有四次之多,同時有另一個詞伴隨著「伊勒沙代」一起出現,那就是「多國」或「多族」(創17:4、28:3、35:11、48:4)。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生活在律法頒布以前四百多年的時代,他們所領受的應許、所看見的異象,其應驗都不侷限於舊約時期,而是貫穿直到整個新約時代,延續到將來的千年國和永世裏。而關於他們的後裔要繁增成為多國會眾的應許,更是如此。全足的神預先給列祖們看見,他們的後裔有一天將成為多邦國、多支派、多民族、多方言的人群之集合,而這一偉大應許的終極應驗,恰恰是藉著新約福音的開展而逐漸達成。五旬節聖靈澆灌在一百二十個受過割禮的猶太信徒身上那一刻,聖靈透過他們的舌頭使用各種外國的語言頌讚神,自那時開始直到如今,遍地列國中講說不同語言的人們,無論受割禮或未受割禮的,都因信入彌賽亞耶穌而成了真以色列人,成為以色列同國之民,共同加入了這班「多國會眾」敬拜神的行列。新約的召會乃是由猶太信徒與外邦信徒共同組成,她不是因以色列亡國被擄後才插入的一段插曲,她乃是神應許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時候就已經預先被看見的一班子民。當聖靈引導以色列將「多國豐滿」的福分加在以法蓮支派身上的時候,祂自己絕對知道其中所蘊含的重大涵義。以法蓮支派雖與外邦人混雜同化,且於亡國以後被趕散至萬邦,但好牧人仍然認識那些屬祂的羊,那些繼續承受著先祖祝福的迷失之羊,所以祂要差遣使徒去到外邦世界,去外邦人中將祂失散的弟兄們尋找回父家。以法蓮支派領受了「多國豐滿」的福分,這福分不但不會因他們的背道而終止,反而會因他們悔改得救而得到恢復。因此,我相當確信,歷世歷代構成召會的「外邦信徒」之中,有相當高的比例必定擁有著與以法蓮之血緣上的聯繫,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而已。彌賽亞如何必須出自猶大肉身的後裔,祂的召會有絕大部分也必定是出自以法蓮肉身的後裔。因為我們不能一面將猶大所受的祝福以字面解,另一面卻將以法蓮所受的祝福予以靈然解,或假設以法蓮的祝福僅僅適用於亡國被擄之前的舊約時期。猶大支派雖然背道亡國,但「君王職分」與「細羅來到」的祝福並沒有離開他們,所以彌賽亞仍須誕生自那班被擄歸回的猶太人中;照樣,「長子名分」與「多國豐滿」的祝福也必沒有離開以法蓮支派,只是「以法蓮的歸回」是以一種「完全異於猶太人歸回的方式」而發生,因為他們已經同化於萬國未受割禮的外邦人中,唯有藉著福音的宣揚才可能重新被接納為以色列國民(這也是何西阿先知書的主題)。而且為了接納從各邦國、各民族、各方言歸回的無數以法蓮人,神在祂新約的經綸中命定:外邦信徒不需要接受肉身上的割禮,也能夠被接納為神家裏的親人,成為奉行割禮之猶太信徒的同國之民。這樣,浪子的歸回使得以色列家重歸完整、完滿,以色列當日賜與約瑟和以法蓮的莫大福分,至終都藉著新約時代中外邦信徒的歸回而得到了完滿的應驗,猶大家與約瑟家在彌賽亞裏合而為一,在聖靈裏將榮耀歸給神,直到永永遠遠。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25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