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雅各_08

前言

  雅各順從了神的話,對付了家中的偶像與世界,帶領全家上到伯特利,在那裏築壇獻祭,將自己和全家奉獻給神。然後,全足的神在榮耀中向他顯現,有如在創世記17章向祖父亞伯拉罕顯現一樣,應許雅各成為多國的會眾,成為眾多君王的先祖,並承受那地為業。在伯特利看見神的顯現,無疑是雅各一生中屬靈經歷的高峰,而且能夠達到這一高峰並非偶然、巧合,而是雅各繼續不斷順從神話的可期結果。試著想像有那麼一天:當你繼續不斷順從神的話,以致得到了極其超越、美妙的屬靈經歷,看見了神的顯現,並看見極高超的異象,甚至你像雅各一樣,可以預期自己將成為神子民歷史上一位知名人物,你的名字與事蹟將被後代子孫傳誦不絕……如果這樣的一天臨到你身上,往後你會如何生活?或者,接下來你會期望何種的生活?

  在新約時代,藉著主耶穌為順從之人所施聖靈的浸,每一個神的兒女都可以得著極美妙的屬靈經歷,甚至遠超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所達到的一切經歷。關於我們得著靈浸經歷以後的生活,我們可以從雅各身上得到借鏡。正如我們本篇信息即將看見的,緊隨著伯特利的高峰經歷之後,臨到「以色列」的是傷痛、打擊、挫折、剝奪、饑荒、更深的剝奪、更深的苦難。而這與新約召會歷史的發展也是不謀而合,緊接著靈浸經歷以後乃是「火浸」,是苦難的浸,是逼迫、離散、剝奪、殉道、多而又多的殉道。然而,「神的以色列」藉由苦難的焠鍊,至終達到生命的成熟,聖靈在內在一面完全組織在他裏面、居住在他裏面,使他可以代表神祝福世上的邦國,且在聖靈裏能將神聖的福分精確地分賜給他的眾子。

8.邁向成熟之年的苦難

8-1生產之苦

讀經:創世記3:14~16、啟示錄12:1~2

  正常而言,沒有人歡迎苦難的來臨。世界上為何有這麼多苦難?苦難從何而來?苦難是可以避免的嗎?聖經中論到苦難究竟怎麼說?伊甸園中的男女因犯罪受神管教,女人須受生產之苦、腳跟要被蛇所傷,男人則因地受咒詛,須為糊口汗流滿面。洪水過後,神消除了對地的咒詛,男人的辛勞大大減輕,但女人仍然須多受生產之苦,且受丈夫管轄。一切苦難的源頭可說是來自人跟從了撒但的悖逆,神許可苦難多方臨到人身上,乃是出於祂的慈愛,要使高傲的心思降卑,免得與撒但同毀壞,並使順從之人常保謙卑之心,以致能不斷享受神全豐全足的恩典。神雖然命定女人須受生產之苦,但也賜她一個得勝的盼望,就是她的後裔中有一位將要傷蛇的頭,意即毀壞撒但的權勢,終結所有的苦難。等到神將亞伯拉罕從挪亞的子孫中分別出來,就更加明確的指示,那一位後裔乃要出於此一蒙召的族類,而且他的後裔將要以那地為基地,作王統管萬國、使萬國得福。

  因著神的憐憫,使我們得著啟示,看見「那後裔」就是耶穌。並且看見耶穌不僅曾在肉身中誕生於伯利恆,更要在聖靈裏誕生在千千萬萬的以色列子孫裏面。保羅曾說:「一切受造之物都同受生產之苦,直等待神的眾子顯示出來。」聖靈在人裏面不斷浸潤,使基督安家在我們裏面,結果將使神的眾子顯示出來,而這就是世界上一切苦難共同指向的榮耀目的,也是世界上一切苦難原因的最終答案。我們應當學習在聖靈所賜的亮光中來看待世上一切的苦難,特別是蒙召族類所遭遇的一切苦難。那臨到我們身上臨到雅各身上的苦難都是為著同一個榮耀的目的,就是要使我們在生命中完滿地承受神兒子的名分,要使 神的靈組織在我們的性情中,使我們真能活得「像耶穌」,使神的形像完全藉「亞當」彰顯於地。

8-2失喪愛妻之傷痛

讀經:創世記35:16~20

  雅各從伯特利起行南下,在通往伯利恆(就是我們救主出生的城邑)的路上,拉結臨產甚是艱難。任何一個作丈夫的人面對這種危急的情形,內心必是煎熬難受。「正在艱難的時候,收生婆對她說,不要怕,你又要得一個兒子了。」神的子民忍受苦難的盼望,乃是要「得兒子」。「她將近於死,魂要離開的時候,就給她兒子起名叫便俄尼(בֶּן-אוֹנִי,我苦難之子);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בִנְיָמִין,右手之子)。」對於受苦將死的拉結而言,這個孩子乃是便俄尼。然而,在以色列屬天的眼光中,他不要長久地回想這苦難,因為他知道,雖然傷痛這麼割人,苦難這麼椎心,但它們仍是暫時的,正如許多年日以後,這苦難之子的一位子孫所做的結論一樣:「因為我算定今時的苦楚,不配與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相比。」(羅8:18)因這緣故,以色列不願稱他為便俄尼,乃要稱他為便雅憫。這孩子是我懷抱在右手中的孩子,也必是將來要在我神右手中得尊榮的孩子,因此,我不要叫他便俄尼,乃要叫他便雅憫!

  便雅憫誕生在通往伯利恆的路上,而伯利恆後來是猶大支派中大衛家的城邑,按照歷史發展來看,以色列眾支派中與猶大支派關係最密切的就是便雅憫。今天世人所稱的「猶太人」,絕大部份是由猶大支派與便雅憫支派的子孫所組成,因此在某種意義上我們甚至可以說,便雅憫因著緊緊聯於猶大,得以率先分享猶大所受的祝福與尊榮。19~20節:「拉結死了,葬在通往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恆。雅各在她的墳上立了一個柱子,就是拉結的柱子,到今日還在。」雅各立柱記念受苦的拉結,同時也見證了他在苦難與大傷痛中,向著伊勒沙代之堅定不移的信靠。

8-3長子流便與妻妾辟拉的淫亂

讀經:創世記35:21~22

  雅各晚年所受的苦難,無獨有偶,每一件都是環繞在與拉結有密切關係的人物上。首先是拉結自己,其次是她的使女辟拉,而後是她的兩個孩子,約瑟與便雅憫。這一切加在他身上的苦難,都好像一把把利刃一樣深深割透他的情感。雅各對拉結的迷戀曾是使他盲目的主要因素,他初次與利亞同寢的那一夜,竟把利亞當作是拉結。不但如此,他也因深愛拉結,輕易地聽從了納妾的意見,先娶了拉結的使女辟拉,後來又不得不再娶利亞的使女悉帕。神於雅各晚年在他身上的製作,無非是要一件一件挪去一切使雅各目盲的因素,使他成為在聖靈裏甚至得以透視神心意的成熟以色列。

  35章21節,也是雅各失去心愛的拉結以後,他的名字開始轉換成「以色列」:「以色列起行前往,在以得臺的那一邊支搭帳棚。以色列住在那地的時候,流便去與他父親的妾辟拉同寢,以色列也聽見了。」雅各如何從傷痛中站起來,繼續起行前往?乃是因他成了以色列。他已經失去了此生所抓奪最心愛的珍寶,就是他的妻子,因此,他不再帶著抓奪者的本名前行,乃帶著以色列之新名前行。這個名字的轉換不是聖經作者的隨意一筆,乃是神來之筆、聖靈默示之筆。照樣,何時當神的召會捨棄了自己天然的名字,而帶著「以色列」之名前行的時候‧那也將是召會顯出成熟度量的開始。

  流便的淫亂一面顯露出神子民天性的墮落,像西緬、利未的事例所顯示的一樣,另一面則為「長子名分」的歸屬埋下了伏筆。

8-4失喪愛子的悲痛

讀經:創世記37:3~4、13~14、32~35

  37章3~4節:「以色列原來愛約瑟過於愛他的眾子,因為約瑟是他年老生的;他給約瑟作了一件彩衣。約瑟的哥哥們見父親愛約瑟過於愛他們,就恨約瑟,不與他說和睦的話。」13~14節:「以色列對約瑟說,你哥哥們不是正在示劍放羊麼?你來,我要打發你往他們那裏去。約瑟說,我在這裏。以色列說,你去看看你哥哥們平安不平安,群羊平安不平安,就回來報信給我;於是打發他出希伯崙谷,他就往示劍去了。」32~35節:「他們打發人把那件彩衣送到他們父親那裏,說,我們撿到了這個;請認一認是你兒子的外衣不是?他認得,就說,這是我兒子的外衣。有惡獸把他喫了,約瑟必定被撕碎了!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間圍上麻布,為他兒子悲哀了許多日子。他的兒子女兒都起來安慰他,他卻不肯受安慰,說,我必悲悲哀哀的下陰間,到我兒子那裏。約瑟的父親就為他哀哭。」

  雅各失去拉結之後不久,他又失去了拉結的兒子-約瑟。這一次的打擊無疑是對這個老父親更厲害的打擊。這一回,雅各的傷痛難以撫平,甚至他說:「我必悲悲哀哀的下陰間。」好像他一切的喜樂都失去了,一切的盼望都失去了,這世上對他已是索然無味,已經找不到一件令能他快樂的事物。我不知道雅各有沒有聽過約伯的故事(約伯可能是活在比雅各更早時期的古人),雅各所遭遇的打擊一點也不輕於約伯所遭遇的,因為對雅各而言,失去了約瑟就等於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在急難的時候,父母寧願犧牲自己的性命來代替孩子的性命,因為對任何一個作父母的人而言,看見心愛的孩子遭災比起自己死去的痛苦更是大得無比。雅各撕裂了衣服,全人被極大的哀傷所吞沒,以致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也看不清神的旨意,換作是我們,我們也必像他一樣。

8-5饑荒的熬煉與最終的剝奪

讀經:創世記41:54~57、42:1~5、29~38

  41章54節:「七個荒年就來了,正如約瑟所說的。各地都有饑荒,惟獨埃及全地有糧食。」41章57節:「全地的人都往埃及去,到約瑟那裏買糧,因為全地的饑荒甚重。」42章1~5節:「雅各見埃及有糧,就對兒子們說,你們為甚麼彼此觀望呢?我聽見埃及有糧,你們可以下去,從那裏為我們買些來,使我們可以存活,不至於死。於是,約瑟的十個哥哥都下埃及買糧去了。但雅各沒有打發約瑟的弟弟便雅憫與他哥哥們同去,因為雅各說,恐怕他遭害。來買糧的人中有以色列的兒子們,因為迦南地也有饑荒。」42章29~38節:「他們來到迦南地他們的父親雅各那裏,將所遭遇的事都告訴他,說,那人,那地的主,對我們說嚴厲的話,把我們當作窺探那地的奸細。我們對他說,我們是誠實人,從來沒有作過奸細。我們本是弟兄十二人,都是一個父親的兒子,有一個沒有了,最小的如今同我們的父親在迦南地。那人,那地的主,對我們說,若要我知道你們是誠實人,可以留下你們弟兄中的一個在我這裏,你們帶著糧食回去,救你們家裏的饑荒。把你們最小的弟弟帶到我這裏來,我便知道你們不是奸細,乃是誠實人。這樣,我就把你們的弟兄交給你們,你們也可以在這地作買賣。後來他們倒糧袋,不料,各人的銀包都在糧袋裏;他們和父親看見銀包就都害怕。他們的父親雅各對他們說,你們使我喪失我的兒子:約瑟沒有了,西緬也沒有了,你們又要將便雅憫帶去;這些事都落到我身上了。流便對他父親說,我若不帶他回來交給你,你可以殺我的兩個兒子。只管把他交在我手裏,我必帶他回來交給你。雅各說,我的兒子不可與你們一同下去;他哥哥死了,只剩下他,他若在你們所行的路上遭害,那便是你們使我白髮蒼蒼、悲悲慘慘的下陰間去了。」

  在神主宰的大饑荒時期,祂對雅各最終的剝奪總算來到。從一種角度來看,雅各的情愛從拉結身上轉移到約瑟身上,然後又從約瑟身上轉移到便雅憫身上。「我父親的命與這少年人的命相連。如今我回到你僕人我父親那裏,若沒有少年人與我們同在,我們的父親見沒有少年人,他就必死。這便是我們使你僕人我們的父親白髮蒼蒼、悲悲慘慘的下陰間去了。」(創44:30~31)雅各遲疑、猶豫,不肯將便雅憫交給流便帶去(流便的話語引他聯想到更多的死亡),他害怕失去便雅憫,再次遭遇失去一切的打擊,而且因他已經垂老,必定無法再度承受二十多年前失去約瑟的同樣悲痛。這是雅各最後一次被自己的感覺所遮蔽,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也看不清神的旨意。這是因他那麼關心自己的得失、自己的感覺,這是因他那麼愛惜自己的魂生命。雅各如此,我們也沒有人不是如此。一個愛自己的人絕不能明白什麼是神的旨意,一個愛惜魂生命的人絕不能跟隨救主的步履。

8-6以色列的伊勒沙代

讀經:創世記43:11~14

  43章11~14節:「他們的父親以色列對他們說,若必須如此,你們就當這樣行:可以取些這地佳美的出產,就是一點香油和一點蜂蜜,香膠和沒藥,榧子和杏仁,收在器皿裏,帶下去送給那人作禮物;又要手裏帶著加倍的銀子,並要將歸還在你們袋口內的銀子帶回去;那或者是錯了。也帶著你們的弟弟,起身回去見那人。但願全足的神(伊勒沙代)在那人面前賜你們憐憫,使他釋放你們的那弟兄和便雅憫回來。至於我,我若喪了兒子,就喪了罷。」

  猶大向父親展現出來之捨己的擔當與信心,喚醒了以色列的心和靈。以色列(相較於前一章,他的名字又轉換了)為什麼願意鬆手,願意把便雅憫交給猶大帶去呢?因為以色列終於在苦難中再次看見了:他的神乃是「伊勒沙代」。自從伯特利的啟示直到今日,以色列多方遭受痛苦,這些痛苦每一樣都比他自己死去更加痛苦。這些苦難有如燒窯的烈火一樣,要將「伊勒沙代」的啟示完全地燒印在神所揀選的器皿身上。當我們在最後的剝奪中,聽見以色列的口中迸出了「伊勒沙代」這個名字,便知道他已經成熟了,他已經預備好,迎接一種從聖靈而來的內在洞見。以色列盲目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從今以後,將是他在聖靈裏完全彰顯神的榮耀的日子。他已經徹徹底底,從個人的得失、個人的感覺、個人的性命中得著了釋放,他原是個情感豐富的人,但此時的他已經超越了自己的情感。伯特利的意義終於完全融入到他的血輪中,經過了諸多的苦難之後,誕生了一位成熟的以色列。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01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