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雅各_07

前言

  我們這些日子研讀聖經人物的記事,從亞伯、以諾、挪亞,到亞伯拉罕、以撒、雅各,截至雅各身上為止,我們看見了墮落亞當中的一支敬虔後裔如何重建、修復人與神之間原初存在的美好關係。這種個人與神之間來往關係的恢復,不僅是這些敬虔的先祖個別的經歷,也是我們每一個尋求神之人身上必須要有的經歷。這種各人與神之間垂直向度(相較於人際之間的水平關係)的關係,乃是神的國得以建立在地上的前提、基礎,如果欠缺這種垂直向度的縱深,信徒彼此的集合很容易僅是烏合之眾、盲從之群,不可能真的讓神親自在其中自由往來、行走。為這緣故,我們永遠不該輕看或輕率地貶抑「個人的屬靈」,反而要一直看重它,不斷注重各人靈命的進深。

  唯有當各人與神之間的縱向關係開始得著恢復,人際之間的橫向關係才能隨之步入正軌。從中世紀天主教圈內開始,歷代迭有人嘗試反其道而行,貶低所謂「個人的屬靈」,片面從人際橫向的關係中追求神聖的建造。然而,歷史事實顯示,這種逆向的追求要不然就是流於靈性的膚淺,要不然就是建造出「宗教的大巴比倫」,他們所擁有的「合一」,乃是人工燒磚建造成功的合一,而那種氣味總是惹動神的厭棄與忿怒。

  召會歷史家約翰‧甘乃迪(着有「見證的火炬」一書,中譯本由提比哩亞出版社出版)曾說:「天主教的居間階級攔阻了人與神之間自由的交通,更正教的宗派之見則攔阻了信徒之間彼此的合一。」此言甚為精確。然而,我們更應當看見,更正教恢復了人與神之間自由的交通、恢復了「個人的屬靈」,這實在是主恢復必經的歷程,我們斷不能因那些環繞屬靈偉人建造起來的諸多宗派,進而否定「個人屬靈」的必要性,退回到天主教那種靈性貧乏的宗教合一裏面。今天,我們所當行走的道路,乃是在「個人屬靈」的基礎上,追求召會合一真實的彰顯,這一種合一是眾聖徒一同浸潤於聖靈裏的真正合一,一切見解或作法的差異在聖靈的浸裏自然消失於無形。

  這一榮耀的建造可以稱之伯特利-神的家,創世記35章至50章便是神在雅各家中一步步建造出伯特利-神的家的小影。創世記末了16章聖經所注重的,不僅僅是個人與神之間的垂直交通,更是關切人與人之間的相交、弟兄彼此之間的相愛。在這個過程中有些人被聖別出來,為著神家的建造承受一分特別的苦難,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同樣「屬靈」,許多的兒女們仍被血氣、忌妒、憤怒、情慾等等「屬肉體」的墮落性情所綑綁轄制著。而這一切故事的開展乃是指向那個榮耀的目的:永遠的伯特利。

7.以色列家與神的家

7-1上到神家的呼召

讀經:創世記35:1~4

  西緬的意思是「聽從」,利未的意思是「聯合」,在這兩兄弟的帶領之下,雅各的兒子們彰顯出一種極其可怕的合一:欺騙、凶殺、擄掠。這件事大大衝擊了雅各的內心。這種「聽從」與「聯合」不是發生在一班屬靈人中間,而是一群屬肉體的人,他們雖然站在亞伯拉罕後裔的地位上,但卻把死亡-而非祝福-帶給了世人。西緬和利未的故事警戒著歷世歷代神的兒女:除非我們真是活在那受膏者裏面,否則我們所擁有的「合一」絕不會使萬國得福。

  35:1~4節:「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裏;要在那裏築一座壇給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掃的時候向你顯現的那位。雅各就對他家中的人,並一切與他同在的人說,你們要除掉你們中間的外邦神像,也要自潔,更換衣裳。 我們要起來,上伯特利去,在那裏我要築一座壇給神,就是在我遭難的日子應允我的禱告,在我所行的路上與我同在的那位。他們就把手中的一切外邦神像和耳朵上的環子,交給雅各;雅各把這些都藏在示劍附近的橡樹底下。」雅各雖然在示劍築起了生命中的第一座祭壇,但就某種意義而言,那是他個人屬靈生命的祭壇,而不是「家庭的祭壇」。示劍的祭壇無疑是一個起點,但絕不是終點,雅各個人或許可以暫時停留在示劍事奉神,但若為著他全家的緣故,他絕不該長期停留在示劍。示劍與伯特利有何不同?示劍可以容忍你的家人帶著偶像、穿戴世界的裝飾,但伯特利就不能容許這些事物,因為神的家容不下偶像與世界。

  當我們像雅各一樣順從神的呼召起來,帶領我們的家上到神的家那裏,這意味著我們不僅關切自己個人的屬靈,也必須徹底對付家人中間尚存的「偶像」與「世界」。雅各不能僅僅守護一個純潔的約瑟,以此為滿足,雅各或許可以滿足,但神絕不能滿足。神的心意是要他的每一個兒子-每一個支派-都被建立起來,當然包括那些天性卑劣的、屬肉體的弟兄們在內,單單約瑟一個純潔的個人並不足以承受全部的神聖產業與福分。聖經中有一貫徹始終的思想:「十二」乃是承受產業之完滿的數目。神為什麼要賜給以色列十二個支派?因為祂渴望看見地上有一班人,能夠完滿地承受祂那追測不盡的闊、長、高、深。應用到今天的處境中,神的兒女散佈於許許多多的教派,即便你的教派是最純正、最屬靈的,像約瑟那樣,即便其他的弟兄們是西緬、是利未…,但神仍然需要他們,神仍然沒有棄絕任一支派的兒女,並且唯有當所有的兒女都得著成全的時候,神聖的產業才能顯出豐滿的度量。如果你是約瑟,那或許意味著你被神選中,得以替「神的家」承擔更多苦難,承受藐視、厭棄、出賣、陷害…,但同時也可能意味著,至終你將在眾弟兄間得著更高的尊榮。

7-2伯特利的祭壇與哭泣的橡樹

讀經:創世記35:5~8

  雅各的家人順從家長的吩咐自潔以後,全家就起行前往伯特利。「當他們起行往前時,神使周圍城邑的人都驚懼,就不追趕雅各的眾子。」(5節)這一次的行動是嚴肅的、向神認真的,這次的行動也帶給雅各全家一種內在的分別,將他們從周圍與偶像牽連的世界中徹底分別出來。周圍城邑的人都因他們的起行感到驚懼,因為神不容許祂的選民在此時遭遇任何程度的報復或襲擊。「於是雅各和一切與他同在的人,到了迦南地的路斯,就是伯特利。他在那裏築了一座壇,並且稱那地方為伊勒伯特利,因為當他逃避他哥哥的時候,神在那裏向他啟示祂自己。」(6~7節)雅各帶著全家順從神的命令來到伯特利,並在那裏築了一座壇。三十年前神在此地向他啟示自己,有立起的枕石為證,神不僅賜給他食物和衣服,不僅保守他性命的平安,神也使他成了一個大家庭。雅各帶領全家回到從前向神許願的地方,他不只是要來獻上他產業的十分之一,乃是在壇前將自己與全家完全奉獻給神。(「伊勒伯特利」亦即「神家的神」。)

  第8節插在雅各築壇與神再次顯現的中間:「利百加的乳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邊的橡樹底下;那棵樹名叫亞倫巴古。」「亞倫」即「橡樹」,「巴古」即「哭泣」,亞倫巴古意即哭泣的橡樹,此名稱表達出雅各全家對底波拉的不捨與哀戚。底波拉於三十年前奉主母之命服事離家出外的雅各,她是利百加的乳母,雅各因有她陪伴必定稍稍寬解了母親不在身旁的缺憾。底波拉多年來照顧雅各、服事他的家人,我相信雅各全家必定敬重她如同敬重祖母一般,依賴她如同依賴母親一樣。這樣一位為神的家盡心竭力的使女,當她睡了的時候,身體被葬在伯特利-神的家,真是適得其所。這一位使女無疑是神賜給雅各與他全家的一大恩賜,從頭到尾卻隱藏於神聖歷史的扉頁之間,默默向神盡忠,她的名字只在死去的時候才被提起,召會歷史上不知道有多少像她一樣的使女哩!(底波拉「דְּבוֹרָה‎」的名字是「蜜蜂」的意思。)

7-3以色列家的伊勒沙代

讀經:創世記35:9~11、啟示錄7:9~17

  神在伯特利再次向雅各顯現說話,這回不是在夢中,而是在壇前。神再度顯現對雅各所說的話中,第一件事就是賜給雅各一個新名:「以色列」。「以色列」是雅各的新名,同時也成了神家團體的名字。神的家只有一個名字,不是「召會」,而是「以色列」,「召會」這一名詞所代表的是以色列人蒙召的聚集,如在申命記9章10節者(該處的「大會」在舊約七十士希臘文譯本中譯為「ekklesia」),因此「召會」(或教會)不能算是一個名字,神家的名字乃是「以色列」。雅各兩次領受了同一個名字,第一次在雅博渡口,那是為他「個人」而領受,第二次是在伯特利祭壇這裏,那是為他「全家」而領受,藉這兩次領受,「以色列」既可以作為雅各個人的新名,也可以作為歷世歷代神子民的總體稱呼(並不分屬肉或屬靈的),連那些在新約時代因信被接納進來的無數外邦人也包括在這一尊貴的名字之內,正如經上所記:「因為我要將水澆灌乾渴之處,將河澆灌乾旱之地;我要將我的靈澆灌你的後裔,將我的福澆灌你的子孫。他們要在草中長起,像溪水旁的柳樹。這個要說,我是屬耶和華的;那個要以雅各的名自稱;又一個要親手寫,我是屬耶和華的,並要以以色列這名自稱。」(以賽亞書44章3~5節)

  「神又對他說,我是全足的神;你要繁衍增多,將來有一國(גּוֹי,單數),有多國(גּוֹיִם,複數)的會眾(קְהַל,許多譯本漏未譯出此字)從你而生,又有多王(מְלָכִים,複數)從你腰中而出。」(11節)細心的讀者可以發現,神在此節所說應許的話,恰恰呼應了28章3節以撒在雅各離家前為他祝福的話。以撒那時稱呼神是「伊勒沙代」,這時則是神親自向雅各自稱「伊勒沙代」,並且因為是神「伊勒沙代」,雅各將來就必成為「多國(גּוֹיִם,複數)的會眾」,以撒如此祝福,神自己也如此應許。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如果以為「伊勒沙代」只是為了滿足你單一個人生活中瑣碎的需要,那麼你就把「伊勒沙代」想得太小了!從「伊勒沙代」這個名稱最初向亞伯拉罕啟示出來的時候開始,「伊勒沙代」就是為著使蒙召者成為「多國」、「多國的會眾」。這是怎樣一班會眾?這班會眾就是啟示錄7章9節在神和羔羊寶座前敬拜的大批群眾,身穿白袍,手拿棕樹枝,從各邦國、各支派、各民族、各方言而來,他們的數目無人能數。啟示錄7章9~17節的異象,就是「伊勒沙代」這個神聖稱呼所指向的終極應驗,唯有置身這班會眾之中,你我才能滿懷充足認識地唱道:「神啊,你名何等廣大、泱漭!」(和受恩詩

7-4澆在神家的奠祭

讀經:創世記35:12~15、腓立比書2:17

  12~15節:「我所賜給亞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賜給你;我也要把這地賜給你的後裔。神就從祂與雅各說話的地方,離開他升上去了。雅各便在神與他說話的地方立了一根石柱,在柱上澆了奠祭,並且澆上油。雅各就給神與他說話的地方起名叫伯特利。」

  神向雅各重申對於物質之地土的應許,因為祂要將「天堂」帶到地球上,祂要將寶座設立在地面上。這是聖經中的神聖思想,也是歷世歷代眾聖徒的盼望。那地將是所有得勝的聖徒在復活以後腳掌所踏之地,「多國會眾」的安居之地,而且不僅猶太信徒有一分,連我們這些外邦的信徒竟也能夠同得一分,因信得被接納為「以色列」的一部份,說出神何等富有憐憫!

  雅各看見了神向祂應許的這一切事以後,他立了石柱,在柱上澆了奠祭,並且澆上油,將那裏命名為「神的家」。但願這是你我看見異象以後唯一的生活方式:為耶穌的見證被立起來,將我們性命、所有、一切完全澆奠在其上,以致滿得五旬聖靈的澆灌。這樣,當人進到我們中間的時候,他們必要驚呼:「神真在你們中間!」(林前14:25)萬國的人民都必來到錫安 神的殿中,面伏餘地敬拜 神。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30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