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雅各_05

5.你的名要叫以色列

5-1雅各的恐懼

讀經:創世記32:1~6

  「恐懼」總是隨著人擁有的知識及人事物一齊增長。「初生之犢不畏虎」,幼稚的生命對於環境中的危險常常顯得無知,因無知而無所畏懼。長成的生命則自經驗中習得了警覺,較能謹慎地避開環境中的危險。此外,一個成人與一個孩子之間所有之「恐懼」程度的差異,也在於他們所關愛的人事物有多寡之別。為人父母者不僅顧念其自身之生存,更是常常擔憂孩子們的健康、安全。創世記32章的雅各率領著妻子兒女歸回那地的時候,他已不是孤單一人,身旁多出了許多他所關愛的對象,這麼多親人的安危乃是令雅各的「恐懼」大大加增的因素,這種程度的恐懼是亞伯拉罕、以撒所未曾經歷過的。

  二十年前,雅各懼怕兄長以掃要殺他一人,二十年後,雅各的不安、懼怕並沒有減少或消除,反而更多地增加了。身為屬天祭司與君王學校中的一名受訓學員,雅各有一個難關必須跨越,不是用力征服任何外在的仇敵,乃是要得力戰勝內心的恐懼。他已經順服神的說話歸回了迦南地,如今神要他站立在同樣的信心中前去迎向那從前仇視他的兄長,去克服那盤據內心的恐懼,這對任何人而言都不是輕鬆容易的功課。這一章的經歷是極寶貴的,我們不要輕易地對先祖作出「憑天然生命掙扎努力、抓奪好勝、缺少安息順從」這類知識性的評語,如果有一天你的性命也緊緊聯於一群妻小的性命,想必你不會那樣嚴苛地評論雅各。

5-2雅各的禱告

讀經:創世記32:7~12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阿,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到你親族那裏去,我要善待你。你向僕人所施的一切慈愛和信實,我一點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著我的杖過這約但河,如今我卻成了兩隊。求你救我脫離我哥哥以掃的手;因為我怕他來擊殺我,連妻子帶兒女一同擊殺了。你曾說,我必定善待你,使你的後裔如同海沙,多得不可勝數。」

  親愛的弟兄、姊妹,當你走在順從神話語的道路上,心中感到懼怕的時候,你的反應是什麼呢?雅各將隊伍分成兩隊,這是他基於最壞的打算所作的安排,然而安排之餘,他仍舊感到不安,於是向神禱告。雅各的禱告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榜樣,他首先向神重申了祂的說話和應許,藉此表明自己是站在順從的地位上,然後向神求救、傾吐自己內心極大的恐懼,最後再次重申神的應許而結束。當神向我們藏起環境中的任何倚靠時,你能倚靠的就只有神的話、神的應許了。兩營的天軍不能被你所用,人的辦法也不能消解你的懼怕,唯有再次宣告那守約、信實之神的應許,這才是我們信心的根源、根據。把我們的憂慮、恐懼、痛苦盡都告訴神,絕對不是不信的表現,慈愛的天父從來沒有要他的兒女獨自面對人生的難題,反而喜歡我們常向孩子一樣向祂倚投。但我們可以學習的乃是:不要僅僅訴說難處,更要尋求神的話、宣告神的應許,像雅各所作的一樣。當你宣告神的話、默想神的話、禱讀神的話,你的信心就必得著加強,得以將屬天的能力應用在你所置身的困境中。

5-3解恨的禮物

讀經:創世記32:13~21

  雅各不知道兄長以掃此刻的心情到底是什麼,只知道他帶著四百人迎面而來。雅各在禱告中已經把問題交託給那應許他的耶和華,按照他向神所說的,神無論如何都必須保障他和他一家人的平安,否則便無法顯示祂的信實。雅各用神的話來禱告,這種禱告是厲害的禱告、精明的禱告,使他將自己的性命緊緊與神的信實結合在一起。這種結合所產生的信心,可以稱之為「在神裏面的信心」,因為那不僅是人單方面的信心,而是與神的信實緊密綁在一起的信心,藉以護衛他和他的全家。召會中的「負責弟兄」應當多方習練這一種「信心的禱告」,藉以帶下天上的能力,護衛神所託管的羊群,

  禱告過後,雅各著手安排送給哥哥的禮物。我相信雅各預備這些禮物,並不表示他打算一面倚靠神的幫助,一面又倚靠自己的辦法。預備送給哥哥的厚禮,乃是說出了雅各在以掃面前的自我降卑,他看待哥哥的接納,如同「神的接納」那樣地寶貴。「禮物」在希伯來人的文化中常是人際往來所不可或缺的因素,即便在人與神的來往交通中亦然。神的子民固然是蒙神悅納的,但當我們赴節前來朝見神的時候,我們仍然不該空著手。在這種文化的脈絡中來進行理解,就不會覺得雅各預備禮物是一種多餘的舉動,或以為是不信的行為,雅各預備禮物的行為並不是出於不信(但我們各人在經歷中應當培養辨識的能力,許多時候我們禱告以後的行為確實很可能是多餘的,例如祈求神醫又尋求人醫,致使我們離開了信心的穩固根基,反而得不到從天上來的祝福)。

5-4雅博渡口

讀經:創世記32:22~24

  「他夜間起來,帶著兩個妻子,兩個使女,並十一個兒子,過雅博渡口。他帶著他們,打發他們過河,又打發所有的都過去。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這一個人不是凡人,乃是神的使者取了人的形體,代表神前來與雅各摔跤。祂的目的是什麼?一般來說,摔跤的目的就是將對方擊倒在地。也就是說,神渴望將雅各徹底擊倒。那時是漆黑的夜晚,雅各身旁已無一人,燈火稀微,難以看見。雅各必然看不清對手的模樣,然而,無論對手是誰,他都不會甘心示弱。雅各就是雅各,他在每場爭鬥中都渴望得勝,不願遭遇失敗。(其實哪一個人不是如此呢?雅各奮力的爭鬥只不過是一切天然生命的正常表現,也可說是正當防衛!)

  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是:為何神渴望將雅各的天然生命徹底擊倒。我想,有一件很重要的因素在於:雅各是誰,以及神在雅各身上的託付為何。關於這個問題,我們曾經不只一次提到:神在祂選民身上的託付,乃是要使他們成為祭司、成為君王。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知道神在基督裏預定給你的職分是什麼?祂不是預定雅各成為一介平民,若是那樣,我想祂不必差遣使者前來與雅各摔跤。

  榮耀的器皿不是教授知識儀文的會堂足以培育成功的。神要擊倒我們的天然力量,常須選在我們生命中的「雅博渡口」。不要以為你僅是持守一種「會堂式的召會生活」,將來就能進入榮耀。彼得若未曾被擊倒在地,他必不能領受聖靈的浸,也不能成為得人的漁夫。聖靈的充滿與浸潤,不是單單藉著某種宗教式的「操練」就能夠臨到的,神所要求的乃是一個人生命向祂一再的、徹底並完全的降服。我們若渴望承受完滿的長子名分,渴望成神榮耀的器皿,那麼我們也該像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樣,在凡事上、繼續不斷走在順從的道路上,若是這樣,有一日我們也必到達神領我們通過的雅博渡口(如果你不是一個順從神道路的人在先,你是絕不會真實地走到這一關)。

5-5你的名要叫以色列

讀經:創世記32:25~32

  在這場奇異的角力賽中,雅各奮力使自己不被對手擊倒。在摔跤場上,能夠立於不敗已是近乎得勝,而要不被對手摔倒,下盤的穩固尤為重要。雅各能夠整夜角力而不被摔倒,可見他的兩腿多麼強健有力!「那人見自己勝不過他,就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雅各正與那人摔跤的時候,他的大腿窩就脫了節。」雅各是如此奮力抵抗,甚至連神的使者都不能摔倒他,然而,「那人」將他的大腿窩摸了一把,使雅各的大腿窩脫了節,雅各雖然還沒有倒下,但他賴以爭勝的力量已經被「摸」了,被神削弱了,若不是這樣,他可能還想繼續爭鬥下去,絕不願在日頭升起之前善罷甘休。

  「那人說,天快亮了,讓我去罷。雅各卻說,你若不給我祝福,我就不讓你去。」我相信這是雅各從事的最後一場角力賽,從今以後,他的大腿窩脫節了、大腿瘸了、不能再用於爭鬥了。然而就在同時,我們看見一個瘸子得到了一個新的名字,而這個名字即將響亮在全地面上,即將驚動萬國。「那人對他說,你名叫甚麼?他說,我名叫雅各。那人說,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為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雅各這一名字並沒有從此以後不再被使用,像「亞伯蘭」的舊名不被使用一樣,相反地,後代的眾聖徒、眾先知仍然交替使用「雅各」、「以色列」這兩個名字來稱呼神的選民。在此,名字的轉換,主要意義是含示內在生命與力量的轉換,連同外在生活樣式的改變。好像在這場爭鬥中,神讓「抓奪者」感覺自己是得勝了,勝夠了,同時卻銷毀了他的力量,讓他今後不能再憑己力戰鬥,一個瘸子怎敢上場再與人摔跤呢?

  「以色列」(ישׂראל)這個名字可以拆解成三部份:「以」(י)、「色拉」(שׂרה)及「伊勒」(אל)。「以」是「耶和華」(יהוה)名字的第一個字母,「色拉」有「得勝」之意,「伊勒」即「以羅欣」(אלהים,神、大能者)的頭二個字母。合起來的意思是:「耶和華神得勝」。這個新名字的涵義是多重的,首先,是要雅各今後看見「神得勝」,天使銷毀了雅各賴以得勝的力量,並非要他灰心喪志,相反地,新的名字促使他仰望「神得勝」、更深認識「神得勝」。在神選民團體的歷史中,祂命定「雅各」還須面對一場又一場的爭戰,而其中最大的對手乃是空中邪惡的屬靈勢力。這些爭戰的對手不是血肉之人,而是擁有超然能力的邪惡靈體,牠們將發動地上一切的悖逆之子,傾其全力來敗壞神的兒女。雅各與他打從母腹裏之對手-「以掃」的爭鬥,即將告一段落,然而,神的子民與他們與生俱來那「天然生命」的爭鬥,以及與看不見之屬靈仇敵的爭鬥,才剛剛開始、方興未艾。

  黎明時分,在神的面前(毘努伊勒)誕生了一個瘸子,從河的那邊渡過來。他的得勝寄望於耶和華,神的得勝也寄託在他身上,他的名要叫:「以色列」。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5366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