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以撒_01

前言

  神的兒女在主名裏所得的生命,不是千千萬萬「分開的」生命,乃是一個不可分開、合一的生命。這一生命雖被千萬人所領受、彰顯在許許多多不同的人身上,但正如金燈臺是由一塊精金捶打成形,其枝子雖多,卻不是由分開的金子各自捶打再加以結合,而是自始至終保持一整塊精金,各個枝子乃是共享了這合一的生命。在我們領受以前,這生命是藏在神兒子的裏面,而神的兒子又藏身在父懷裏,直到時期滿足才成為肉體而來,在世上顯現出來,且被父神啟示在祂所揀選的人裏面。從神的兒子被啟示在我們裏面那一刻開始,我們就進入了永遠生命的交通中,從自己個人有限的、短暫的履歷,遷移到祂那無限的、永遠的神聖歷史中,自那時開始,神兒女肉身年日的履歷已經遠不足以表達他那共同有分於永遠生命的存在,這在世人憑天然眼光所無法領會的奧秘。

1.在神旨意中的出生和生活

1-1憑神旨意的出生

讀經:創世記21:1~7

  以撒這個孩子,當他出生以前,他的生命是隱藏於他父親亞伯拉罕的腹中,他的存在是隱藏於神永遠的旨意中,永遠的神早就計畫要帶來這個孩子,直等到祂呼召亞伯拉罕,一步步將亞伯拉罕從萬國中分別出來歸祂,並使他在信心上得著成全之後,耶和華神就從亞伯拉罕和撒拉身內,生出了以撒,在挪亞的子孫中開創出一支嶄新的族系。這一支嶄新的族系,被稱為「亞伯拉罕的後裔」,生來就預備承受神向亞伯拉罕起誓應許的大福、榮耀、國度,要使挪亞子孫構成的萬國都能因這新族類而得生命之福。因此,以撒這孩子與世人之子有一本質上的差異:他的出生不是本於血氣、不是本於人意、不是本於肉體的能力,他的出生完全是本於神的旨意、神的能力。這就是作為亞伯拉罕後裔的基本條件,故此,並非所有亞伯拉罕肉身的子孫都具有承受神聖基業的資格,唯有那些憑神旨意領受永遠生命的孩子們才有資格,因為「人若不是從水和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神藉著割禮的記號不斷提醒亞伯拉罕世世代代的子孫,他們應當本於信得生、本於神的旨意而生活,如果他們離棄了活神、偏行己路,徒有割禮的記號並不能確保他們的平安,他們仍可能倒斃在仇敵殘忍的刀劍之下。

  在我們所處稱為「恩典時代」的這一時代,無法計數的外邦人藉著信入耶穌,也得以成為亞伯拉罕的後裔,同為應許的分享者。在這個時代,神不再以外表的割禮來接納、承認誰是祂的子民,如今,祂完全是依據內裏的生命、內裏的割禮來稱呼祂的子民。使徒保羅在羅馬書9章7~9節慎重確認了這件事情:「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是兒女,惟獨“在以撒裏的,纔要稱為你的後裔。”這就是說,肉體的兒女不就是神的兒女,惟獨那應許的兒女纔算是後裔。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到明年這時候我要來,撒拉必生一個兒子。”」神要揀選什麼人成為祂的兒女、作祂貴重的器皿、作承受神聖產業的後裔,這完全是本於祂的旨意、祂的自由,因為祂是窯匠,祂對於一切受造者擁有絕對的主權。這就是關乎以撒的第一個要點:人得生為神的兒女,不是憑自己的功勞、德行,乃是憑神的旨意,所以沒有人能夠憑自己誇口;是神願意使我們成為祂的兒女,像祂願意以撒成為祂的兒女一樣,我們只是信,我們只是說阿們,我們將一切的榮耀歸與神。

1-2與父同在的成長

讀經:創世記21:33~34

  以撒的身上有一特點,就是信而順從,並在安息中承受一切。從關於他的記載中,我們看不出像他父亞伯拉罕身上信心的轉折與鍛鍊,也看不出像他孩子雅各一生的掙扎與磨難,以撒的一生似乎是平平順順的,他的信和順從似乎是天生如此。其實,我們若視以撒的經歷為亞伯拉罕經歷的延續,就不會過於稀奇聖經的記載,也不致太過訝異:世上怎麼會有如此順從聽話的孩子。

  從經歷上來推敲,這一信心和順從得以傳承到以撒身上的過程,應當是發生在示巴井旁、垂絲柳樹下,他與父親同在的那段年日間。那段期間開始前,夏甲和以實瑪利已經被趕逐離去,身旁不再有屬肉體之人的耳語戲笑;在那段敬虔寧靜的年日間,以撒只有他父亞伯拉罕與他母撒拉陪伴成長。這樣一個孩子,他成長的環境非常單純,不需要自己在世俗的染缸中辨明自己當行的道路,不需要為了生存與人競爭,他所經歷的一切,就是享受他那敬虔父母的同在,憑信承受他們從神所得的一切,包括那烙印在父母裏面的生命性情。就這樣,以撒成了亞伯拉罕與撒拉的翻版,完全承繼了他們在神面前的信和順從。

1-3順從父旨以至於死

讀經:創世記22:1~10

  創世記22章的試驗,不僅對亞伯拉罕而言是一試驗,對以撒何嘗不是一大試驗。或許亞伯拉罕與撒拉曾不只一次教育他的孩子:凡神所說的都要聽從。但這一次,神所指示的道路是如此艱難,甚至是要取去以撒的性命。亞伯拉罕因著信,固然揀選順從神旨無違,但以撒又如何呢?神的旨意要能成就,不僅在父親裏面通過了,也必須在兒子裏面通行無阻才行。以撒已經長大,並非毫無抵抗能力的幼兒,他既能背負木柴上山,就必有違抗父親旨意的能力。主耶穌教導門徒向父禱告:「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父的旨意在天上固然通行無阻,但若要行在地上,則必須先尋見願意將自己完全交託在祂旨意中的「兒子」。享受父親同在的交通固然甜美喜樂,但當父的旨意與你我魂生命的快樂相反的時候,我們能否學習耶穌在客西馬尼園中的禱告:「只要照你的意思,不要照我的意思。」

  以撒面臨生死之關,這不過是關於他記載之早期的經歷。此事發生於撒拉離世之前,故知他必少於37歲,而他又能獨力負柴上山,可能他的年齡並不下於20歲。或許(這只是筆者個人的猜測),他當時的年齡恰與主耶穌釘於十架的年齡相近。值此生死之關,兒子若愛惜自己的性命,自可選擇拒絕父親旨意。然而,當以撒背負柴火至於山上,仍未見到神所預備之羊羔時,他不僅明白了神的旨意,也甘願任由父親在壇上將自己綑綁。那一天,在摩利亞山的祭壇上,以撒的選擇在世人眼中近乎愚拙,以撒順從父旨之堅定,其靜默令舉世之人感到震驚,如此順從亦必使撒但蒙羞、喪膽。「雖至於死也不愛自己的魂生命」,我們從以撒身上看見了神兒子的靈。

  親愛的弟兄姊妹,在你跟從主的一生中,若你定意尋求神的旨意,必會發現在許許多多的事上,神的旨意與你魂生命的意願背道而馳。這些時刻、這些試驗,要將你裏面的生命、裏面的靈指明出來,指明你所受的是哪一種靈,是屬世界的靈,或是神兒子的靈。當五旬節的聖靈豐豐滿滿地澆灌在一個信徒身上以後,這位保惠師乃是要引導他模成神兒子的形像,從耶路撒冷直到地極,作羔羊的見證人、殉道者。今天,沒有一個不受父旨意綑綁如羔羊的孩子,不願讓父對待他如同羔羊的孩子,將來得以承受國度的王權,恐怕再過一千年仍是不能。因為國度的王權不是賜給僅僅懊悔己行之人,而是賜給一切信而順從之人、行父旨意的眾子。

1-4經歷耶和華以勒、復活裏承受大福

讀經:創世記22:11~19

  關於耶和華以勒,有一件事值得強調:「以撒是被父綑綁於壇上在先,看見神預備之羊羔在後。」神的兒女若不甘受父的旨意綑綁,就永不能經歷耶和華即時的供備。許多兒女的經歷如此貧窮,是因為他們一直被動等待看見神的供應,卻不領悟順從應當在先。許多兒女以為必須等到聖靈降在他們身上,他們才能義無反顧地順從。慕安得烈曾說:「順從必須在靈浸之先。」聖靈是賜給「順從之人」的,我們必須先尋求神的國,先立志揀選神的旨意,然後才得以在復活裏經歷耶和華以勒,承受作為應許之大福的那靈,享受神豐滿應時的供備。

  以撒的記載有時令人想到世上的富家子弟,他們生來即承受極大的財富,他們的一生不必奮鬥、無須勞苦。然而,以撒能夠如此享受一切福份,有一個罕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關於他所站的地位,他是站在「復活的地位」上承受大福。當父親解開他的捆繩,釋放他從壇上下來的那一刻,按表樣說,他是經歷了死而復活。耶和華神一步步帶領這對父子,就是要把他們帶到復活的地位上,使他們在復活裏得回首先亞當所錯失的榮耀福份。希伯來書11章所列的每一個信心的見證人,他們都曾被神帶到復活的地位上,在復活的地位上與神相交、享神同在。歷世歷代以來,每一個領受屬天福份的兒女,每一個支取屬天能力的世代,都是在復活的地位上來支取、來領受。但我們要問:「我當如何站在這地位上呢?」其實每一個見證人的經歷都如此顯示:唯有順從神的話,才能站在復活的地位,承受大福。「信而順從」乃是進入復活的唯一途徑。

  讓我們最後結束於金燈臺的異象中。神對每一個蒙召之人的心意,乃是要將他捶打成為金燈臺上的一根枝子。我們各人憑信都已共同領受了同一塊精金,就是父永遠神聖的生命,這生命在我們裏面捶打成形的過程,乃是產生杯、球、花,產生杏花的樣式,一朵接著一朵。金燈臺上的每根分枝各有三朵杏花的樣式,表徵從榮耀到榮耀,從復活到復活。神聖生命在「兒子」裏面具體成形的過程,乃是不斷地藉著死而復活的經歷,不斷從一種程度的復活,達到另一種程度的復活。然後,當我們在神眼中有了三朵杏花的時候,枝子頂端就能捶打出燈盞,裏面要盛滿純橄欖油,浸潤燈芯,燃燒照耀,同主幹與眾枝融合一光。親愛的弟兄,為了要達到這一步,神已經將羔羊的生命分賜到你裏面了,當以撒甘願被父親綑綁於壇上的時候,神藉此向亞伯拉罕世世代代的後裔宣示了祂的道路,若你不願受神旨意捆綁,那你就不是「在以撒裏」的孩子了。若你不看自己為無有,不願在復活裏成為神的容器,萬民怎麼可能因你得福呢?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36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