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亞伯蘭_01

前言

  洪水以後,由於神的賜福,挪亞的子孫生養眾多,散佈到全地上。根據創世記11章的記載,他們的原意是要集中在一地,在那裏建造城和塔(一個統一的國度),宣揚自己的名,免得分散,但神不許可他們那樣作,於是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言語不通,無法合力遂行原來的意念,只好分散到世界各地,建立起許許多多的邦國。我們記得,在以色列給予十二個兒子的祝福中,對利未和西緬的祝福卻是使他們分散、分居在以色列家(他們的力量因此分散),因為對這兩個性情兇殘的兒子而言,如果力量集中聯合,可能會導致莫大的危害,而這或許也是神使挪亞的子孫分散為眾多邦國,而不允許他們合成一國的原因(恐怕他們的力量因集中而過於強大,以至於為所欲為,重蹈該隱世代的覆轍)。

  當人帶著天然的、屬土的性情和眼光,尚未被神煉淨之前,「分散」反而比「統一」更好。在一個統一的大帝國裏面,如果外部沒有可以與之匹敵的對手,一旦敵對神的人當上了國家統治者,對屬神之人造成的危害將會不堪設想。但若邦國分散、彼此制衡,神的子民一旦遭遇逼迫,可以逃往他國,暫時避難。在神主宰的管制之下,祂從未容許任何一個帝國的強大過於長久(或是政治集團,或是宗教集團),總是適時興起外部的敵人,或是從內部加以分裂,以削弱其強大的勢力,這樣的例證在人類歷史上極多,不勝枚舉,及至今日,全世界還呈現一種「多極」的狀態,統治權力仍然分散在眾多邦國之中。神對待世上的組織集團如此,即使對於祂自己的召會,由於召會不免仍未完全脫去舊人,祂也不許可召會在組織上完全統一,完全由單一的「總會」來控制,儼然成為世上一個龐然怪物;相反地,神使祂自己的召會分散在各地,顯為許許多多的金燈臺(這樣分散的結果,風險也被分散,一個集團中的錯謬,不容易迅速蔓延到所有集團),等到時期滿足的時刻,祂才要提取分散於各地的珍寶,用號聲聚集他們到橄欖山的空中,與祂自己相會,在那裏,生命成熟的眾聖徒要完全合而為一,終成「大國」(正如祂向亞伯拉罕所應許的),並與祂一同降下,用鐵杖牧養地上的萬國。論到現今「暫時的分散」,實在是神智慧的安排。

1.亞伯蘭的蒙召

1-1神第一次的呼召及蒙召者的回應(在吾珥)

讀經:創世記15:7、使徒行傳7:2、創世記11:26~32

  挪亞的子孫分散為各地的邦國,其中許多文明的古國,都是環繞著「大河」而建立的,例如兩河流域的古巴比倫文明、尼羅河流域的埃及文明、黃河流域的華夏文明、恆河流域的古印度文明。而兩河流域的古巴比倫文明可說是其中最古老、也是曾經最繁茂的一個。那一天,在這個人稱「肥沃月彎」的某個地方,榮耀的神親自向一個名為亞伯蘭的人顯現。然而,神第一次向亞伯蘭顯現的情景(在迦勒底的吾珥),並沒有記載在創世記中,只在創世記15章7節由神自己簡略地追述,以及使徒行傳7章2節被殉道者司提反提起,榮耀的神初次向亞伯蘭顯現的情景究竟如何,只有亞伯蘭自己和神知道。亞伯蘭似乎故意把那次的經歷隱藏起來了,不與別人分享。那時候亞伯蘭的年歲多大,聖經也沒有明確記載,只知道必定少於75歲,也有可能少得很多,或許那時的亞伯蘭正值青年。

  約書亞記24章2節:「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古時你們的列祖,就是亞伯拉罕和拿鶴的父親他拉,住在大河那邊事奉別神,」他拉是閃支系的第九代子孫,神說「他拉住在大河那邊事奉別神」,敬虔的先祖挪亞尚且事奉真神,然而過了十代以後,挪亞的子孫他拉已經轉向了虛假的偶像,那時,住在兩河流域的人們,可能普遍都已離棄真神、為自己打造出各式各樣的「偶像」。亞伯蘭是在這樣一個拜偶像的家庭中長大,在這樣一個拜偶像的環境中成長。至於亞伯蘭自己是否隨同父親事奉偶像呢?聖經並沒有說亞伯蘭曾經拜偶像,我們也不該那樣認為。相反地,亞伯蘭可能在蒙召以前,已經效法從前敬虔的先祖(亞伯、以諾、挪亞),事奉那又真又活的神。

  創世記11章31節:「他拉帶著他兒子亞伯蘭和他孫子哈蘭的兒子羅得,並他兒媳亞伯蘭的妻子撒萊,一起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他們走到哈蘭,就住在那裏。」神向亞伯蘭顯現,帶著全家離開吾珥的卻是父親他拉。或許,他拉初時聽了兒子亞伯蘭的話,自己也渴望全家的光景有一種轉換(在此之前,他拉的另一個兒子哈蘭先他而死),願意和兒子一同回應神的呼召,於是便帶領全家人離開吾珥,前往迦南地。對亞伯蘭來說,父親願意跟自己走同一條路,那是好得無比!關於這段記載,後人能否苛責亞伯蘭,認為他不夠絕對?認為他不該帶著父家離開?這樣的苛責是否合理?事實上,神第一次對亞伯蘭發出的呼召,可能並未要他離開「父家」(比較使徒行傳7章3節與創世記12章1節,「離開父家」似乎是第二次呼召才增加的命令)。

1-2神第二次的呼召及蒙召者的回應(在哈蘭)

讀經:創世記12:1~4

  亞伯蘭蒙召走神道路的經歷,常可供作後代蒙召之人的借鏡。一個人經歷了榮耀的神顯現之後,初時可能會吸引旁人跟他同走一段路程。剛開始的時候,亞伯蘭並不那麼孤單,因為除了妻子撒萊以外,還有父親他拉、姪兒羅得等同伴,他們和亞伯蘭一同前往神所指示的地方。然而,走著走著,有人停下來了,不繼續往前了,這時,你該怎麼辦?選擇停在半途的是敬愛的父親,他或許疲累了,或許遲疑了,這時,亞伯蘭該立刻與父親分手,或是停下來等他?一個很明確的事實擺在亞伯蘭面前:他還沒有抵達神所指示之地。換作是你,你會怎麼作?

  當我們在與神的交通中,領受了聖靈的啟示之後,也常常面臨這樣的抉擇。有些與我們同走的人,他們對真理只有頭腦的領會,僅止於聽聽說說,卻沒有主觀的啟示,也不在乎親身的經歷。這樣的人初時與蒙召者作同伴,後來卻可能半途停下,他們的生活並沒有達到神所啟示的異象。這些人可能是我們親愛的同伴,甚至是扶養我們長大的父老,這個時候,我們極有可能因他們的緣故暫停下來,等他們「慢慢心轉變」,這樣作可以說是合情合理的,亞伯蘭也如此選擇,和敬愛的父親一同停留在哈蘭。然而,事實證明,父親他拉的心並沒有轉變,亞伯蘭若要忠於異象,終究仍須離開父家,分別自己歸於神的旨意。我們就像亞伯蘭一樣,在蒙召跟從主的道路上,有時也必須作出痛苦的決定,這樣的決定違反了我們天然情感的意願,然而,主所量給我們的正是「十字架的道路」,有些時候,我們雖然愈走愈感孤單,但我們的腳仍須與祂同走,「如果手要接賞賜」。

  創世記12章1~4節:「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親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使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使你的名為大;你也要使別人得福。那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必因你得福。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羅得也和他同去。亞伯蘭出哈蘭的時候,年七十五歲。」根據11章32節所說,他拉共活了205歲,就死在哈蘭,若他拉於70歲生下亞伯蘭,加上亞伯蘭出哈蘭時是75歲,推算當時他拉為145歲,尚活在世上,然而,使徒行傳7章4節司提反卻說亞伯蘭出哈蘭是在他拉死了以後,兩者矛盾的原因可能在於:他拉70歲所生下的可能只是亞伯蘭的兄長,直到130歲以後才生下亞伯蘭,但聖經只記長子出生時父親的年歲,略去後來弟弟出生時的年歲。根據使徒行傳7章4節所說,亞伯蘭可能繼續在哈蘭等待,直等到父親死了,他才立刻動身離開哈蘭,繼續往迦南地前進,然而,這一次的動身,仍有親族羅得同去,這是神所許可的,所以經上說:「亞伯蘭就照著耶和華的吩咐去了」,並沒有責怪他不夠絕對,當然,我們之後會發現,羅得的目的與亞伯蘭的異象並不一致,最終仍帶給了蒙召者一些困擾。

  蒙召者的道路雖然狹窄,但神藉他帶來的祝福卻是寬廣。若有人自願與蒙召者同行,神必賜福,也必記念,像羅得也曾蒙神祝福一樣。羅得後來雖然離開了、失敗了,但在他不名譽的後裔中,竟仍有一位女子蒙神記念,成了大衛的先祖,耶穌肉身的先祖之一,這是神何等的憐憫!一個人即使原不屬於神所揀選的譜系,但他若分別自己、與神所揀選之人聯合,終能成為「神家裏的親人」。

1-3國度的福音、神呼召的盼望

讀經:創世記12:1~4

  回顧了亞伯蘭初期順從神呼召的經歷以後,本段要專注地來看神呼召和應許的內涵,並探討有關神「揀選」的意義。

  耶和華對他說:「我必使你成為大國。」在此之前,神已經賜福給挪亞的子孫,使他們在全地上建立許多邦國,此處,神又應許亞伯蘭成為大國,其中有何涵義?希伯來書11章10節說:「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其設計者並建築者乃是神。」在古時,因為「國」的規模常僅限於一城,因此「城」常是「國」的同義詞。「有根基的城」等於「不能震動的國」,神揀選亞伯蘭的目的,就是為了親自在地上建立祂屬天的國度。這一國度並不是與列國並列同一水平;這一國度乃是地位超越萬國,掌權統治萬國,其祝福又包容萬國。神早已經預知了,因著人墮落的性情,挪亞子孫所組成的列國,遲早仍必一一遠離神,甚至聯合起來否認主、抵擋神。因此,祂揀選了亞伯蘭,從他的後裔中,要產生出無法數算的一班人,使他們成為神榮耀的大器、光輝的聖城,使列國藉他們發出的光行走,使列國在他們的治理下順從神,因他們而得醫治、得祝福。亞伯蘭盼望的就是這樣一個屬天的國度,這也是神從埃及召出以色列人的盼望,更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穌裏所分享的「同一個盼望」。

  當神說:「我揀選了某人,卻沒有揀選某人」。祂的意思並不是說,唯有揀選的人能得永生,不蒙揀選的人都會滅亡,並非如此。「神的揀選」乃是指向一種拔尖的榮耀、特殊的福分,就是神起初為人所預定的榮耀與福分,其內涵就是神長子的名分、君王的職分、與祭司的職分,這極大的榮耀與福分完全是神依照自己的自由,恩賜給祂所揀選歸祂自己的人。至於神所沒有揀選的人,列國中的萬民,例如馬太福音25章32節的「綿羊」,或如羅得,他們仍可能因行善而被稱為「義人」,並且蒙神記念、享神賜福,只是他們的福分最多是「永遠的生命」,卻不包含生命中之神兒子的極大榮耀。

  每一個蒙召者都該認識「所蒙的呼召有何等盼望」。如果我們只是以為將來要得永生,這種水平只不過是「列國的水平」,這種領會實在太低了,並不是「神選民的水平」。我們若認為,不信入耶穌的人都會滅亡,這種領會也是錯了,因為若不是蒙神揀選,也沒有一個人能夠信入耶穌,並且神在蒙召者身上的旨意,乃是使「地上萬族因你得福」,而不是消滅列國。

  神與挪亞後裔所立的永約,以彩虹為記號,是絕不能廢去的。地上列國都是本於挪亞的血脈,雖然不一定屬於亞伯拉罕蒙召的族類,但神絕不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創18:25)。神仍喜歡見人行善,不喜愛見人作惡。「行善」雖不足以使萬民得到神兒子的榮耀(唯有蒙揀選的人才能得到),但仍使他們在將來審判時得蒙赦罪、承受祝福。然而,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既因神的救恩,從萬國中被分別出來,從塵土中被神抬舉,蒙神算為蒙召的族類,成為君尊的國度,你是否認識所蒙的呼召有何等榮耀的盼望?你的行事為人,是否與所蒙的呼召相配?我們既稱自己為「召會」-「蒙召的會眾」,我們的生活是否活在蒙召者該有的高超水平上?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68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