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挪亞_02

前言

  在這段前言中,我們要學習一些解經的基本原則與常見方法,目的不是為了使我們成為解經的專家,而是培養我們對於他人解經的辨別力。讀聖經的基本原則乃是,首先把握每一句話語的「字面意義」。而什麼是「字面意義」?說穿了,就是「未加解釋的意義」。只要是一個具有閱讀能力的兒童,都已經具備了瞭解聖經「字面意義」的能力。神的話語即使未加任何解釋,也已包含許多「話奶」,其字面意義就已含有豐富的屬靈滋養,容易讓嬰孩吸收,使我們的生命長大。在我們接受任何解釋之前,聖經的「字面意義」是我們應當持定的基礎,許多話語背後的意義雖然較為隱蔽,但當我們按字面解將神的話語存記在心、反覆思想聖言之時,聖靈就能在「字面意義」的基礎上,光照我們認識更高深、更豐富的真理。

  許多時候,解經家會使用特別的方法,嘗試發現或發揮出字面意義以外的其他意義,我們必須注意,任何解釋出經文其他意義的方法,都不能否定、取消了經文本身的字面意義。舉例來說,許多人嘗試解釋「挪亞方舟」經文隱含的屬靈意義,但卻不能因此取消了方舟經文的字面意義,認為它不是一個歷史上實地存在的事物、事件,而僅僅是「神話故事」,這種否定字面意義的解經取向終將侵蝕信徒信仰的根基。有些時候,經文的字面意義似乎違反了人們日常的經驗,例如「童女懷孕生子」(以賽亞書7:14)、「死人復活」、「紅海分開」、「日月停止」(約書亞記10:13)…等等,這些經文在在展現了神的大能,我們若否定、取消了它們的字面意義,認其違反日常經驗,只追求所謂的「寓意」,如此已經步入了「不信」的境地,好像耶穌口中的「撒都該人」對聖經的解釋一樣,那是非常危險的。

  我們把握了上述的基本原則後,可以進一步來認識一些解經方法。聖經中描述的事物,有些並不是指向實地存在的事物,例如夢境、異象、比喻內含的事物,這些事物若僅停留在表面意義的認識,只會讓人聽而不明、困惑不解、靈裏不安,因此,有必要求助於解夢的人、解釋異象、解說比喻的人,如約瑟或但以理,這樣的人倚靠神的聖靈,將異夢的實際意義講解出來,這種解經法可以稱為「寓意解經」。此外,即使是實地存在的事物,在其本身的字面意義之上,也可能具有另一層屬靈意義,例如「洪水」、「逾越節的羔羊」、「會幕和其中的物件」、「各種祭物」、「嗎哪」、「銅蛇」…等等,這些事物在當時候固然有其意義,然而經過聖靈的解釋之後,更加展現出它們所描繪的屬靈實際,這種解經法可以稱為「豫表解經」。以上,無論是寓意法或豫表法,解經都必須來自聖靈的感動,那一個解釋才有價值。人若隨從己意,天馬行空,恣意發揮自己的想像力,那種解釋再多,可能都是廢話連篇,毫無價值,「對神在信仰裏的經綸並無助益」,甚至還可能引發神子民之間的紛爭、分裂。

  以下是關於豫表法的進一步說明:當我們說A豫表B(或A是B的豫表)時,通常A是先於B而出現的人事物,並且A的存在,某方面就像是B的影子、影像、照片、描繪。B是A所描繪的屬靈實體,透過對A的掌握,我們便能對B有更詳確的認識,這就是學習豫表的價值所在。然而必須注意,當我們說A豫表B時,不代表A的每一細節、每一方面都豫表B,例如,大衛犯罪的一面並不能豫表主耶穌;因此,在深入探討A的細節之時,必須謹慎為之,如果沒有聖靈的感動,寧可不加解釋,向聖靈保持敞開,而不要自加解釋,使得神的旨意更加隱蔽。

  自從1909年司可福串珠聖經出版以後,印行「研讀本聖經」(帶有註解的聖經)便在基督教世界蔚為潮流。每一種版本的註解,都是宣揚某一派神學思想的利器,信徒不知不覺間,就會把註解當作「本文」接受進來。舉例來說,司可福串珠聖經宣揚達祕的時代論神學和前千年國派觀點,百年來對基督教世界的潛移默化影響難測。今天,帶有註解的聖經愈來愈多,各種神學流派觀點不盡相同,凡讀者皆需謹慎,不要把任何一種註解當作絕對的真理,不加考證便全盤接受,更莫以此排拒異己,這會使自己變成井底之蛙,看不見井外天空包容廣大的美麗。

2.方舟所豫表的經歷

2-1建造方舟的工作豫表「為萬民預備救恩的新約職事」

讀經:創世記6:11~22

  這段經節描述神對挪亞啟示方舟的建造,在材料、尺寸上都詳細地記載下來,22節總結於挪亞按照神所吩咐的樣式建造方舟。這些材料和尺寸的敘述,對後世有何意義?如果沒有意義,聖靈何必讓這些話寫出來,流傳到我們手中?許多解經家都相信,聖經中沒有一句多餘的話,每一句話對後人都隱含著重要的意義,既然在字面上讀不出來,便需要下工夫加以考究。

  方舟是用歌斐木建造的,「歌斐」是希伯來文原文的音譯,全本聖經只在此處提起一次,因此有學者認為,歌斐木在洪水以後已經不復存在了,但另外也有學者猜測,歌斐木可能是柏樹一類的樹木,其木材堅硬防腐,且能抵擋水侵。方舟內外塗上松香,有學者認為是瀝青或柏油之類,塗在船體可以加強船體的堅硬性和防水性,並能降低裏面生蛆以及外面藻類附著的情形;「松香」一字的希伯來原文與「遮罪」一字相近,解經家認為這裏含有「遮蓋」的屬靈意義,挪亞的義只能救他自己的性命(以西結書14:20),至於他的家人以及各類活物,則是因留在遮蓋底下才能得救,歌斐木內外塗上松香,豫表耶穌在祂超特、堅剛的人性裏,為萬有嘗了死味,我們便因信入祂,留在祂血的遮蓋下,從神的審判得救。

  方舟的尺寸: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據說長寬比為六比一或七比一的船隻,在水面上航行的穩定度最佳。方舟尺寸所含的數字三和五,是神建造的基本數字(參考恢復本聖經註解),在後來會幕的建造中也一再出現,三和五乘以十倍或百倍,豫表召會在父、子、聖靈的名裏與神完全且完滿的調和,也就是保惠師今日所要帶領我們進入的實際。

  方舟有單數的天窗和一道旁門。一道門豫表只有一個得救的出入口,也就是主耶穌自己作為羊圈的門(約翰福音10:9);一扇窗豫表開啟的天,聖靈(由創世記8章的鴿子所豫表)藉此降在受了水浸的人子身上(馬太福音3:16),並降在一切蒙召且順從的人身上(使徒行傳2:39、5:32)。在召會生活裏,我們需要經歷主耶穌作入口,從祂進入方舟;然後在方舟裏面,我們需要向著天上的神敞開,窗戶不該關閉,這是一種在禱告中等候聖靈、向聖靈敞開的生活,是隱密的生活,也是公開的見證,但以理一日三次雙膝跪下禱告,他樓上的窗戶開向耶路撒冷,反對者從這扇窗戶抓到他違反禁令的把柄(但以理書6:10~11),而神的聖靈也藉著「這扇窗戶」降在他身上,向他宣示神經綸中一切的奧秘;如此往前,直到洪水過後,我們就必經歷從一道門出方舟,進入新天新地,找著豐美的草場。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的生活中到底有沒有「透光處」?有沒有「敞開的窗」?如果沒有,你在方舟裏就不知如何數算日子,何時白日,何時黑夜,你都搞不清楚;如果沒有,鴿子就不能像你傳達生命的消息,你就必陷於漫長無望的等待,缺少聖靈帶來的安慰和喜樂。

  接著再看,方舟分成上、中、下三層,這必定是為著挪亞一家和各類活物所作的安排。在神救恩的經綸中,是滿有等次的,而非亂成一團,試想像,如果人類、飛鳥、爬蟲、走獸、各樣的食物全部混在同一層,那是何等混亂的局面!萬物各有等次,丈夫妻子間有等次,父母兒女間也有等次,基督的身體裏也有等次,我們被安置於哪一等次,就與神一同安息在那個等次上吧!若有人是負責儲藏並供應食物的,願他忠信作神諸般恩典的好管家。

  關於神所啟示方舟建造的經文中,還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神與人立約。6章18節是聖經首次提到「約」,「約」的存在拘束了立約兩造的行動。神不僅賜給挪亞保全生命的應許,更是立「約」作為保證!這是神兒子的降卑。因為「約」把兩造帶到一種相同的水平上,「約」說出兩造之間彼此的需要:挪亞需要神,神也需要挪亞!最終,神的兒子親自降卑為人,與猶大家和以色列家立定新約,我們何等有幸被帶進這個「約」中,感謝主!

2-2方舟內的生活豫表「在復活裏的召會生活」

讀經:創世記7:1~8:19、彼得前書3:21

  彼得前書3章21節,洪水豫表新約信徒所受的水浸,藉著受浸,我們浸入了基督耶穌,在祂死和復活的樣式裏與祂聯合生長(羅馬書6:3~5)。當洪水漫溢升高的時候,方舟也升高,在方舟裏的挪亞一同升高,高升超過地上的眾高山,可以說,這是豫表與基督一同復活、升天的屬靈經歷(以弗所書2:6);而這一個在耶穌復活裏的經歷,不單是藉著水浸所成就的,更是藉著聖靈的浸才有的經歷。

  然後,當方舟升到最高處之後,水位下降,方舟也隨著下降,在降下的過程中有兩件重要的記載,第一是停在亞拉臘山上,第二是放出烏鴉和鴿子。聖經提到停在亞拉臘山的日期是七月十七日,許多解經家認為這是俗曆的七月,等同於以色列人聖曆的正月,而十七日恰是主耶穌從死裏復活的日子;這一停非同小可,這一停,方舟就不再漂泊了,洪水繼續消退的時候,方舟仍然停在亞拉臘山上,直到地面全乾了以後,挪亞一家和各類活物必是從這山上走出方舟。七月十七日是方舟內經歷的一個分界點,在此之前,時而升高、時而下降,經歷上是漂泊的,在此之後,方舟就不再隨水下降或漂泊,一定永定,停留在亞拉臘山。有些聖徒領受了聖靈的浸,經歷了升天的超越、豫嘗了來世的權能,但卻仍可能是隨水漂泊的,直到他們來到了「七月十七日」,全心專注於復活的耶穌自己,不再隨著異能或恩賜漂泊不定,才開始在安定、安息中等候榮耀君王的再來。

  在這段等候國度的時期,到了接近出方舟的日子的時候,挪亞先後放出了烏鴉和鴿子。挪亞放出了烏鴉和鴿子的目的是一致的,都是為了探知方舟外面的環境如何,為了尋求出方舟的時候的「兆頭」。烏鴉雖然是不潔淨的鳥類,但牠也是藉方舟得救的活物之一。烏鴉沒有回到方舟,表明時候近了,地上的環境已經適合烏鴉的生存,故牠不需要再回到挪亞那裏。然後,挪亞又放出一隻鴿子,尋求進一步的兆頭,鴿子卻飛回來了,表明神為潔淨之人所預備的時候未到,故仍須等候。「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鴿子從方舟放出去」,這一次,鴿子帶回來一片橄欖葉子!這是聖靈所帶來的明確兆頭、憑據,表示日子更近了。「他又等了七天,放出鴿子去,鴿子就不再回來了。」鴿子回來、不回來都是兆頭,方舟安定在亞拉臘山上,挪亞在安息中等候神帶領他進入新地,一點沒有憂慮、焦躁或不安,因為神生命的約已經立定,天地要廢去,神的話每一句都要成就,讚美主!

2-3挪亞進入新地的生活豫表「彌賽亞再臨進入新地的國度生活」

讀經:創世記8:20~9:29

  「挪亞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拿各類潔淨的牲畜、飛鳥,獻在壇上為燔祭。」這是挪亞在新地上所作的第一件事,這個奉獻所豫表的深遠意義,要等到我們進入國度時代以後,才能完全領會。挪亞的獻祭,不僅是感謝神,也是向神表明一個強烈的心願:該隱世代過去了,從今以後,全地都要事奉耶和華!

  挪亞獻祭的結果,使神消除了從前對「地」的咒詛,完成了真正的時代轉移(從前神令亞當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的管教,此後已經撤去)。

  挪亞獻祭的結果,使神與全人類和一切活物立約,以彩虹為記號,不再有洪水毀滅這地。

  使徒行傳17章26節:「祂從一血脈造出萬族的人,」今天世界各國幾十億的人們,不僅是出自亞當的血脈,也是本於挪亞的血脈,世人都是挪亞的子孫,得以享受神與挪亞所立之約的好處。相較於洪水前的世代,神更加樂意向普世的人們顯示祂的信實、慈愛、和豐盛的憐憫,洪水後因著神不再咒詛地,世人的物質生活更加富裕(這也是挪亞在葡萄園裏喝醉酒的原因),這是神賜福的結果,叫人生養眾多、喫喝飽足、享受平安、滿心快樂、向神獻上感謝。神使挪亞的後裔散佈到全地上,組成眾多的邦國,並將統治的權力、審判的權柄,委託給各邦國的君王,讓他們賞善罰惡,而不再任憑各人隨心所欲而行(像洪水以前那樣)。等到彌賽亞帶來下一個時代的時候,這種統治的秩序將更加強化,屆時將由與神完全調和為一的一班人代表神在地掌權、牧養萬國。

  最後讓我們再次記念,這一切的轉換為何而有?從咒詛轉為祝福、從勞苦轉為安息、從貧乏轉為富足、從混亂轉為秩序,這一切的轉換從何而來?是因挪亞的獻祭!這是聖經第二次提到獻祭(第一次是在亞伯的時代),這次的獻祭不僅使神滿足,也使普世蒙神祝福。「獻祭」的生活貫穿在神選民的生活之中,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以色列人,直到我們這些活在新約之下的信徒,「獻祭」都是我們屬靈經歷的軸心,獻祭者總是向神心懷承受福分的盼望。並且從神的角度來看,祂的經綸得以往前、祂在各時代間的行動得以推進,也是藉著在地上不斷有人向祂築壇獻祭而得以成就。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我雖然微不足道,但你若渴望蒙福、渴慕作神榮耀經綸推進的憑藉,務要向神持守這樣的生活。在你的人生之中,有沒有為耶和華築一座壇?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07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