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人物記事_亞伯

前言

為了準確地認識歷史上的人事,對於時空環境差異的理解常常是必要的。人對事物的看法,總是受到他生長的環境、生活的經驗所限制,面對另一個來自相異環境、相異經驗之人的故事時,應該學習「設身處地」,而不該將其人自該境地中抽離出來,魯莽地依據讀者的經驗和標準來評判他。

關於這部份的資料,我將盡量在每一篇信息的前言中提及。然而,我並非史學、考古學或人類學方面的專家,對此部份的知識相當有限,只能把握住大原則,適時引述合用的資料,在正確性及完備性上則虛心接受讀者的指正或補充。

進入該隱與亞伯的記事之前,我們要先探討「人的食物」。我們是活在挪亞以後的世代,根據創世記9章3節,人類「喫肉」的葷食行為或許是從洪水以後才開始的,至於洪水以前的世代,亞當的子孫都是「喫素」的,因為神還未將動物賜給人作食物(我說「或許」,因為在該隱進一步墮落後,以諾城內就出現了牧養牲畜之人,或許他們被迫以肉類代替菜蔬作食物,因為出產菜蔬的「地」已經不再為受咒詛的該隱效力)。在洪水以前的世代中,又以亞當被逐出伊甸園為一個分異點。在亞當犯罪以前,受造之初,神是將「樹果」和「菜蔬」賜給人,但自從亞當犯罪之後,神卻不再提到「樹果」(雖然人也喫),而只提起「菜蔬」,如在創世記3章18節及9章3節所述者。「菜蔬」包含了一切田裏的土產,包括五穀和蔬菜,或許進一步涵蓋以這些為原料而加工製成的酒類和植物性油類。然而,聖經第一次提到人喝酒是在創世記9章21節,是洪水以後的事,至於洪水以前的世代,則因「地」所受的咒詛尚未消除(神在洪水以後不再咒詛地),人必須汗流滿面才得糊口,可能尚無法有所富餘來製造油類和酒類。

提這些事有什麼意義?這些事給我們看見,該隱和亞伯「所能喫的」東西相當有限,與我們相差甚遠。他們不喫動物的肉,只喫地裏出產的「菜蔬」,並且因地受咒詛的緣故,或許連「樹果」也很難得、少見(他們的父親亞當已被逐出栽植了各樣果樹的伊甸園外)。因此,獲取食物的唯一途徑幾乎就是透過「耕地」,這也正是該隱自其父親所傳承的工作。弟弟亞伯喫什麼?大概也是仰賴父親和哥哥耕地的出產。

在進入正題之前,還有一件事值得提起,就是「耕地」並不是人犯罪後才被迫從事的職業,而是亞當在受造之初、在伊甸園中就已經受神指派了。神造人並非令其無所事事、安逸度日,而是令其耕種看守、經營管理。只是亞當未犯罪之前,所耕種的是一塊「美地」、「福田」,不像亞當犯罪以後,地受咒詛,給他長出荊棘和蒺藜,亞當必須付出加倍的辛勞,才能養家活口。

1.亞伯的道路

1-1領受啟示並順從異象

讀經:創世記4:1~2

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中,亞伯從事了一個奇特的工作:牧羊。洪水以後的世代,牧羊可以作為一種謀生的方式,但在洪水以前,人既然不喫肉,「牧羊」就無法填飽肚子。「牧羊」既不是神吩咐亞當必須從事的,怎麼亞伯不同父兄去耕地,竟然當起了牧羊人?牧羊有什麼用處?是誰指示他這麼作?

主耶穌提到亞伯的時候,稱他是「義人」、「先知」(馬太福音23:35、路加福音11:50~51),雖然在創世記有關亞伯的記事中,尚未提到「先知」這個字,但根據主耶穌的話,我們仍然可以說:亞伯是「第一個義人」,也是「第一個先知」。而在聖經中,凡稱為「義人」者都是順從主話的人,而「先知」則都是隨從聖靈啟示而活的人,無一例外。亞伯為什麼去牧羊?可能是他自聖靈領受了啟示、順從主的話才這麼作的。或許,亞伯看見父母身上的皮衣,知道了這是神為他們作的,他就反覆思想神的作為,以至於從聖靈得到了默示。他從事「牧羊」的工作,必然與他所得的啟示有關。

我們可以揣摩看看,當亞伯向父親提出自己將要「牧羊」的時候,父親和哥哥的反應會是如何?他們會稱讚他嗎?或者攔阻他?或者任憑他?不論如何,「牧羊」在當時確實是一個「創舉」,可能會引發家庭成員的一番議論。該隱會不會責備弟弟說:「亞伯!為什麼不同我們分擔田間的辛勞?為何要作父親所沒有吩咐的事?為何要走我們所不知道的道路?」歷世歷代以來,凡順從神的啟示而行動的人,總是不受本地、親屬並本家之人的尊敬(馬可福音6:4),這就是「先知」在今世代共同的境遇。

1-2在艱難中成為神的見證人

讀經:創世記4:1~2、希伯來書11:4

田間的辛勞固然是神所派定的,但亞伯「已經選擇了那上好的份,是不能從他奪去的」。並且,在一切艱難、反對、誤解、逼迫之中,更加顯示出對神信心的寶貴。希伯來書作者回顧「信的見證人」之腳蹤時,亞伯就是所提起的第一個見證人。

該隱傳承了父親的事業並沒有錯,這原是神賦予受造亞當最初的工作,伊甸園外的亞當和他子孫要存續、繁衍,也必須仰賴地裏的出產。正如我們在前言中所探討的,甚至亞伯維生的食物也是來自父兄在世界裏的流汗辛勞。然而,在這一切正當且合理的勞碌之外,從罪人的第二代開始,神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了恢復的工作。神在亞當的子孫中揀選了一些器皿,使他們分別出來,作祂自己貴重的器皿、榮耀的器皿,因為祂是窯匠、是主人,祂要揀選誰歸於祂自己,完全是祂的自由。在罪人的第二代中,神揀選了亞伯。其實,牧羊的工作並不比耕地輕鬆,相較於農夫而言,牧羊人反而將自己暴露在更大的危險、更不確定的環境之中。我們從沒聽過農夫為了莊稼需要捨命,但好牧人卻為羊捨命。亞伯或許從深處領會到,罪人在神面前得稱為義的需要(參見希伯來書11章4節,亞伯從神得到了「稱許為義」的見證),當他默想神的作為、默想神用皮子為亞當夏娃作衣服穿、默想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時,他或許就從聖靈得到啟示:世人需要藉著神羔羊的救贖,回到永遠生命的樂園中。亞伯的心與神的心是一致的:他盼望亞當的子孫快快終結在伊甸園外嘆息勞碌的日子,早日回到神生命的樂園裏去。因此,他不顧危險、不計代價,為了宣揚這個重大的信息,他選擇了牧養羊群,如此「活出」所領受的異象,雖然不能靠此填飽自己的肚子,但卻能夠滿足神的需要。他的羊可獻上作為燔祭和贖罪祭,亦可供作皮衣,藉此提醒世人應當仰望神的救恩、尋求永遠的榮耀。

1-3滿足神的心

讀經:創世記4:3~4

「亞伯也將他羊群中頭生的,特別是羊的脂油獻上。耶和華看中了亞伯和他的供物,」創世記對亞伯的記載不多,但是卻給我們看見,他為何要選擇這條道路。當頭生之羊的脂油燒在壇上時,香氣冉冉上升,這是燔祭,是獻給耶和華為怡爽香氣的火祭。哦!我們頓時明白,他如此生活、他如此工作、如此默默承受弟兄對他的誤解,原來是為了順從神!為了滿足神!

他的生活這麼簡單、如此順從。後來當他哥哥發怒、嫉妒、打他、甚至殺了他的時候,他似乎依然順從神!這個身影是否令我們感到熟悉呢?我們的主,拿撒勒人耶穌,也是這樣被他的兄弟所殺。「他雖然死了,卻藉著這信仍舊說話。」(希伯來書11:4下)亞伯向神的奉獻,無疑是每一個以色列人獻祭給神的榜樣,也是新約信徒獻上身體、實行神旨意的榜樣。「你們中間若有人獻供物給耶和華,要從牛群羊群中獻牲畜為供物。」(利未記1:2)親愛的弟兄姊妹,你蒙召至今所過的生活,能有「脂油」滿足神嗎?你是因循前人的遺傳而生活,或是本於啟示而事奉?你能夠在不信的「宗教世代」中信靠神,並且不違背那從天上而來的異象嗎?還是你時常向人心懷嫉恨、怒氣填胸?在你每天的生活中,能否有基督的馨香之氣,上升到諸天之上的神面前?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92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