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酵

太 16:6「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要當心,提防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的酵。」

路 12:1下「…耶穌開講,先對門徒說,你們自己要提防法利賽人的酵,就是假冒為善。」

12:24「耶穌對他們(撒都該人)說,你們錯了,豈不是因為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神的大能麼?」

可 7:13「這就是你們藉著所傳授的傳統,使神的話失去效力和權柄。你們還作許多這類的事。」

  「法利賽人的酵,就是假冒為善,」他們為了博取人的稱讚,偏執地追求敬虔的外表,卻忽略了律法真正的內涵:愛神、愛人、正義、良善。他們嚴格地推行傳統的儀文規條,甚至不惜為此逼迫同胞、隔離弟兄,如此行事為人完全偏離了律法的本質,卻還自以為是恪守律法者。這一類人,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絕跡過,到了後來的基督教中,也不斷有人狂熱地追求敬虔的外表、正統的教條、標準的禮儀,同時卻竭盡所能地打擊異己、逼迫弟兄、定別人為「異端」。

  撒都該人的酵則是另一回事。撒都該派,是猶太教受到希臘文化與哲學影響下的產物,約從主前300年左右出現。這派教師受到希臘哲學的影響,否認了希伯來聖經中有關天使、靈、身體復活、神蹟等等,他們以希臘哲學的觀點來詮釋聖經,將不合乎「真理」(就是他們的哲理)的聖經事實一律置疑、存而不論,抹殺了希伯來祖先對於來生的盼望,在教義的實行上完全「現世化」。這一類人,在歷史上也從未絕跡,他們對聖經的解釋總是迎合每個時代的哲學思潮,採取「現代主義」的路線。

  基督教世界受到這兩類人的影響,第二世紀開始就發展出許多「假神學」,初代的使徒們睡了以後,撒但就將稗子撒在麥子中間、以假亂真。到一個地步,整個主流的基督教世界,像麵糰完全發了酵,又變質成一棵邪惡的「大樹」,有許多「飛鳥」(高傲的靈、紛爭的靈、兇惡的靈、虛謊的靈)來棲宿於其上,應驗了主耶穌在世時所說的預言。假定在一百個人中,九十七個人都「發了酵」,他們必定會將剩下那三個人當作「異端」,殊不知那九十七人自己才是最巨大的異端。

  主耶穌曾吩咐跟隨祂的人,要將這種混雜的局面留到這世代的終結,等候祂再來的時候處理。那時祂要差遣天使,除滅一切虛假的人事物。而「等候主」正是我們的得救之路。

  這種真假混雜的情形確實令人困擾。然而,即便我們能將「身內的虛假」趕逐於外,我們仍然不可能將我們「身旁的虛假」完全挪開。面對這種情形,主耶穌給我們的吩咐就是「等候祂」,因為「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晚近五百年主恢復的歷史中,多少聖徒沒有遵守主的吩咐,以為自己足有能力建造出一個「完全真實的範圍」,結果自己在對抗虛假之虞,反而開啟了另一道虛假的門,使後來跟隨他教訓的團體不過發展成這棵邪惡大樹上的另一根分枝,其中多少人自以為代表當時代之「主的恢復」,其實恰恰相反。僕人不等候主人,那已是徹底的失敗了。

  從現在開始,直到彌賽亞耶穌再來的日子,那些主所寶貴的真正的麥子,仍然不會搖身一變成為基督教世界的主流。不要以為會有一個巨大的復興,徹底轉變大巴比倫的本質,因為大巴比倫必須留到末七的尾聲,被火燒盡。讓我們再唱Anna Laetitia Waring姊妹的詩歌,從主得著鼓勵:

一、父,我知道我的一生,你已替我分好;

  所有必須發生變更,我不害怕看到;

  我求你賜長久忠誠,存心討你歡笑。

二、我求要得「有意」的愛,時常儆醒的慧,

  常以笑容歡迎事態,擦乾不禁眼淚,

  心能與牠自己合拍,好來同情、安慰。

三、我不要有不安意志,急忙到東到西,

  要求要作幾件大事,或要明白祕密;

  我要被待如同孩子,所往都是受意。

四、無論我在世界何地,是有何種景況,

  我與人心有個交契,我要保守發旺,

  我要為愛出我微力,為著事奉我王。

五、我求你賜每日恩澤,使我能常受教;

  心能從裡與外調和,當我與你契交;

  滿意只佔微小旁側,若你能得榮耀。

六、每條路上都有虛假,是你要我忍耐;

  每種境遇都有十架,是你引我倚賴;

  但心靠你若是卑下,無論那裡可愛。

七、如果在我幸福之中,有何尚未求祈,

  我是渴慕我的內衷,向你能滿愛意;

  寧願不多為你作工,完全使你歡喜。

八、你愛所定我的選擇,不是我的捆繩;

  我在暗中受你領帥,已識你的見證:

  一生充滿捨己的愛,就是自由一生。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624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