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信主到受靈浸–信徒到底領受了什麼?兼論律法在聖靈來到以前的作用

  我們已經從經歷和道理這雙方面,討論過「信徒領受聖靈的時間點」,並且否定了「人一信主必然都有聖靈內住」的教義。我們斷定聖靈內住在信徒身內,是從信徒經歷聖靈的浸那一刻才開始的。這個結論對於長期接受傳統教義影響的信徒頭腦無疑是一個重擊,是一個革命性的觀點。即便是富有五旬宗色彩的「神召會」這一大教派,也尚未採納這樣的觀點。

  筆者所知道的五旬宗教派中,有兩派教師認同「信徒領受靈浸時始有聖靈內住」,一派來自「真耶穌教會」,一派來自「錫安堂」。筆者對於靈浸教義的認識,從這兩派人的見證與教訓中得到了印證,因而更加篤定,我相信,隨著彌賽亞再來腳步的緊近,這一對於靈浸與聖靈內住的革命性觀點,將受到愈來愈多信徒的證實與接受。

  現在我們「退一步」來看,那些「已經信主卻尚未經歷靈浸」的信徒,他們到底「領受了」什麼?從主耶穌「撒種的比喻」來看,凡信徒必都領受了「神的道」,因為「神活而長存的道」是一粒生命的種子、不朽壞的種子,被栽種到信徒的「心」裏面,使信徒蒙了重生。這是最基本的層次。從這一層次上來看,新約信徒和舊約信徒、和敬虔的先祖們毫無差別。早從人類的第二代開始,就出現了第一個「信的見證人」-亞伯,神的道如何栽種到我們的心裏,從前也曾如何栽種到亞伯的心裏。這一粒種子,是永遠生命的種子,不是等到耶穌的時代才開始散播,而是早從亞當的時代就開始了。並且神是不偏待人的,「為此,就是死了的人,也曾有福音傳給他們,」(彼前 4:6)即使有無數人因為時空的因素,未曾聽過耶穌的福音,但只要生而為人,都必然曾在某種程度上聽過「神的道」(例如:要敬畏神、孝敬父母、不可害人、不可貪心…等等),將來神就是根據他們所聽見的道、按行為來審判各人。

  只是有許多人表面接受,內心卻不領受,種子就被飛鳥奪去了。萬物各有其生存之道,人也不例外。「順道而行者昌,逆道而行者亡」,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順道而行總是使人自由快樂,而不是使人愁苦哀嘆。亞當的子孫雖然失去了伊甸園中神親切的同在,然而神為每一個人安置了「良心」,讓人仍能揣摩、認識「神的道」。自古以來,在許多大國的歷史上,都有聖賢承先啟後,將人的良心所認識的「道」發揮出來、闡明出來,傳道設教,勸人棄惡行善。無數人雖然沒有神直接的顯現、沒有神親口賜下律法、沒有聽過耶穌的名,但他們也能憑著良心、順從正道、行善行義;這樣的人雖然沒有聽過耶穌的名就死了,但將來復活受審判的日子,他們仍要因羔羊之血而蒙赦免、承受永遠的生命。

  但若這樣,你必問我:「信入主名有何長處?」請你注意,到此為止,我只是說,就著最基本的層次-領受「神的道」而言,我們和那些未曾信入主名的人並沒有差別;現在我們必須進一步來看,在第二層次上,「信主的人」比他們所多出來的,就是不僅領受了「神的道」,又領受了「主的名」。「名」所含示的是一個活活的人格、人位。那些僅僅順應天道、正道、義道而行的人,他們不一定相信「活神」的存在。許多人承認道德律,但卻不一定承認設置道德律的「活神」。他們以為人生止於死亡,但當將來他們在復活的日子、一個一個站在神審判寶座前的時候,他們必要在榮耀的大神面前震驚不已。然而,這位榮耀的神,四千年前就已親自向我們的祖先亞伯拉罕顯現。亞伯拉罕所經歷的,不僅是「神的道」,更是「主的名」,他是一個「呼求主名的人」。以色列人的獨特使命,就是不僅向萬國宣揚「正道」,更是見證「活神」。在一個信徒的生活中,他不僅僅是遵從神的道,更是求告主的名、多方享受主應時的保守、眷顧、引導、供應。因此,信徒雖然尚未領受聖靈的浸,但他已經領受了神的道-生命的種子,也領受了主的名,藉此可以與活神來往交通、享神同在、與神同行。以上種種,皆是未有聖靈內住之前,信主之人便已經可以充分經歷的,也是五旬節聖靈未曾澆灌下來以前,舊約時代的信徒早就已經如此經歷的。到此為止,我們可以作一小結:「凡信主的人都必領受了主的話和主的名」。

  論到「聖靈的浸」,舊約時代並沒有,是到了新約時代才出現的。在「五旬節」之前的四千年間,在地上信主的人們中間,憑著主的話和主的名這兩樣,已經能夠經歷聖靈多方面的運行、引導、工作,也不缺少神蹟異能的展現。事實上,凡是順從主話、信入主名的人,即使尚未經歷聖靈的浸,也都能夠經歷聖靈的感動、啟示、引導,甚至也能憑聖靈行出神蹟異能,正如舊約時代的聖徒們一樣。

  但若這樣,我們必問:「受聖靈浸有何長處?」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對神新約的經綸有一種透徹的、內在的認識。第一,是關於「浸」這個新詞彙,如果聖靈在新約時代的工作相較從前沒有任和差異,那麼先鋒約翰和主耶穌就無須使用「靈浸」這樣的「新詞彙」來描述聖靈在新約時代的工作,我們也只需要憑著主話和主名,像古聖那樣經歷聖靈便已足夠。「受聖靈浸」必然包含領受作見證的能力,但不僅如此,「受聖靈浸」更是為了領受聖靈的內住,而「聖靈的內住」正是五旬節前從未實現、卻在新約時代向每一個信徒完全開放的寶貴應許,而這正是古聖所未曾經歷過的–活神榮耀的內住。

  傳統基督教神學家必然會問:「經歷聖靈的內住,何必等到五旬節?主死而復活後,豈不就能立刻內住在信徒裏面嗎?」純粹就神學理論層面而言,傳統基督教神學家的看法似乎沒有錯,救贖已經完成了,耶穌也從死裏復活,祂的肉身也變化成「屬靈的身體」,按理說已經能夠內住在信徒裏面,而且約翰福音20章22節的「吹氣」似乎也印證傳統的論點。然而,我們已經在其他文章論證過,這個問題不能僅從理論層面斷定,還必須根據經歷方面,以及使徒行傳的記載來解答。從經歷方面和行傳的記載來看,使徒們似乎沒有從復活日開始就明顯經歷到聖靈的內住,而後來的信徒也未必在信主的時刻同時領受了聖靈。

  「何必等到五旬節?」或者說「聖靈的內住何必等到受靈浸?」這或許是因為,信徒必須有一段學習順從、憑信生活、等候神的期間,即便是初代的使徒們也不例外。甚至我們所熟知的百夫長哥尼流,乍看之下似乎他一聽彼得講道就立刻領受了聖靈,但在此之前,哥尼流已經有相當長的時間活在順從神的道、尊崇主的名的敬虔生活中,他也是一個預備好經歷「五旬節」的器皿。

  從這個角度來看,「律法」的功能恰是為神預備適合進入「五旬節」的器皿。在牧人親切的同在尚未來到以前,信徒在律法這羊圈中暫時受看管、受保護、也受訓練,直到五旬節那天來到,律法作為兒童導師的任務正式停止,信徒憑信領受了聖靈的浸與聖靈的內住,新約的時代在他身上正式開始。

  初代召會之中,那些信耶穌後立刻領受聖靈的人,大部分都是已經長時間作猶太教徒的人們,他們每逢安息日參加猶太會堂的例會,並守律法上的節期,當使徒們開始宣揚彌賽亞耶穌的福音以後,他們信了,並且很快領受了聖靈。即或是像哥尼流那樣的外邦人,也早就是「入了猶太教的敬虔人」,他們和後來我們這些毫無「律法經驗」的外邦罪人並不相同。前者是已經預備好的器皿,只待被引進更完備的新約信仰;後者如我們卻是甫從異教的偶像崇拜中悔改、罪得赦免,但是否「配得聖靈」,似乎還不免經過一段「試驗的時期」。

  外邦人一信主,立刻領受了「主的名」和「主的話」,但必須持守主名、順從主話,蒙主悅納才能領受「主的聖靈」(悔改相信就蒙赦罪,但信而順從才蒙悅納)。研讀召會歷史,我們發現一個令人遺憾的現象:大批的外邦罪人信主進入召會以後,急於和高舉摩西律法的猶太教劃清界線,因而否定了律法、忘記了主的話,結果他們沒有得著聖靈來延續初代召會明亮的見證,反而把希臘的哲學、巴比倫的宗教,一一混雜到基督教的教訓中,他們自以為都有聖靈的內住,其實根本沒有,倒是直直奔入錯謬的宗教系統。

  二十世紀初的五旬節運動並非偶然,一個又一個信徒不滿足於虛而不實的教義知識、脫開了自滿自欺的錯謬系統,他們渴慕耶穌、尋求聖靈、等候活神,直到領受了那靈的澆灌和真正的內住,他們隱而無名的見證已經使愈來愈多人受感動而順從真理。這不是一夕造成,而是受惠於十八世紀初就開始的敬虔運動、循道運動。它的原理原則,和初代召會經歷聖靈澆灌是一樣的:信徒必須先順從律法、憑信生活,然後主才將聖靈賜給「順從之人」、永遠內住在他們身內。我們有沒有過度高抬律法之嫌?當然沒有!我們仍要教導我們的孩子們從內心深處順從律法、信靠主名,並且不斷為他們將來領受聖靈而禱告!這才是扎實、穩健、完備的信仰之道。



4 Responses to “從信主到受靈浸–信徒到底領受了什麼?兼論律法在聖靈來到以前的作用”

  1. 三年以後,故事又再度回到它的原路線上。倪柝聲有一次對王開森(譯音)陳述他的意見:「回顧這段時間,我們所得的較少,而損失卻相當大。」

  2. 倪柝聲和張品蕙正在煙臺。有一位在內地會女宣教士費巴小姐正在城裏開奮興會。她剛認識倪柝聲不久,而倪柝聲在那時正經歷一段屬靈的荒涼,他與費姊妹交通他個人辛苦尋得的看法,但他仍渴慕對上帝有更新的經歷。因此他打破自己過去對婦女講道的限制,參加了她在煙臺的聚會,而費教士則享受到山東人因講道和禱告所產生之狂喜及興奮。當她的英語不夠用時,她就用方言禱告及唱靈歌。然而她的講道真具能力,倪柝聲從她的講道中被上帝的道所吸引,感覺自己進入上帝所賜福的嶄新境界,他找到了一種新的釋放,使他講道裏的枯乾情況從此消弭無蹤。他打了一封電報回上海說:「我遇見了主」。

  3. 他在秋季的聚會裏帶來「聖靈澆灌」的資訊,引領許多人進入他所經歷的屬天能力中,這個果效持續了兩年之久。一股屬靈興奮的浪潮,和一種注重經歷的嶄新教導,一直傳到南方各聚會——因為直到那時為止,這些團體已被理智限制住了,絕不容許基督徒忽略聖經而單單注重主觀的經歷。他們卻讓這種方式達到極度的釋放,或跳躍、拍手、揚聲大笑,或說聽不懂的方言,甚至連說方言的人自己也不清楚。其間還有一股奇妙醫治的水流;有許多是真的,但也有令人感到懷疑的。

  4. 一九三五年底,倪柝聲夫婦到廈門,講題內容為「得勝的生命與聖靈的澆灌」,上帝的恩福再一次沛然降下。倪柝聲確實是認為,聖靈給教會的許多恩賜中,醫病、說方言及翻方言是較小的恩賜。他說:「我親眼見過即時痊癒的神醫例子,我並不反對這些,我所不贊同的是,有些關於神醫錯誤的教導。」他曾說:「有人問我是否反對說方言,我當然不會反對,雖然我對某些以不正確方式得來的方言,仍存保留態度。」他也強調「並非所有的人都說方言」。他在「方言」方面的教訓總是平衡的,有一位內地會的年長宣教士,參加他在上海的聚會,聽他講到聖靈方面的資訊,他形容這些講道是「我所聽過關於這個主題最清楚的教訓。」 面對有些復興的方法,倪弟兄認為其功效如同「屬靈的鴉片」,它不過是一服日益加重的藥劑,使人耽溺其中不能自拔。伊麗莎伯.費巴也覺得為這種限制所帶來的虧損感到自責,因此她願完全放棄公開講道,透過她頗有恩賜的文筆,及時地發現了十分有果效的職事。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146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