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神的揀選」與「救恩的歷史」

  神並非人類歷史的介入者或干預者,相反地,祂乃是歷史的創始者與成終者,整個人類歷史(history)的核心,恰恰就是「祂的」記事(His story)。

  根據我們希伯來先祖的聖經記載,神在大約六千年前創造了人類,這六千年是我們已知的人類歷史的長度。大部分古老文明的歷史,則都是從洪水以後的世代開始記述的,至於洪水以前的那個「該隱世代」,因為罪惡滿盈,已經被神從地上塗抹,只留下希伯來聖經上的些許記事,給後世立作警戒。

  當人選擇了犯罪遠離神以後,神就任憑人的子孫各行其道。該隱受神咒詛以後,在飄蕩之地建造了無神的城國,神任憑他們隨從己意,同時也限定了他們存在的疆界和期限,時間一到,就用洪水將該隱支系的那世代全數毀滅,只拯救了塞特支系的義人挪亞八口;洪水以後,挪亞三子的後裔分散到全地上,各組邦國,然而,人類遠離神的罪性尚未消除,這個世代延續到今天,本質上仍是「無神」的,只因神的憐憫、寬容、和守約的信實,暫且保存著,祂主宰地限定了萬國的疆界和時期,直到有一天祂的彌賽亞要來到地上掌權統治,使全地的人都尋求「神的道」。我們敬虔的以色列先祖,熱切盼望這個歷史時刻的到來,他們所留傳給我們的經書,不斷宣告強調這一「國度的福音」。

  然而,正當萬國人民各行其道,毫不明白歷史的目的與歸宿之時,塑造歷史的神揀選了以色列民族,要他們在萬國中率先順從「祂的道」,藉此訓練他們,好在彌賽亞作王的日子裏與祂一同掌權。以色列的使命如此尊貴、崇高!這就是看待「神的揀選」的希伯來觀點,也是神的眼光。「神的揀選」是不後悔的、也是不撤回的。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後裔雖因背棄神的道而亡國失散,絕大多數失去了可資辨認的記號(但「猶大家」仍有為數眾多的人們維持了肉身上的記號,統稱為猶太人),然而,藉著神羔羊耶穌獻上身體所完成的救贖,並祂升天後所差往全地的七靈,這些被趕散到地極的迷羊,答應福音的呼召而重新聚集,在各地方召會中等候彌賽亞的再臨。福音廣傳到外邦世界,主要是為了召聚潛在的「以色列-以法蓮家」迷羊(從外表已經認不出是以色列人),而在這個過程中,許多外邦人也因信被接枝進來,被「歸併」到以色列的各支派中,將來一同承受地業與王權。(這是對於「外邦人」在救恩歷史上所佔地位之最中肯的評價,徹底否定了「取代論」與「時代論」的假設性觀點。)

  神的福音原本就該以希伯來的觀點闡明,然而,第二世紀以後,基督教世界的眾多教父們受到希臘哲學的影響,卻把福音轉變成希臘化的觀點。及至今日,在我們所聽見的許多「福音信息」當中,傳教者依然可以絲毫不提到「以色列」,或者僅賦予其相當低微的份量。在希臘化的福音中,人們關心的是信徒個體的福樂、靈魂不朽、死後上天堂,而不是「神的國即將降臨在世界上」、「信徒肉身復活得榮耀」,也不在乎神過去、現在、未來如何塑造人類世界的歷史。事實上,就連「永生」與「滅亡」的問題也該以希伯來的觀點來認識,而不該採取希臘化的基督教教義。

  願神祝福以色列!在彌賽亞設立地上政府的將來,列國中許多行善的人都要得到永生,許多以實瑪利的後裔也要得到永生,這些人現今可能是佛教徒、回教徒、或無神論者,但彌賽亞要因他們善待了以色列人,在審判時赦免他們的不完全,好讓他們繼續在地上享受祂治理之下的平安。

  願神祝福以色列!在永生之中,有百姓,也有掌權者。誰是掌權者?就是神所揀選的以色列。論到君王權柄和祭司職分,神沒有賜給以實瑪利的後裔,也沒有賜給其他不信耶穌的外邦人,惟獨應許賜給祂所特別揀選的以色列。但也因此,神對祂選民的要求與標準是最高的,是以「兒子」的標準來要求他們。這個標準,與祂對待列國的標準大不相同。對列國的人民,祂只要他們離惡行善、且要祝福以色列人;但對祂所揀選的以色列,則不僅僅是行善,更是要「愛祂」、「聽祂」、「完全順從祂的話」。這兩種不同標準,帶來兩種不同的審判,產生兩種不同的階級。耶穌教訓門徒們時常說:「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這指明,祂對待以色列的標準是高超的。一個今生隨從己意、與世苟合的人,將來絕對是不配掌權的。歷代有許多自以為信耶穌得了永生、後來卻逼迫猶太人的基督教徒,將來不只不配掌權,還會有火湖等著他們。惟有跟隨羔羊的腳蹤,像祂那樣捨己、愛神愛人,將來才有掌權者的福分。

  親愛的朋友,你找到自己在神救恩歷史中的定位了嗎?願神賜福予你!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39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