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教義辯証:聖靈的內住之時間點的斷定

  要根據羅馬書以後的書信斷定信徒接受聖靈內住的時間點(是信主之時或是受靈浸之時),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些書信受信的對象都被作者當作是受過聖靈浸的,在使徒們的服事之中,凡信徒都必須有靈浸的經驗,一個人僅僅信主卻遲遲沒有靈浸的經驗乃是極不正常的。

  而正因受信者都曾有靈浸的經驗,書信的作者不需要再在這點上著墨,只需要提醒他們要隨從所受的聖靈行事為人。後來的基督教世界引用保羅等人的書信建構聖靈教義的時候,沒有謹慎地處理這個環節,反而輕率地引經論述,發展出「人一信主就有聖靈內住」的教義。甚至晚近許多令人敬重的屬靈人也還接受這種教義,持此說者認為凡信徒都有聖靈內住,差別只在於自知或是無知。這個教義受到挑戰,是受到近百年來五旬節運動的影響,然而即使是在富有五旬宗神學色彩的召會中,仍有廣大的信眾仍然接受這項教義,例如「神召會」的主流教義亦是如此(可參考他們近年出版的靈火聖經相關專文、註解)。

  凡是接受「人一信主就有聖靈內住」這項教義的教師(無論是五旬宗或非五旬宗),對於「聖靈浸」的功用也都有一致的看法,他們都認為「聖靈內住是為著生命和生活,聖靈浸則是為著能力和事奉」。

  據我所知,在五旬宗的教師中間,至少有兩班人否定「人一信主就有聖靈內住」的教義,一班人來自「真耶穌教會」(可參考謝順道著作的「聖靈論」),另一班人來自「錫安堂」(可參考網路上周金海牧師的講道,及基督教溝子口錫安堂發行的書報,非常值得一讀),這些五旬宗的教師認為,信徒並非在相信的時刻就有聖靈的內住,而是在經歷了聖靈的浸以後才有聖靈的內住,因此聖靈的浸不單是為了事奉的能力,更是為了信徒完整的救恩、整全的基督徒生活。

  我們在此並不滿足於教義上的研討,因為徒有教義而缺少經歷,對於基督身體的建造毫無助益。然而,教義的研討之所以不容輕忽,是因為不準確的教義常常引導信徒偏向自欺、自滿、自誇,我們必須徹底脫離這種「以教義填補經歷空洞」的「假冒為善」。

  五旬宗神學中的一派教師(例如我剛提到的那兩班人),他們超越了傳統上對於聖靈經歷的二分法框架(指的是生活-事奉二分法),也打破了聖靈浸僅僅是為了事奉恩賜或能力的迷思。在他們中間,不僅有神蹟、奇事、異能,同時也有許多感人的生命經歷、榮耀見證。但他們是相當低調的,以致於主流的基督教世界對他們所知不多,甚至常有誤解。以「真耶穌教會」為例,他們因強調說方言是受靈浸者必有的憑據而屢遭外人非議,其實他們對於「聖靈」的重視是相當值得所有信徒學習的。而「錫安堂」的教師們則對方言恩賜採取較寬鬆的態度,但他們同樣強調五旬節的受聖靈經驗,並且視其為召會要達到榮耀的必要根基,這也是筆者自己所完全接受的。

  讓我們回到本文首段提出的問題:如何斷定信徒接受聖靈內住的時間點。在接受了五旬宗神學的洗滌後,我們如此認為:必須本於路加的著作(特別是使徒行傳)以及約翰的福音書,來斷定這個教義,而非本於羅馬書以後的書信來斷定。持平而論,約翰福音側重聖靈經歷內在的、生命的一面,而路加的著作則側重聖靈經歷外顯的、事奉的一面。然而,聖靈就是聖靈,我們拒絕使用「素質的靈」和「經綸的靈」這種添加的辭彙來描繪聖靈。根據使徒行傳8章和19章的例證,我們也不同意「人一信主都已受了聖靈」的非五旬節教義。並且,我們從使徒行傳中看見,五旬節以後的信徒,受聖靈的經歷都是「一次性」的,並無「先有內住,後有澆灌」這種「二次性」的記載,雖然有人引用約翰福音20章22節來支持信徒先受素質之靈內住的教義,但我認為,那是為著特定時間(耶穌升天前)、特定對象(初代特別選召的見證人)的特殊經歷(伴隨著使徒性的差遣與赦罪的權柄),不可以偏概全,一般化地適用到五旬節以後的一般信徒。再者,我們也沒有看見約翰福音20章22節以後的使徒們已經能感受到內住聖靈的同在與引導,倒是看見他們又回到海上重操打漁舊業,且在五旬節未來以前還使用「抽籤」的方式決定第十二位使徒的遺缺。這些記載都顯示他們雖然心竅得開、悟性更新、已能明白神的話,但卻仍然缺少聖靈的內住,而這內住正是在五旬節那天聖靈澆灌下來後所臨到他們的,從那一天開始,「保惠師」才藉著靈浸的經驗,永遠住在門徒們裏面。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00173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