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聖靈浸才是祭司事奉的起點–對於「信徒皆祭司」的再思

  距今約五百年前,馬丁路德勇敢地指出天主教神學上諸多的謬誤,並且本於聖經傳講「因信稱義」和「信徒皆祭司」的真理,揭開了近代主恢復歷史的序幕。

  回顧五百年來的召會歷史,在真理的實踐上,對於「因信稱義」沒有太大的問題;但「信徒皆祭司」的教訓與現實之間,似乎仍存在著極大的落差。

  天主教的教皇與聖品階級制度固然是不合聖經的,但當召會脫離了她那謬誤的組織運作後,能不能建立起「真正的祭司體系」,則是五百年來,眾召會所面臨的重大挑戰。

  改教初期,許多召會發現了實務上的困難後,仍然保留了些許「聖品階級」的色彩,容許「主教」、「牧師」等等階級職位的存在。後來,也有召會堅持棄絕一切人為組織的名分,單單以「弟兄」彼此相稱。然而,「名稱的改換」最多只是促使信徒更加正視「信徒皆祭司」的教訓,並不表示召會就能真正達到真理的本身。

  在許多地方的召會中,當許多在事奉上領頭的信徒,發現大體的信徒仍然「不事奉、不結果子」的時候,這些「領導者」就受到了試驗。有人致力改良「禮拜的程序」,並設立各種服事團隊,如聖詩班等,讓信徒在禮拜的過程中能有合宜的時間盡其功用;也有人大力反對「一人講眾人聽」,鼓吹「人人申言」、「聚會方式的自由」,並在召會中發揮其組織動員的長才,替平信徒規劃出所謂的「新路」,叫弟兄姊妹一個一個跳進去,照表操作;此外,還有人致力引進「多樣化」的活動、事工,例如樂團、舞蹈、才藝…等等,盼望藉此「吸引人」,並藉此讓平信徒更有「參與感」。

  結果,許多信徒在莊嚴的程序、或多樣化的表演過後,仍然感到虛空;即使人人申言,卻缺少活水的湧流,在繁多的服事之後,更是感到疲憊不堪,事奉仍然缺少真實的果子。如果主耶穌逐一走訪每一個召會,祂要問:「真正的祭司體系在哪裏?」

  按照舊約的豫表來看,祭司的事奉須有兩個條件:「血」和「聖膏油」。這些豫表的應驗,「血」是羔羊耶穌在十字架上流出的;「聖膏油」則是升天的彌賽亞從五旬節那天開始澆灌下來的聖靈。

  任何一個真正的信徒,必定是蒙了「羔羊之血」的救贖的;但若僅僅是一個信徒,對於「聖靈的浸」卻未必有所經歷。

  因此,馬丁路德說:「信徒皆祭司。」其中尚有可議之處。信徒皆可作祭司,但是,信徒還不等於祭司。信徒只是有份於「血」的交通,但未必領受「聖膏油」。任何一個信徒,必須受了聖靈的浸,始「承接聖職」而成為祭司,在此之前,最多只是「學徒」、「門徒」,還不能稱為「祭司」。這是近百年來五旬宗的教師所進一步恢復的亮光,完全合乎聖經。

  從五旬宗教師帶給我們的真理之光中,我們立刻看出,那些人工的、天然的、「出汗的」事奉,都是信徒「在聖靈以外的事奉」,都是「凡火」,並非靈火。在神子民的歷史上,「凡火」總是招來審判和咒詛,從無例外。

  面對大體的信徒,與其一再提醒他們「信徒皆祭司。」(不準確的教訓)不如關心他們「受了聖靈浸沒有。」但我們自己要先經歷聖靈的浸,才能幫助別人進入。我們該一直關心弟兄姊妹與「那靈」的關係如何,而不是用人工方式推動他們做事。人若不斷被那靈浸透、充滿,就是有千萬人在前,也不能消滅他對主耶穌的愛火,或攔阻他成為彌賽亞的見證人和殉道者。



2 Responses to “受聖靈浸才是祭司事奉的起點–對於「信徒皆祭司」的再思”

  1. 只要是信徒都有聖靈內住,這是無庸置疑的

  2.   先祖亞伯拉罕信神,但神的聖靈卻未必內住在他裏面,但他仍不失是我們眾人的信心之父;
      聖靈的內住是在"耶穌得了榮耀"以後才賜給信徒的經歷,然而,從第2世紀以來,直到19世紀五旬節運動開始之前,絕大多數的信徒只是在"道理"層次聽說這件事,卻沒有在經歷上領受因保惠師內住所帶來的豐盛生命與榮耀,就是那種在經歷上與父、與子在聖靈裏互相的內住與合一,這才是五旬節運動真正的核心(而事奉上的異能只不過是伴隨這種神人合一所帶來的必然結果)。
      許多五旬宗教派或非五旬宗教派都不夠把握住神新約經綸的中心線,以致於他們所遭受的虧損,常常大於他們得到的益處。
      論到"聖靈的內住",信徒不該「自以為有,經歷上卻沒有」,不顧自己經歷缺乏者並非真信心的表現,反而成了愚拙的童女。信徒都該看看,器皿裏到底有沒有"油"!"油"是賜給愛新郎的人、等候的人、預備的人、買的人,因為主耶穌快來了!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618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