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節運動中聖靈的工作–恢復召會完整的見證(基督之釘死、復活、升天、再來)

  五旬節以前的召會,可以見證基督的「死與復活」,傳揚十字架的救贖、復活賜人生命,這種程度的福音可稱為「恩典的福音」,其主題不外乎「十字架」與「生命」。

  但主所託付給召會的見證,不僅如此而已。

  如果僅僅見證十字架和生命的話,並不迫切需要五旬節的聖靈浸。聖靈的浸,是為了召會能夠強有力地見證基督的「升天與再來」。這個見證緊扣著「國度」的主題,這種程度的福音,才是主耶穌所說的「國度的福音」。

  很顯然,完整的見證-國度的福音,必然把恩典的方面包含在內。基督的死與復活–十字架和生命的話,乃是基礎,帶來了認罪、悔改、重生的經歷,使人從素質方面重新被構成,以引進受聖靈浸的經歷。十字架和生命的話,同時也是骨幹,貫徹在基督徒一生中,不論主藉著召會行出了多大的異能,召會仍須受約束在十字架和生命的窄路上。然而,骨幹固然重要,身體卻不能「有骨無肉」。基督的升天與再來,乃是為著基督身體的「豐滿」。這個「豐滿」不是屬地金銀的累積,乃是聖靈之福的滿溢。基督的升天就是為了這個,五旬宗所要恢復的也是這個。

  在一般的召會生活中,聖徒們對基督的升天與再來大多停留在解經和談論的層次,少有熱切想念升天基督並盼望祂再來者,更遑論把「國度」當作福音的主題、與見證的中心。一般來說,能夠專注於十字架和生命之道,而領人悔改、重生、信而順從、享受永遠生命、過聖別生活者,已算是相當值得稱許。只是,「國度的福音」要傳遍居人之地,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召會在今世乃是作客旅、寄居的,今世的召會生活固然已夠喜樂、甜美,但我們熱切想望的乃是來世那有基督親身同在的國度。為這緣故,主已經把一個「見證」的責任託付給祂的召會,召會還留在世上的時候,必須肩負起耶穌基督的見證,直到祂巴路西亞的時候。按照五旬宗的解經,在末期來到之前,眾召會必先經歷一次大復興-春雨之福的澆灌,這必使國度福音的見證,帶著聖靈的大能遍及天下,以至於無人不知、無人不聽說彌賽亞快來的信息。然後,在某個時間點,主要來提娶祂榮耀的召會,國度福音的能力和見證就暫時從地上挪去了,但被撇下的人仍須轉向十字架和生命之道,以期靠此得救。

  在一個有危險的山區,管理單位若加以立牌警示、促人遠離,便可免除意外賠償之責。神和羔羊對待世人的方式似乎也是如此,在神倒下其烈怒的七碗之前,要先藉著召會給予普世充分的警告。順帶一提,我贊成地上的召會須等到第七號吹響始能活著被提之說,在那之前召會仍須在地上剛強地作見證,並無部份得勝者會更早被提之理。這樣看來,近百年來聖靈在各地的澆灌,或所謂的五旬節運動,顯然是為著預備召會能夠在末世肩負起國度福音的見證。

  因此,在五旬宗的神學關懷中,除了注重受聖靈浸的經歷外,同時非常注重末世論,並強調基督耶穌是「再來的君王」。我相信這正是「七靈」今天要在眾地方所要做的,這不僅是話語或神學知識的恢復,更是恢復基督身體「實行」與「彰顯」的重大一步,為要使「新婦裝飾整齊、等候丈夫」。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61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