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會生活的「頭四十天」與以色列百姓曠野遊蕩的四十年

「祂受害之後,用許多確據,將自己活活的顯給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們顯現,講說神國的事。耶穌同他們聚集的時候,囑咐他們說,不要離開耶路撒冷,卻要等候父所應許的,就是你們聽我說過的;因為約翰是在水裡施浸,但過不多幾日,你們要在聖靈裡受浸。」(使徒行傳1:3~5)

  耶穌死而復活之後,新約之下的召會生活就開始了。召會生活的頭四十天,恰呼應了以色列祖先過紅海後的頭四十年。這段「四十」的時期,是一段神子民在曠野中信心受成全的時期。這也是今天絕大多數信徒在經歷上所停留的時期。

  這四十天好不好?當然好!因為有復活基督的顯現、問安、同在、講道、餧養、顧惜。這就是今天眾地方召會一般的寫照。然而「我若不去,保惠師就不到你們這裏來;」(約16:7中)在五旬節來到之前,保惠師-聖靈還沒有臨到召會。

  那四十天夠不夠?當然不夠。召會缺少保惠師的同在,當主耶穌不顯現的時候,召會的信心便受到試驗,彼得帶著其他弟兄們,離開耶路撒冷,不知走了幾天的路程,回到提比哩亞海上重操舊業、打漁去了。很有意思的是,在這幾天之內,耶穌都沒有半路向他們顯現、攔截他們、問他們要往何處去。主耶穌任憑他們按照「自己的辦法」,嘗試解決自己眼前的問題。結果如何呢?「那一夜並沒有打著甚麼。」弟兄姊妹,你的召會生活是在「那一夜」嗎?雖然勞苦,但卻沒有漁獲、不結果子。掙扎努力,也帶著弟兄們一同苦幹,最後搞得大家疲累不堪,下次不敢再來。

  彼得的心或許是值得稱許的,他或許是顧念弟兄們的需要,所以回頭經營地上的事業。這讓我想起了倪柝聲弟兄有一段時期投入生化藥廠事業的故事。主耶穌事前沒有攔阻彼得,事後也沒有定罪他。這些事情都是發生在召會生活的「頭四十」。

  在這段時期內,他們聽主「講說神國的事」,但僅止於講講、聽聽、說說,到了受試驗的時候卻使不上力。兩千年來,有誰講的道比主耶穌更高明呢?達秘嗎?倪柝聲嗎?李常受嗎?然而,講道不能把召會領進神國的實際、講道不足以將祂自己完全地構成到門徒裏面。如果講道可以成功,那麼主耶穌光講道就好了!摩西從神的山上領受話語下來之前,百姓就已經墮落了。今天,就算主再興起另一個摩西,一年開七次特會,把「高峰真理」再講一萬遍給我們聽,並且不只他講,我們也「PSRP」(禱、研、背、講),結果我們的心仍是石版、仍是硬心。

  論到上個世紀最頂尖的講道人,恐怕沒有人比得上倪弟兄、李弟兄。然而,倪弟兄、李弟兄絕對講不過主耶穌。但連主耶穌自己也說:「只等實際的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實際;」(約 16:13上)祂一點也不期望,靠著四十天的講道,可以把召會領進神的國,像今天有許多人所期望的一樣。不!召會生活不該停在頭四十天!你滿足於你所在地的召會,停留在那頭四十天嗎?就算你滿足,主耶穌也不滿足。

  召會應當受聖靈的浸,以進入五旬節以後的經歷。一百多年前,就有許多無名的弟兄們如此看見了,這些注重「靈浸」之重要性的弟兄們,有人以「五旬宗」或「靈恩派」等不同名稱加在他們身上。然而,在這些弟兄們中間,主顯然沒有興起一兩位能夠集大成的講道人,以至於弟兄們各自表述有關「靈浸」的經歷與教訓,他們中間也有許多人因著教育程度不高、也缺少神學理論上的裝備,被外人譏笑為「頭腦不清楚、真理不清楚」的基督徒。這些注重「聖靈」的弟兄們,散見在各基督徒團體、各地方召會中。因著表述方式的不同,你很難從外表將他們的教訓歸納為同一支神學的宗派,但聖靈在他們身上運行的結果,使他們仍有一些共同的特徵,例如在實行上多注重「禱告」,以及教訓上多提到「聖靈」,你和他們同聚的時候,常感覺不到事奉的勞苦重擔,反而是聖靈豐滿同在下的安息、暢快、如沐春風,他們的耳提面命也常常使你扎心、使你深深悔改轉向主。

  為著這些「頭腦不清楚」的無名弟兄們感謝神!弟兄們的表述方式雖然彼此有異,但在聖靈裏卻是合一的。這班在曠野中被成全起來的祭司體系,有別於上一代倒斃曠野的人們,那一代聽聽說說,「坐下喫喝,起來玩耍」,所以主在怒中起誓,他們斷不得進入安息。但這班無名的祭司體系,肩負著見證的櫃,走在百姓的前頭。當他們的腳沾到約但河水的時候,那就是召會在聖靈裏豐豐滿滿進入「五旬節」的日子!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63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