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約翰衛斯理「重生」與「成聖」觀念的再思

先敘述衛斯理的兩次重要經歷(資料取自http://baike.baidu.com/view/297926.htm、以及陶理主编的《基督教二千年史》)

  第1次:1738年5月24日,倫敦–艾德門街(Aldersgate Street)

  1738年5月24日,約翰‧衛斯理讀到彼後1:4: 「…祂已將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賜給我們,叫你們既逃離世上從情慾來的敗壞,就藉著這些應許,得有分於神的性情。」自他少年開始,就立志遵循基督的教訓,追求聖潔的行事為人,但多年來對於得救的確據卻無把握,他心何等盼望能夠確實得到神那「又寶貴又極大的應許」。

  當天晚上,約翰‧衛斯理到艾爾德門街(Aldersgate Street)參加摩爾維亞信徒的聚會,那時有位弟兄威廉‧荷蘭(William Holland)正讀到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羅馬書序言》(Preface to Romans)。當威廉‧荷蘭講到人藉著對基督的信,神在人心裏所施行的那種改變,約翰‧衛斯理心裏覺得異常的溫暖。就在這一晚,他突破了信心的障礙,全心單靠基督並他的救贖。他感覺到自己實在已經信靠了基督,已經獲得了得救的確據。他深知主耶穌已經洗淨他一切的罪,且已拯救他脫離罪與死的律。聚會一完,他立即前往弟弟查理‧衛斯理的住宅,向他表示自己已因信耶穌基督而清楚得救。在這喜樂的時刻,衛斯理兄弟兩人合唱一首弟弟查理‧衛斯理剛作成的讚美詩: 「我流浪之靈始於何處?如何熱望天家一切?由死和罪得贖之奴,由永火中抽出之柴,我如何奮起得勝,歌頌偉大救主?」

  第2次(半年後):1739年1月1日,倫敦–桎桔巷 (Fetter Lane)

  1739年1月1日,約翰‧衛斯理到桎桔巷 (Fetter Lane)參加愛筵,餐後,與60多位弟兄姊妹聚集一起禱告,約翰衛斯理在他的《日記》裏寫道:「大約淩晨三點鐘,在我們繼續不斷禱告之際,神的權能降臨到我們身上,許多人在極度喜樂中呼喊起來,許多人跪在地上。因主神這位君王的降臨,我們既敬畏又驚愕,我們的心情稍為恢復後,不禁齊聲歡呼,『我們讚美你,主啊,你是我們的主。』」

 **********************

  事後衛斯理如何形容他這兩次的經歷,大大影響了後來300年的主流神學教義。衛斯理稱第1次經歷為「重生」,第2次經歷為「成聖」。在近百年來研究五旬節運動的學者中,有人認為衛斯理所謂「成聖」的經歷其實就是「受聖靈浸」的經歷。

  保羅在行傳19章2節的問題指明,「信主」是一件事,「受聖靈」是另一件事。行傳中似乎僅有一個事例,描述人在信主的同時也受聖靈,就是10章的哥尼流同他的親屬密友,哥尼流等人的經歷在召會歷史中可說是絕無僅有的,他們先信主並受了靈浸,然後才補以水浸。這個特殊的事例似乎也說出施靈浸的主迫不及待要將「圈外的羊」浸入聖靈,同歸一個身體,以至於甚至等不及彼得為他們先施水浸,主就已先將聖靈澆灌下來。在這個事例中,使徒彼得幾乎是站在一旁見證聖靈自己的工作,也用不著他按手禱告。

  然而,絕大多數信徒的經歷並不像哥尼流。除了哥尼流等人以外,召會歷史幾乎找不到有人宣稱自己在信主的一刻同時受了聖靈的浸,大部分都須經過一段「等候」的階段,在這段時期裏,信徒已經是真信徒、得救屬主的人,甚至也能禱告事奉、解經講道,但唯一缺少的是,他們還未「完全浸沒在聖靈裏」。按照使徒行傳所記載的,受聖靈浸的經歷在信徒身上是十分明確的,一個受過靈浸的信徒,事後必能明確地追憶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發生在他身上的事,因為這件事是如此重大,甚至再一次用「重生」來形容它也不為過。

  我也認為衛斯理的「成聖」經歷,其實就是「受聖靈浸」。不論你用何種方式來描述它,都不會影響這件事的重大意義。然而,我認為根據聖經的敘述方式,以「受聖靈浸」描述似乎比「成聖」更加準確。

  不論你用何種方式來描述,這個繼信主之後的「第二個轉戾點」,是我們應當等候的。這個有福的「第二個轉戾點」是由主耶穌藉著聖靈來成就的,祂在四卷福音書的起頭,都被啟示為「在聖靈裏施浸者」。靈浸與水浸有著同等的重要性、明確性。一個人能指出他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受了水浸,同樣也當能指出他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受了靈浸。至少在行傳的記載中,所有人受靈浸的時候都顯示出明確的表顯,大部分是說方言、說預言,結果不僅自己明確地知道受了靈浸,旁人也能看得出來。就如同水浸一般,靈浸也是一種公開的見證。

  五旬宗的弟兄們教導信徒當等候受聖靈浸,是完全合乎聖經的。相反地,李常受弟兄對「靈浸」經文的詮釋,以及他對「聖別」過程的詮釋,似乎使這個「第二次轉戾點」在信徒身上模糊化了、稀釋化了,失去了它本該有的明確性。

  接受李氏神學的人,都不會強調這個「第二次重大經歷」,他們多認定自己已經在「更新變化」的「漫長過程」中,如此便足夠了。他們認為,靈浸既然已經一次永遠地完成了(你能理解這種敘述嗎?),重生的信徒只要憑信心就能隨時支取它所帶來的能力。他們削弱了「五旬節」的經歷在信徒身上所具極豐富又重大的意義,把「靈浸」的意義縮減成僅為了「工作盡職的能力」。

  受到衛斯理「重生」、「成聖」觀的影響,許多人都認為自己在「重生」時已經得到「聖靈的內住」。然而,我們若向主誠實,就不得不承認,你我正如約翰衛斯理一樣,也像彼得、約翰等使徒們一樣,在重生之後,還需要基督徒生活的「第二個轉戾點」。當衛斯理經歷了它所說的「成聖」之後,他的佈道大有能力;當彼得和十一位使徒受了靈浸之後,同樣如此,並且不僅如此,他們靠著那澆灌在他們身上的聖靈,能夠更有把握地跟從主耶穌,不再回頭打漁,而能行耶穌所行、成為得人的漁夫,成為耶穌的見證人和殉道者。

  因此,「靈浸」不是僅為了能力,更是讓人更深地聯於主耶穌、在祂裏面行事為人。神蹟、異能、恩賜醫病,只不過是召會「在基督裏」必然彰顯的結果與記號。

  此外,「靈浸」也是為了將召會帶進神的國、基督身體的實際裏。在這個實際裏,我們才能向萬民作見證:神的國已經實化在召會中,並且快要實現在全地上。在這個實際裏,你才能脫離神學的自欺、走出隱藏宗派的分野、終結分而又分的局面,你才能夠「不拘」、能和「所有的」聖徒同飲於一位靈,這就是今天眾地方召會、每一個聖徒的需要。新郎同在的日子豈不近了嗎?



6 Responses to “對約翰衛斯理「重生」與「成聖」觀念的再思”

  1. “接受李氏神學的人,都不會強調這個「第二次重大經歷」,他們多認定自己已經在「更新變化」的「漫長過程」中,如此便足夠了。他們認為,靈浸既然已經一次永遠地完成了(你能理解這種敘述嗎?),重生的信徒只要憑信心就能隨時支取它所帶來的能力。他們削弱了「五旬節」的經歷在信徒身上所具極豐富又重大的意義,把「靈浸」的意義縮減成僅為了「工作盡職的能力」。"

    李常受弟兄的交通,在這邊應該是指著信徒在日常生活中經歷享受的聖靈素質的一面;這篇文章著重在經歷聖靈經綸的一面,我們中間對於兩者的認識與經歷的教導是同等重要,不可偏廢之。

    例如,我們平常晨興所享受的基督,是在素質的靈這面,為著我們的日常生活;但我們若是週二禱告聚會完後,與聖徒一同出去配搭傳揚福音,就很容易經歷經綸的靈的充溢。

    只是一點淺見與個人經歷,感謝主。 願主祝福你。

  2. 感謝主。 或由以下網頁連結http://www.lsmchinese.org/big5/06book_services/lee/default.asp搜索:"聖靈"~ 願主祝福你。:)

  3. 關於聖靈教導,可參考 台灣福音書房,2008年 使徒行傳結晶讀經,第三篇,"使徒行傳中的聖靈-復活生命之素質的靈和升天能力之經綸的靈,在聖靈裡的浸,以及那靈裡面的充滿和外面的充溢" 一書。感謝主。

  4. 聖經已立定的記載才是聖靈直接作過給每一個歷代聖徒的啟示,人為在神學上的分類解說,難以將渴慕和火熱放到聖徒的心裡。我也渴慕聖靈的澆灌,Amen !

  5. Hello! I know this is somewhat off topic but I was wondering if you knew where
    I could locate a captcha plugin for my comment form?
    I’m using the same blog platform as yours and I’m having problems finding
    one? Thanks a lot! casino

  6. Generally I do not read post on blogs, however I wish to say that this write-up very forced me to check out and do it!

    Your writing taste has been surprised me. Thank you, very great
    post.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587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