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眾地方召會–散居的十二個支派

以西結書11:16「所以你當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我雖將他們遠遠遷移到列國中,將他們分散在各地,我還要在他們所到的各地,暫作他們的聖所。」

雅各書1:1「神和主耶穌基督的奴僕雅各,寫信給散居的十二個支派:願你們喜樂。」

  申言者以西結這話是指著什麼說的?主耶和華在以色列人散居的各地暫作他們的聖所是什麼意思?

  雅各在寫給眾地方召會的書信開頭如此稱呼眾召會:「給散居的十二個支派。」(雅各書1:1)根據他從聖靈所得到的領會,「十二個支派」並不是與「召會」分開,相反地,乃是包含在眾地方召會之內。雖然雅各自己可能無法辨別,哪些聖徒是屬於以法蓮、瑪拿西、流便、迦得、亞設、拿弗他利…等「非猶太人」的支派(這是因失散的十支派在外表上已同化成外邦人之故),但是他憑著聖靈的默示得知:十二支派已經藉著福音被恢復到召會生活中了。

  當代富有盛名的聖經教師李常受認為,雅各如此寫法是因他對於神新約的經綸缺少清楚的看見。這點我不能同意。我們在前幾篇文章曾申論過,李常受弟兄對於召會與以色列關係的假設是傳承自達祕創立的近代時代主義神學。因此李弟兄必然認為,召會作為神新約時代的子民,是判然有別於舊約時代以色列人的一個新群體,因此在新約的召會中,「支派」的名義及區別必然已經「沒有了」。根據時代論者的解經,啟示錄7章所說受印的十二支派-十四萬四千人,必然也不是來自新約的召會,因為時代論者相當堅持召會與以色列二分法的假設。

  這個假設是值得檢討的。在新耶路撒冷的十二的城門上,每一門仍寫著一個支派的名字。如果「支派」的名義在新約中毫不重要,啟示錄5章5節是否也無須再次指出主耶穌屬於猶大支派,使徒保羅也無須在羅馬書11章1節強調他是屬於便雅憫支派。

  讓我們撇開二分法的假設,回到聖經純正的話語。以西結書11:16「…我雖將他們遠遠遷移到列國中,將他們分散在各地,我還要在他們所到的各地,暫作他們的聖所。」這個預言應驗的時間,顯然是在基督再臨之前、以色列人失散在各地的期間。「暫作他們的聖所」是指什麼?時代論者對此節無法作出清楚的解釋,他們不敢說這節是應驗在「眾召會」,也不可能說這節是應驗在「猶太會堂」。這是因時代論者的某些假設錯了。時代論者沒有看見,神已經藉著福音的廣傳,將失散在萬國的迷羊召聚同歸一個牧人,這些羊群就是以色列各支派的後裔,在各地方上成為眾召會,經歷主耶和華暫作他們的聖所。

  時代論者認為,神召聚被趕散的以色列人,是在主耶穌再來的時候。他們沒有看見,這個召聚其實從五旬節聖靈澆灌之後就已經「開始」了,最後要完成於主耶穌再來的時候。以西結書11章16節的「聖所」指明了事奉的存在,說出以色列人仍然在失散的各地事奉神。這節聖經正好應驗在兩千年來的眾多地方召會之中。

  跳脫了時代論錯誤的假設,重新解讀雅各書1章1節時,我們發現雅各並非不清楚神新約的經綸。恰恰相反,他對於以色列與召會的關係有著比後代子孫更為精準的認識。新約的福音並未消滅各支派,反而是成全了各支派。雅各的錯誤在於,他未能將新約召會的事奉和耶路撒冷聖殿的事奉體系劃清界線,這個錯誤最終是以聖城、聖殿被羅馬軍隊毀滅的方式被解決,從那以後,猶太教的事奉體系和新約的召會徹底決裂。自從耶穌死而復活到祂再來之間的時期,基督召會中的事奉,乃是神惟一認可十二支派該有的事奉,不該與猶太教的事奉體系混雜(那體系中充滿了不信耶穌的人,召會不能與其同負一軛);然而,另一面來說,雅各稱呼眾召會為「散居的十二個支派」也沒有錯,因為神新約的經綸,正是命定以色列十二支派皆要在基督耶穌的召會中得著成全,因為「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6408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