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論的神學道理攔阻了聖靈在人身上的工作—期待五旬宗神學的創新

  自達祕以後,近代時代主義神學的風行,雖然改正了替代神學的謬誤,並在多方面發揮了積極的作用,但因其對聖經的解釋是建構在「召會與以色列二分法」的假設上,就導致受教者對於聖靈的經歷偏狹化、無法完整。

  前文已經提到,時代論觀點的解經區分出「兩個以色列」,並且將神話語應許中之物質方面的福分歸給了「肉身的以色列」。至於召會-「屬靈的以色列」,應當竭力追求「基督自己」,不該被「基督所恩賜的」屬地福分岔離中心目標。一個聖徒的頭腦浸淫在時代論的道理裏面愈深,他就愈輕視諸如方言、按手、恩賜醫病這類「次要的事」。

  靈恩運動、五旬節運動,撇開附隨而來假冒的部份不談,其興起恰是聖靈在近代對於時代論神學的批判與反應。行傳3章,彼得和約翰在聖殿美門口遇見那個生來瘸腿的猶太人時,他們兩個不是停下來對他講一篇「高峰真理」,而是藉著在主名裏的醫治,讓那個人立刻經歷神恩典的醫治。在那個處境中,時代論者是無能為力的。他們擅於將「透亮」的「結晶」解釋給那些受過較高教育的人士聽,但從來不認為:藉著按手禱告叫一個無學識之人的病得醫治,更能叫主得榮耀。他們又好像約翰福音11章的馬大,雖然知道拉撒路在末日時必然復活,但卻不期望「現在」看見他弟兄從墳墓裏走出來。因著對聖經解釋的小小偏誤,他們就不能藉著聖靈得著大能,憑信解開弟兄身上的裹屍布。這些人都被自己頭腦裏的神學道理害慘了(而他們還深信自己比別人更認識真理、比別人更活在神經綸的中心線上!)。

  雖然如此,靈恩運動如果僅僅停留在零星的、個別的神蹟奇事上,其影響同樣不能匯成江河,聖徒若缺少在神話語上被建造,靈恩一時的感動可能終久消逝於無形。對於聖靈的豐富經歷永遠必須仰賴對神話語的正確解釋。聖經的解釋到哪裏,聖靈的工作就到那裏。神學的辨證過程則是對於聖經解釋方法的不斷反思與修正,故步自封的人永遠是被那靈撇下的最佳人選。五旬宗神學若能建構出有別於時代論的嶄新釋經體系,那麼靈恩運動的階段性任務便告完成。

  我們期待一個「完整的以色列」。正如雅各臨終對約瑟祝福的話:「你父親的神必幫助你;那全足者必將天上所有的福,地下深淵所藏的福,以及生產乳養的福,都賜給你。你父親所祝的福,勝過我祖先所祝的福,直達到永世山嶺的至極邊界;這些福必降在約瑟的頭上,臨到那與他弟兄迥別之人的頭頂。」召會在這末後的日子裏,要看見神應許約瑟支派之福的充分應驗,基督才能再來作王掌權。



發表迴響

*
total of 79989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