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的預備–「曠野」的訓練

「你也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這四十年在曠野引導你走的路程,是要苦煉你,試驗你,要知道你心內如何,肯守祂的誡命不肯。」(申8:2)

  縱觀神在祂選民身上工作的歷史,可以發現神為預備自己合用的器皿時,總是離不開「曠野」的訓練。

  亞伯拉罕離開肥沃月彎、遠離古巴比倫大城、人類文明的精華地,來到迦南地支搭帳棚,學習無倚無靠地倚靠神;摩西四十歲時離開埃及皇宮,去米甸的曠野,在曠野牧放羊群四十年;以色列百姓出了埃及,在曠野受神引導四十年;大衛在受膏以前,在野地放羊,他是家中最小的兒子;當聖殿內的祭司事奉衰微的時候,神在曠野興起了眾申言者;基督的先鋒約翰在曠野傳悔改的浸,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主耶穌受浸並受膏之後,被聖靈引導到曠野,四十晝四十夜;使徒保羅蒙召事主的時候,沒有先去耶路撒冷拜會十二使徒,反而先去到亞拉伯;使徒約翰晚年在拔摩海島、在靈裏領受聖經終極的異象。

  這些人,包括我們的主-神的獨生子耶穌基督,神何故領他們到曠野?「曠野」之於他們的意義是什麼?其中還有但以理,他身雖在巴比倫-位高權重,他心卻在曠野,所以他茹素飲水,一天三次屈膝禱告神,即使面臨免職之禍、火窯和獅坑中喪命的威脅,仍然堅守信仰,所以神將末期和國度的來臨向他啟示,使他預先看見世上政權的終結。

  我們若要看見這些人所看見的、明白他們所領受的異象,就必須和他們一樣,有一個「出到曠野」的靈,專一地信靠神,而非神自己以外的任何事物。如果缺少這樣的靈,你仍倚靠傳統、倚靠供給、倚靠宗教頭銜……,那麼即便你專研聖經,對多也只能成為法利賽人和經學家之流,卻不能跟隨神的羔羊。

  召會的歷史告訴我們,墮落的故事總是在人不知不覺時一再上演,也許是兩代之間、三代之間,曾經恢復的見證又失去了,僅留下虛有其表的道理見解或誇耀,而那些曾經照耀的金燈臺,僅成為後代在史冊上追想的一頁。歸納來說,通常都是第一代「出到曠野」,成為聖靈水流往前、聖經真理恢復的憑藉,然後第二代「離開曠野」,但不是進入美地,而是退回「宗教體系」,持守、捍衛、發揚、複誦上一代人所領受的見解、教訓、組織、儀文,但裏面卻「空洞難言」。

  「出到曠野」的靈,乃是自以為無有、靈裏貧窮;「大巴比倫」的靈,卻是自以為富足、靈裏驕傲自高。當我們看見主曾經恢復的召會竟在第二代墬入大巴比倫的「富」與「高」,我們該披麻蒙灰、終身引以為鑒。我知道有這樣一班人,他們中間的全時間事奉者,第一代憑信仰望神供給,第二代卻發展出制度、每月從人領受供給。第二代從未學過信心功課,卻還宣稱自己憑信事奉主,真是可恥。既然不能脫離供給制度而全時間,證明神沒有如此帶領,這種人去帶職業倒好,像保羅親手織帳棚維生,還不致羞辱主的見證。最令人驚訝地是,「信」與「不信」竟只是二代之間的轉變。

  不經曠野,神就不差遣。而「若非奉差遣,怎能傳道?」一面我們必須學習歷世歷代傳承下來的屬靈知識,另一面我們還得出到曠野,憑信與神建立直接的關係,人多只重前者、忽略後者,惟須兼具兩面,這樣的人才能合神使用、奉主差遣盡職。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17690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