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印之第一印-「騎白馬持弓得冠冕者」的再思

啟示錄6章1~2節:「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我觀看,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聲音如雷,說,你來。我就觀看,看哪,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去,勝了又要勝。」

  解釋啟示錄中有關七印預言的應驗時,有一個基本的困難,就是該預言和但以理書預言之末七之間的時間對應。這個困難之所以存在,是因啟示錄並未明言提到「一王與多人堅定盟約」的事情,而這件事又是意義重大,因它標誌著末七年的開始。

  這個基本的問題必須如何解決?在解釋預言應驗的時間時,應該把和平盟約「嵌入」到哪一印?這問題又牽涉到另一面的問題:第一印的預言,究竟是自基督升天後開始應驗,或是自末七之始才開始應驗?

  我認為,要解決這個基本的問題,必須先確定「第一印」中「騎白馬持弓得冠冕者」究竟是指誰。歷來的解經家對此問題的解釋大致分為兩派,其分歧不可謂不大,一派認為那人是指「基督」(故此派認為第一印乃自基督升天後便開始應驗),另一派認為那人是指「假基督」(故此派認為第一印乃自末七之始才開始應驗)。

  對於這個問題,我建議聖徒們要保持一個敞開的心胸,並要知道:「聖靈對於神的話語永遠有最後的解釋權。」這個問題的本質乃是預言與預言之間如何「連結」的問題,就是啟示錄第一印的預言在時間上究竟對應於聖經其他何處的預言。基督的福音必然廣傳而得勝,假基督也必迷惑世人而得勝,但是哪一個預言才是第一印所連結、所特指的?後續影響的乃是七印應驗時間的問題。

  在此假設聖徒們對於聖經其他處的預言已有大致的認識,本文的負擔是專注探討第一印的異象。這裏經文只有短短兩節:「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我觀看,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聲音如雷,說,你來。我就觀看,看哪,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去,勝了又要勝。」弓的特性是什麼?它和刀、劍都是武器,但不同之處:1.弓是「彎曲的」,2.弓能「從遠處傷人」,3.弓能「暗中傷人」。在戰場上拿弓者有一優勢,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敵人如果拿刀,若不靠近必不能傷你,你可以在遠處持弓威脅,以言語迫其降服。啟示錄一章和十九章的異象中,基督耶穌「口出利劍」,祂手並不拿弓,而是用口中的劍施行審判。福音的傳揚固然是一種爭戰,然而,基督並不使用彎曲的弓,從遠處、從暗中威脅或射傷仇敵。基督敗壞仇敵的武器都是「正直的」,祂是稱為「忠信真實的」,祂是光明正大,當面擊敗仇敵。祂親自來成為人子,在十架上流血受死,藉此廢除仇敵的權勢,而不是從高天發號施令,射箭中傷仇敵。兩千年來,福音的使者是用手持弓誇勝嗎?不是用手,是藉著他們的口,運用神話語之利劍,並藉著口中的讚美得勝。有人說,持弓而未言箭,暗示箭已射出,仇敵已傷。果真如他們所說,福音已經完全得勝了,接下來何須說「又要勝」?「又要勝」豈非暗示「還須射」?這種「箭已射出」的說法似乎自相矛盾。其實,持弓而未言箭,不必然表示箭已射出,也可能暗示箭備用而不射。今天地上的強權幾乎都備有核子武器,但他們無須射出核彈,就能在談判桌上屈人之兵、征服地球遠端的國家。

  再將前二印作一比較,拿刀者騎紅馬,帶來殺人流血的戰爭,拿弓者騎白馬,帶來強勢脅迫的和平(白而不紅,不流血)。基督雖然也騎白馬,但不能說騎白馬者就是基督。如果這麼輕易分辨,「假基督」就無法迷惑人了。此外,主耶穌在路加福音21章8~11節,依次預言末期來到之前必先有的四件事:冒主名者、戰爭、饑荒、瘟疫,比較之下恰與啟示錄第一印到第四印異象出現的次序相同、內容相符。綜上所述,我不贊同第一印的騎白馬者是指基督,我不認為聖經此處的目的是要提到福音的得勝。我認為,此處的「騎白馬持弓得冠冕者」該是指但以理書9章27節所說「與多人堅定一七盟約的一王」。

  頭四印揭開時,各有活物(獅、牛、人、鷹)對約翰說:「你來。」然而惟獨第一個活物是用「如雷」的聲音說話,其餘則否。「雷聲」必定是「警告」,故聖靈在此的目的並非為了提醒我們福音得勝,而是警告我們「冒充者將得勝」。猶大支派的獅子已經得勝了!現今坐在諸天之上、神寶座的右邊,等候神使仇敵作祂的腳凳。那麼這個在地上騎白馬者、彎曲而行的是誰呢?「這並不希奇,因為撒但自己也裝作光的使者。」(林後11:14)第二至第四印的禍害都是明顯的,不需要「雷聲」示之,惟有第一印的禍害是潛伏在表面的和平之下,故此要注意!要看清楚!不要粗心大意,只看到馬的顏色、只看到得勝的冠冕,要看見這一位手拿彎曲的弓,與那位口吐利劍者並不相同。

  如果以上的解釋、預言連結方式是正確的,那麼第一印應驗的時間就恰為末七的開始。

  曾有記者訪問某位美國總統,問他:「歷史上你最推崇的哲學家是誰?」那個總統竟然回答:「耶穌基督。」或許當末七開始的時候,那個騙子(必是有史以來最出色的政客)也可能提說耶穌基督的名,讓大家以為他是相當敬虔的人、是彌賽亞的和平大使。猶太人必定相當信賴他(才會被他騙),因他給人相當光明的印象:「IN GOD WE TRUST」。或許藉他力排眾議所促成的和約,猶太人才能順利重建他們的聖殿,以致於那些宗教狂熱者對他感激不已。到時候,你會怎樣評價這樣的人?(當你對他的陰謀一無所知時)他的各方面都是正面、積極的!人若缺少對神預言的認識,他們的心必定都對他推崇不已。



發表迴響

*

total of 827376 visits